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毕节留守儿童遗书内容曝光:计划了很久

贵州省毕节市七星关区田坎乡茨竹村4名儿童服食农药经抢救无效死亡,经公安机关调查勘验和尸体检验,均系口服敌敌畏中毒死亡,排除他人所为。昨天上午,贵州毕节市七星关区政府官网发布通报称,目前,死者母亲已联系上,已派人前往所在地将其接回。其父亲在微博上回复媒体说:“已经知道家里的事情,明天回家。”

孩子父亲表示尽快回家

昨天上午,七星关区政府官网发布通报称,6月9日23时32分左右,毕节市七星关区田坎乡茨竹村4名儿童服食农药经抢救无效死亡,经公安机关调查勘验和尸体检验,均系口服敌敌畏中毒死亡,排除他人所为。

事件发生后,市、区迅速组织有关部门赶赴现场,对4名儿童中毒情况、服食农药的来源、抢救过程、死亡原因、家庭状况、入学情况等展开调查,并派出3个工作小组分赴广东佛山、揭阳、贵阳等地寻找死者父母,并在当地查找其亲属。

目前,死者母亲已联系上,已派人前往其所在地将其接回。其父亲在微博上回复媒体说:“已经知道家里的事情,尽快回家。”

大儿子写遗书称“计划了很久”

贵州4名留守儿童死亡事件中,大儿子张启刚留有一份遗书,大概内容为:谢谢你们的好意,我知道你们对我的好,但是我该走了。这件事情其实计划了很久,今天是该走的时候了。

5月8日开始,4个孩子同时不上学了。记者还去学校采访了一个经常跟大儿子一起上学的同学,同学表示张启刚虽然平时话很少,但同学把他惹急了,发起火来也是挺厉害的。平时他有钱给妹妹们买零食吃,但妹妹们比较怕他,他有个手机给父亲打电话,但打电话只是向父亲要钱,沟通作用有限。同学还说张启刚的家里没法呆,散发着一阵阵臭味,东西也很乱。最小的妹妹说哥哥不让她们去上学了,还有一次是大儿子承诺第二天带妹妹们去上学,但是也没有兑现。

在兄妹们辍学后,乡干部和学校教师前后6次去动员回校上课。田坎乡政法书记胡海峰说,他5月13日第二次到他们家时,听到孩子在里面跑,但怎么敲都不开门。“我只好找到孩子二爷爷,请他随时注意孩子情况,还叫周围的两个小孩多找他们玩。”

家境并非很贫穷 缺少的是关爱

通报显示,4名儿童的父亲张方其今年3月外出打工,母亲任希芬离家出走多年。

2012年起,田坎乡将张方其和大儿子张启刚纳入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对象,每人每季度保障金额为531元。调查人员在其家中发现低保存折尚有余款3568元,还有粮食、腊肉等生活物资。

村民反映,孩子平时有零花钱,“有时会看到他们在小卖部买东西”。四兄妹的姨奶奶潘玲说:“今年4月张方其给孩子们的卡里汇了700元钱,第二天就被娃娃取走了。”茨竹村党支部书记高华成称,张方其和老大在2012年已纳为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对象。

当地村民回忆,今年春节,父亲张方其带着四兄妹杀了两头猪,过了一个“油水很大”的新年。在距离住所5米远的猪圈至今还养着两头猪。警方在现场搜索到的银行卡显示余额为3500余元。

对于四兄妹的悲剧,当地许多村民归结为是孩子们严重缺乏父爱母爱的结果。在村里人眼中,四兄妹都是相对内向、孤僻的性格,不爱跟人多交流,走在路上遇到长辈会打声招呼,但并不会有更多的交谈。

四兄妹的姨奶奶潘玲一口咬定,这跟孩子们的自卑心理有关,“爸爸妈妈要么都不在家,回家碰到一起就当着孩子的面吵架”。

潘玲曾对媒体说,孩子们的父亲张方其大约10年前开始出门打工,母亲渐渐有了外遇,双方的感情最终在2013年彻底破裂。孩子的母亲离家出走,张方其独自带着4个孩子生活。

4兄妹中哥哥的班主任杨小琴回忆,每逢3月和9月开学时节,张方其都会带着孩子来交费,从不拖欠,之后便出门打工,留下4个孩子独自在家。

当地相关责任人被停职、免职

记者12日从贵州省毕节市市委获悉,毕节市委和七星关区委决定对毕节4名儿童服食农药身亡事件相关责任人进行处理。

其中,七星关区人民政府副区长杨黔、教育局局长叶荣和田坎乡茨竹村包村领导薛廷猛被停职检查;七星关区田坎乡党委书记聂宗献、乡长陈明福被免职。

目前,毕节市和七星关区已经成立联合调查组,对该事件进行深入调查,待调查结束后,将视情节对其他相关责任人进行处理,涉嫌犯罪的将移送司法机关处理。综合新华社、央视、《法制晚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andyxqzhang]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