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4兄妹服农药死亡 父亲每月寄700元生活费

贵州4兄妹服农药死亡 父亲每月寄700元生活费

破败的家

贵州4兄妹服农药死亡 父亲每月寄700元生活费

家里堆满杂物

贵州4兄妹服农药死亡 父亲每月寄700元生活费

事发地位于贵州毕节市七星关区田坎乡茨竹村一户张姓人家,4兄妹,老大是男孩,其余均为女孩,4兄妹都在田坎乡中心校念书:老大小刚13岁,念6年级;老二小秀9岁,念二年级;老三小玉8岁,念一年级;最小的小味5岁,正读幼儿园。

6月9日晚11时30分许,田坎乡派出所接到报案,称张家4兄妹“吃了农药,生命垂危”。同村村民张启付是第一个发现4兄妹出事的人。事发当晚,就在他们家旁边修房子累了的他正靠着摩托车休息,忽然听到张方其家房子方向传来“呼、呼”的声音。“我当时以为是有野猪,就拿着电筒跑过去看,结果看到一个孩子倒在地上,正在抽搐。”

据七星关区委宣传部一位负责人介绍,田坎乡派出所和卫生院工作人员迅速赶到现场,发现老大已失去生命体征,另有两个孩子在送医途中死亡,还有一个女孩在卫生所抢救无效死亡。

“这真是我们茨竹村的悲剧,娃儿那么小,就这么没了,好造孽!”茨竹村一位年逾七旬的老大爷介绍,这4兄妹生活在一个不幸福的家庭:父亲张方其30来岁,长期在外打工,与孩子母亲关系不好,多次打架,后来孩子母亲“跟别人跑了”,张方其觉得丢脸,也不愿在村里多待。孩子爷爷奶奶去世已久,外公外婆也都年老力衰,张方其外出打工后,4个孩子全靠自己生活,偶尔有远房亲戚接济。警方目前也已排除他杀等刑事案件可能,基本确认4名儿童系自己服农药中毒死亡。

“他们都很内向”近期陆续辍学在家

记者11日来到孩子们的家看到,这是一栋位于路边的3层小楼,一楼基本空置,二楼一个房间凌乱地摆放着沙发和电视,一个房间的角落里堆着3麻袋玉米,大概有1000来斤,还有一个房间放着一些腊肉。三楼是4兄妹住的地方,记者在这里发现一个木桶,其中盛着玉米饭,地上还晒着四季豆。房屋后面有一个猪圈,里面养着2头猪。

有村民称,这4个孩子日常并不淘气和惹事生非,“他们都很内向,基本不与村里其他孩子玩耍,经常都是关上门自己在家,我们都不知道他们到底怎样生活的”。另有村民表示,以前听到楼上有动静去敲门,这4个孩子都不理会,特别是事发前一个月,他们就很少出现在村民的视野中。2015年3月,父亲张方其过完春节再度外出前,曾给4个孩子办理了入学手续,但近期孩子们陆续辍学在家。

孩子们在离家1 .5公里左右的田坝小学读书。老大的班主任杨小琴说,他在班上成绩中等,“性格很内向,不论是表扬还是批评,他都一言不发”。偶尔不来上课,他会叫妹妹或者同学来请假,有时候妹妹们会跟着今年读6年级的老大一起不来上课。有村民证实,事发前确有老师登门劝其返学,当时还有村民围着看热闹。如今,4个孩子再也回不去学校了。(4个孩子均为化名)

1

孩子为何服农药

南都记者调查发现,张家的经济条件并非传言所说那样贫困,事发现场是新修的楼房,家里还养着两头猪。孩子的姑姑张方友告诉媒体,张方其每月会寄700元生活费回家,这在当地足够维持4个孩子的日常生活。

官方也不认可“贫困致孩子自杀”的说法,他们称那栋楼房建于2011年,估价超过20万元,且经警方调查,家中尚有粮食(主要是玉米)1000多斤、腊肉50多斤,在事发现场搜索到的银行卡显示,低保金结余3500余元。

有当地村民表示,悲剧可能缘于家庭不幸福。孩子们的姨婆潘玲告诉记者,张方其有一次殴打老大,把左手臂打到骨折,右耳朵撕裂。2012年8月16日,老大离家出走十几天,被找回家后,母亲脱掉了他所有衣服,罚他裸体在天台的大太阳下晒了2个多小时。七星关区委宣传部有关负责人称,官方也掌握了张家夫妻不和睦的消息,但两人并未正式离婚,且都处于失联中,目前还无法确认这与孩子喝农药有多大关联性。

还有村民猜测,有可能是老大自己想不开,带着妹妹们走了绝路,但对此说法暂时无从考证。

2

孩子父母为何难找

茨竹村村支书高华成告诉媒体,孩子的母亲因家庭纠纷,于2014年3月外出,至今去向不明。父亲张方其今年3月外出打工,并没有请人帮忙照顾孩子,只是在离开前给孩子办了一张银行卡,放在老大身上。

七星关区委宣传部有关负责人介绍,目前仍无孩子母亲的消息,但已掌握张方其的电话,不过一直联系不上。据悉,张方其的电话号码所在地为“广东佛山”,当地政府已派工作组前往广东寻人。

另据媒体报道,利用村民提供的张方其电话号码,可搜索到一个微信名为“爱家”的用户,其头像为一中年男子。经村民核实,头像为张方其本人。微信资料显示,张方其最近一条朋友圈发布于5月6日,是一篇题为《勇敢一点,除了自己,没人能帮你!》的帖子链接;3月26日,他转发过一篇题为《穷人要怎样翻身,献给正在打拼的人》的帖子;3月23日,他发了两张自拍照,背景疑似张方其家楼房。

3

当地政府是否失职

4个孩子的悲剧引发巨大关注,当地政府也遭到失职的质疑。近年毕节市的留守儿童问题不断曝光:2012年3月,毕节织金县86名小学生食用营养餐后送医治疗;2012年12月,毕节七星关区“5名流浪儿童在垃圾箱内死亡”轰动全国;2014年4月,毕节七星关区多名留守女童遭老师猥亵等。

对此,七星关区委宣传部有关负责人指出,七星关外出打工人口众多,留守孩子确是个问题,但这是一个全国性的问题,且当地政府在2012年“5名流浪儿童在垃圾箱内死亡”事件发生后,已加强对留守孩子的重视,基层综治办及包村干部负责监控各地的留守孩子情况。

该负责人称,此次张家的4个孩子比较特殊,因为政府工作人员和学校多次上门都“吃了闭门羹”,交流上存在问题。茨竹村村支书高华成也向媒体介绍,2012年起田坎乡将张方其和孩子中的老大纳入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对象,每季度保障金额为425元,2013年调整为440元,2014年再次调整为531元。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janejanegao]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