土想与中国保持微妙平衡 对“东突”势力纵容

土想与中国保持微妙平衡 对“东突”势力纵容

资料图:土耳其伊斯坦布尔

原标题:土耳其想与中国保持微妙平衡 对“东突”势力时有纵容

对“东突”势力时有纵容 对中国友好仍是主线

土耳其,想与中国保持微妙平衡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对中国愤怒,然后攻击所有亚洲人!”在土耳其反华示威、中国外交机构发出旅游警告后,德国媒体6日这样描述极少数土耳其民族主义者的猖狂举动。土耳其是中东最早实现世俗化的伊斯兰国家,但历史遗留下来的“泛突厥主义”依旧在一些人心中存在,而这些人成了“东突”分裂分子的庇护者。当中东地区动荡之时,土耳其的经济发展和民生改善相对稳定,一度形成阿拉伯国家想要效仿的“土耳其模式”。这更让土耳其日趋保守的某些政治势力有了“干预”外部事务的膨胀感。土耳其海峡大学的一位学者近日为土中关系建言说,安卡拉不要试图在维吾尔族人和北京政府之间保持微妙的平衡。

“土耳其因维吾尔族人而陷入窘境”

德国《世界报》6日在报道土耳其反华示威时,先回顾了历史上“土耳其极端民族主义者对亚美尼亚人的大屠杀事件”。文章说,“袭击游客的是极右组织‘灰狼’的成员,该组织与民族行动党有紧密关系”。在韩国旅游团被攻击后,土耳其警察不得不用催泪瓦斯驱散这些暴徒,但有一个暴徒竟然在网上说:“终于打了一个真正的中国公民。”该报还十分关心地发问:“土耳其和中国之间面临外交冲突吗?”

近来,土耳其极端组织和“东突”势力常无中生有,造谣诬蔑,并借机闹事。7月5日,伊斯坦布尔的“happy China”、京雅堂等中餐馆遭到土极右翼组织打砸,有部分游客(包括韩国游客)受到攻击。“我们要求土方尊重中国主权和领土完整,在有关问题上谨言慎行,与中方共同努力,维护中土关系的健康稳定发展。”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近日针对土耳其反华示威做了如上表态。

俄罗斯《观点报》援引俄专家的话说,“由于中国与土耳其有许多联合项目,因此因宗教问题造成双边关系恶化对双方都不利”。俄科学院远东研究所副所长奥斯特洛夫斯基表示,“东突”分裂势力得到美国等境外势力支持,而土耳其跟着添油加醋不会给该地区带来任何益处。专家称,目前中国正在实施新丝绸之路项目,土耳其将在这一项目中获得巨大利益。同时中土两国经济联系也在快速发展,土耳其此举会严重损害本国的利益。据俄Lragir网站6日透露,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计划本月28日出访“土第二大进口国”中国。

土耳其海峡大学亚洲研究中心研究员安泰·阿特勒6日在香港《亚洲时报》撰文称,“土耳其因维吾尔族人而陷入窘境”。他认为,安卡拉一直试图在维吾尔族人和北京政府之间保持微妙的平衡,“过去几周的事态发展表明这种平衡非常脆弱,令安卡拉越来越难以保持”,土中两国已就此展开外交“拉锯战”。阿特勒认为,土中两国政府应举行具有建设性的对话,双方关系紧张将使两国一无所获。

“东突”势力把土当成“庇护所”

小亚细亚半岛、奥斯曼帝国、伊斯坦布尔、博斯普鲁斯海峡、 “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棉花堡……与土耳其有关的这些地理、历史名词和景点,对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来说一点都不陌生。在伊斯坦布尔的托普卡帕皇宫中,收藏着大量中国古代瓷器,其中不乏举世孤品。在安卡拉的凯末尔纪念馆内,细心地游客可以看到一张蒋介石亲笔签名并赠送给“土耳其国父”凯末尔的戎装照。这些文物都见证着中国和土耳其的历史交往。

土耳其人史称突厥,13世纪末开始建立强大的奥斯曼帝国,鼎盛期曾地跨欧亚非三大洲。尽管19世纪这个老牌帝国衰落,但很多社会精英仍推崇“泛突厥主义”,想着重振往日辉煌。但事实上,“泛突厥主义”在中亚地区屡屡碰壁。俄罗斯《观点报》近日援引俄“中东-高加索”研究中心主任塔拉索夫的话说,土耳其一直支持这一地区的所有突厥民族,牵扯到阿塞拜疆、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等国,土耳其的做法已引起这些国家的不满。塔拉索夫认为,目前土耳其面对库尔德武装、“伊斯兰国”(IS)和国内政治不稳等大量复杂的问题,没有任何挑衅中国的资本。

土耳其政府在对待“东突”问题的态度上时有反复。土政府1995年曾颁布密令,要求公务员不得参加“东突”组织活动,后多次承诺不允许“东突”分子利用土领土从事反华及暴力恐怖活动。但近几年的迹象表明,土方私下却在纵容“东突”势力,最明显的就是很多“东突”分子通过土耳其这个跳板进入欧洲。

与此同时,“东突”势力把土耳其当成一个“庇护所”,约有20个“东突”组织在那里活动。在伊斯坦布尔,还设有“东突教育与互助协会”的总部,负责发展“东伊运”组织正式成员,搞恐怖活动。在一些重要的日子,会有手举蓝底星月旗,高喊分裂口号的“东突”分子出现在伊斯坦布尔街头。“东突”分子举的旗帜和土耳其国旗图案几乎完全相同,只是颜色一蓝一红。

按照阿特勒的描述,土民族行动党领袖批评埃尔多安和执政的正义与发展党“仅关注叙土边境库尔德重镇科巴尼的事态,却忽视了维吾尔族人的困境”。一些“东突”组织也施加压力,声称土政府对他们的支持“甚至不及对叙利亚人和巴勒斯坦人所做的1/10”。阿特勒担心:“土耳其政局的均势正迅速变化,如果民族行动党加入联合政府,新政府将如何制定土耳其对维吾尔族人的政策,并如何处理与之相关的对华关系?”

土总人口7000多万。目前约有10万维吾尔族人生活在土耳其,其中多数是第二、第三代移民,有的并不知道新疆的发展和变化。每逢穆斯林传统节日,中国驻土外交机构还会看望当地维吾尔族和哈萨克族侨胞,送去问候和祝福。在土耳其,也有新疆籍老华侨对祖国有着深厚的感情,如土耳其工商业者协会会长萨比尔·博格达的父亲沙迪克·博格达,他年轻时参加过哈密地区的剿匪战斗、对印自卫反击战。

土普通民众对中国没有敌意

《环球时报》前驻埃及记者曾数次赴土耳其采访,感觉当地人整体上对中国人很友善。在从安卡拉机场到市中心的大巴上,邻座的一名土耳其中年男子热情地给记者指路,并讲起他到北京、深圳、西安等地招商引资的经历。记者去土叙边境采访叙利亚战事时,司机和向导也十分尽职。

从去年年底开始,土耳其官员和学者在一系列有关土中两国共建“一带一路”的研讨会上表态积极,认为该战略倡导沿线国家共同发展和共同繁荣,体现出中国负责任大国的正面形象。土耳其总理达武特奥卢曾高度评价中方“一带一路”战略构想,表示土方愿承担振兴丝绸之路的历史使命,促进经济和人文交流,加强地区国家之间友好往来。

据《环球时报》记者了解,7月3日,南开大学和土耳其叶迪特佩大学签署共建孔子学院协议,这将是土耳其第四所孔子学院。在土耳其,记者有时可以看到半官方的阿纳多卢通讯社、安卡拉通讯社记者从北京、上海等地发回的稿子,关注的是两会、中国外交、经济等话题。但总的来说,土媒平时更关心欧洲和周边国家的消息,偶尔有关中国的报道也是转载西方的报道。

据一位与土耳其某旅行社合作15年的中国业内人士介绍,近年来,中国赴土耳其旅行的人逐年增多,今年很有可能突破50万人次,相当于去年的三倍,很多人是“深度游”。土耳其今年3月对中国公民实行电子签证,几乎是“免签并不免费”,加上《花儿与少年》土耳其之行等明星真人秀节目的热播,土耳其游很受欢迎。今年7月至9月的赴土机票基本售罄。

这名经常去土耳其的旅游业负责人表示,在土耳其,除了有“泛突厥主义”思想的人,普通民众对中国没有敌意,一些媒体对新疆进行歪曲报道,就是蛊惑人心。与他合作的土耳其旅行社和土“中文导游协会”的人告诉他,游行闹事的只有两三百人,这样的行为不得人心,因为游行在土耳其很常见,因此警方管控有时不太严。

北京大学土耳其问题专家昝涛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土耳其最近的反华示威规模虽然不大,但声势和敏感性确实又不小,而且这种现象时不时就会冒头。昝涛认为,这与土耳其社会固有的“泛突厥主义”“泛伊斯兰主义”和西化的意识形态与价值观都有关系。但他强调,反华不是土政府或土主流社会的基本态度,这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土历届政府基本上都重视对华关系,对双边关系持积极和建设性态度,这一点是两国关系的主流;一般的土耳其民众对中国人非常热情和友好,这也是土耳其人的一个显著特点。

昝涛认为,土耳其社会很多元,确实存在出于历史、种族、宗教、人权、意识形态、经贸不平衡等多种原因和偏见而对中国不友好的个人、组织或团体,这也是我们必须承认的,偏见大部分情况下很难纠正。他建议说:“只靠政府做工作是远远不够的,加强民间交流和公共外交非常重要。”

“过度干预”毁了土耳其声誉

正义与发展党在6月初的议会选举中获胜,但得票率仅为40.78%,在议会中的席位未过半,是该党执政13年来首次失去在议会占绝对多数席位的优势。选举结果出来后,美国媒体评论说,土耳其政治危机正在加剧,执政的正发党和“职位从总理转换到总统”的埃尔多安很难再唱“独角戏”。《华尔街日报》称,土耳其的一些西方盟友欢迎对埃尔多安迅速扩大的权力“踩下刹车”,一名欧洲官员甚至称这次选举将阻止土耳其政治体系“日益‘普京化’”。文章称,美国总统要提醒土耳其“务必切断激进‘战士’进入叙利亚的途径”,美国相信,大多数投靠“伊斯兰国”的恐怖分子都是通过土耳其进入叙利亚境内的。俄新网分析称,近年来,土耳其执政政策显现出伊斯兰化倾向,引起自由派和世俗主义者的不满。因此,国内冲突不断,政府又采取严厉的镇压措施,从而严重损害执政党的声望。另外,土方要求国际社会军事干预叙利亚等外交举措,都严重影响了土耳其在国际社会上的声誉。

昝涛认为,土耳其的国际形象在不同程度上受到损害,在西方是这样,在中国也是如此。这其中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埃尔多安及其领导下的正发党政府,奉行某种“伊斯兰国际主义”路线,与西方关系趋于平淡,对不同地区的伊斯兰事务积极干预、妄下断言、指手画脚,引起相关国家和国际社会的反感。此外,埃尔多安政府部分高官传出的腐败丑闻、对媒体和自由作家的压制、与一些穆斯林社团关系的日益恶化,也是土耳其国际形象受损的重要原因。

“土耳其模式”一度成为埃及、突尼斯等发生动荡的阿拉伯国家热议的话题。尽管土耳其入盟路走了20多年,前景仍黯淡,但著名的埃及伊斯兰学者法悉尔还是在《金字塔报》撰文说,土耳其“早晚会褪去伊斯兰的色彩而成为一个欧洲国家”。埃及《消息报》评论说,土耳其一直在谋求中东的主导作用和地位。在开罗书店中,土耳其前外长、现任总理达武特奥卢的《战略纵深》阿文版被放在醒目位置。在这本透析中东格局变化及国际关系演变的专著中,达武特奥卢踌躇满志地写道:“一个崭新的中东即将诞生,我们将成为新中东的主人,我们要引领新中东,我们要为新中东服务”。中东媒体的书评称,“这番话将土耳其自负和桀骜不驯的民族心理表露无遗”。【环球时报驻外记者 黄培昭 青木 柳直 丁雨晴 环球时报记者 谷棣】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akading]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