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闷死垃圾箱5童父母现状:醉酒改嫁病死

贵州闷死垃圾箱5童父母现状:醉酒改嫁病死

戴帽子的陶进友和抽烟的陶学元兄弟两个,他们既没有种地,也没有出去打工,没有收入来源,生活靠领低保。澎湃新闻记者 王万春 图

贵州闷死垃圾箱5童父母现状:醉酒改嫁病死

陶学元站在家门口。如今家里只有他一个人,对于他来说,这只是一个睡觉的地方。澎湃新闻记者 王万春 图

贵州闷死垃圾箱5童父母现状:醉酒改嫁病死

陶学元(左)站在小卖部的门口,三年前他的两个孩子闷死在垃圾箱里。澎湃新闻记者 王万春 图

从毕节市区出发,经海子街镇,绕过坡陡弯急的20公里山路,山梁上“擦枪岩村”四个描金大字油光锃亮。

昔日因5男童闷死在垃圾箱被媒体聚焦的土坯房村社,如今多是砖瓦结构、青白相间的寨子,曾经的泥土路也硬化成了水泥路,村民们出入村里主要靠摩托车和农用车。2012年5男童闷死垃圾箱后,当地政府对擦枪岩村启动危房改造工程,并对出村道路水泥硬化。

村口的小卖部门口,陶学元一手端着一个大花碗,里面盛着包谷酒,一手夹着烟,坐在凳子上和村民陶进文等人轮流吃酒。

陶学元的二儿子陶中金、三儿子陶中红,于2012年11月19日在毕节市七星关区流仓桥办事处环东路一垃圾箱内取暖中毒死亡,当时分别12岁和11岁。

一同死亡的,还有二哥陶进友的四儿子陶中林,当时13岁;五弟陶元伍的二儿子陶冲,三儿子陶波,分别是12岁和9岁。

5个男童来自同一个家族。陶学元、陶进友兄弟俩告诉澎湃新闻,事发后,七星关区政府曾组织他们3个家庭共8人外出旅游。

“怕我们心情不好,政府的(工作人员)带我们去广东、深圳、珠海那些地方旅游,钱不是我们出。”陶进友说。

除了旅游,兄弟俩说,后来政府按每个孩子5万元标准给了补偿金,陶进友家得到5万元,陶学元10万元,陶元伍10万元。

很快,政府又收走了这笔钱中的一部分,用以给他们盖房子。陶进友说,他家的5万元全部被收走,陶学元称他家被收走2.5万元,陶元伍家也被收走2.5万元。

如今,陶氏兄弟三家新盖的二层板式结构房子,看上去跟其他人家不一样,显得比较讲究。

改嫁

居住条件的改善,并没有给他们带来幸福的生活。

“家里只有房子了。”提起陶学元、陶进友、陶元伍三兄弟,村民们如是说。

“老婆去哪了他(陶学元)都不知道”,陶进文说。

“出去打工了。”陶学元说,老婆不在娘家,但究竟去哪打工,干什么活,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村民们称,2012年11月孩子去世后,陶学元的妻子“失踪”,跟着别人跑了,至今没有回家,也没有音讯。

“可能在温州,你们(媒体记者)帮我找找吧”,陶学元告诉澎湃新闻,妻子走时没有告诉他去哪,但把政府补偿剩余的7.5万元全部带走了。

陶学元42岁,原本有4个儿子,二儿子和三儿子在垃圾箱中毒身亡,如今老大寄养在他的大哥陶进财家,7岁的老四读小学寄养在陶学元的堂叔家。

“他儿子不跟他,住在邻居家。”小卖部老板黄秀菲说,小儿子不跟着陶学元,因为没有吃的,有钱时陶学元才会去看看儿子。

家,对陶学元来说,只是一个睡觉的地方,每天只有他一个人,陶进文当着陶学元的面指责他:“不生火,不做饭,没有吃的,快要死的人了。”

推开陶学元的房门进去,一股霉味扑面而来,一张床上是凌乱的被褥,一旁条桌上有半碗方便面,除此,新建的房里再没有物件。

“每天只喝酒、吃方便面,饿了喝水。”陶学元说。

喝酒哪来的钱?小卖部老板黄秀菲说:“赊账,他什么时候有就什么时候还,今年才开的小卖部,他欠了两三千元了。”

他们的五弟陶元伍家,房子已无人居住。陶元伍原本有3个儿子,在二儿子和三儿子出事之前,妻子已经改嫁,两个孩子出事之后,陶元伍病死。当伯伯的陶学元、陶进友也说不清楚,陶元伍家的老大到底去哪了。而给陶元伍家新建的房子,正是现在村口的小卖部,老板黄秀菲称,他们每年以3500元租金总共租了3年,出租事宜由孩子们的大伯陶进财负责。

如今56岁的陶进友原本生养了7个孩子。四儿子出事没多久,孩子妈病逝。

“娃娃没有了,被气死的”,陶进友说。女儿们出嫁后,家中只剩下了16岁的儿子和12岁的小儿子。如今,16岁的儿子在广东打工,打工挣钱自己花,陶进友说(儿子赚钱)没给过他一分钱,12岁的儿子不想上学后就辍学在家放牛,和他相依为命。

收入

既没有种地,也没有打工,没有收入来源,每个季度领960元低保,成了陶学元、陶进友生存下去的唯一生活保障。

陶进友称,他们没种地是因为地全部被集体种成刺梨、猕猴桃等果树了,“没有收成,只能买米吃。”

村民们说,擦枪岩村种的多是玉米和土豆,没有经济作物,种地每年收入多则两三千元,少则一两千,村民们靠打工维持生计。

擦枪岩村村支书潘礼伟告诉澎湃新闻,村里人均年收入3000元左右,条件好点的能达到五六千元,条件不好的两三千元,村里16岁以上、50岁以下的青壮年都出去打工,只有过年的时候才回家,“刺梨这些果树今年才开始种,还没有收入。”

村道里,玩泥巴的儿童随处可见,经澎湃新闻简单统计,村道上就有至少10名留守儿童。村民们称,一般都由家中老人照顾,年轻人若不出去打工,一年就没有吃的,没有办法。

村支书潘礼伟证实,5儿童闷死在垃圾箱的教训,并没能让外出打工的父母放弃打工、回家照看孩子,“一个也没有,该打工照样打工,得想着怎么维持生计。”

在大山深处的擦枪岩村,共15个村小组,3000多人。在擦枪岩村委会门口的公告栏里,2015年一季度的村务公开显示,征收社会抚养费4000元,潘礼伟称这个社会抚养费就是针对超生户征收,“只是公开,但实际并没有征收,已经有两年没收到这个钱了。”

村民们说,并没有因为此前陶家的孩子出事,感觉政府增加了对留守儿童的关照,一切照旧。

保障

一切照旧。跟当初毕节市官方宣称的显得不一致。

据新华社报道,5男童闷死垃圾箱事件发生之后,毕节市市委市政府表态,设立留守儿童关爱基金,市、县(区)财政每年拿出经费约6000万元用于保障留守儿童的学习和生活。

公开信息显示,毕节市对全市范围内留守儿童进行逐一排查,设立留守儿童专项救助基金,采取一对一帮扶措施:对留守儿童信息建立台账、建立档案,组织全市干部职工、教师、志愿者、爱心人士进村入户,解决好留守儿童的学习、生活问题。

然而,擦枪岩村村支书潘礼伟告诉澎湃新闻,村里至今并没有留守儿童档案,也没有相关财政专项基金来关爱过留守儿童。

村委会主任王大龙则称,留守儿童档案恰巧在6月12日这天,交给了海子街镇镇政府,整个擦枪岩村只有四五个留守儿童。这一数字(只有四五名留守儿童)招来了村民们的否认。其间,澎湃新闻在村里遇到了10余名留守儿童。

对于相关财政专项基金的扶持,王大龙称“没有听说过”。

到底村里还有多少留守儿童?外出务工人员占比多少?村支书和村主任始终说不清楚,都承认此前并没有统计过。

“今天(6月13日)开会通知,正在统计。”村主任王大龙说。

车祸

据七星关区委宣传部通报,2013年12月13日16时许,毕节市七星关区海子街镇擦枪岩村发生一起交通事故,一辆农用车失控冲向人群,造成5名一年级儿童死亡,2人受伤。

村民王科伟告诉澎湃新闻,车祸发生时他在场目击了全程:当天干沟苗寨小学刚放学,孩子们出校门爬坡时,对面冲来的拉水车撞了过来,当场撞死了5个一年级的小孩,“小孩全都被压在下面,一个个抬出来时已经死了。”

肇事车是为村寨修路的工程车。这本是一项民生工程:5孩童闷死在垃圾箱惨剧发生后,当地政府对擦枪岩村启动危房改造工程,并对出村道路水泥硬化。

对于发生车祸遇难的5名儿童,最终做出了怎样的处理,村支书潘礼伟称“不知道”。

6月12日10时许,陶学元、陶进友他们还不知道,9日深夜,就在他们所在的七星关区,田坎乡茨竹村4名留守儿童喝农药自杀。

更多精彩新闻请点击>>>澎湃新闻网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yaliha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