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否认4名儿童自杀系因贫困:家中尚有存款

贵州否认4名儿童自杀系因贫困:家中尚有存款

  4名死亡留守儿童生前居住房屋的内景。新华社发

贵州否认4名儿童自杀系因贫困:家中尚有存款

  4名死亡留守儿童生前居住房屋内自制的秋千。新华社发

  9日晚11点半左右,贵州毕节市七星关区田坎乡有4名儿童在家中疑似农药中毒,经抢救无效死亡。当地政府已确认,这4名儿童是自己生活,父母不在身边。11日,经公安机关调查,上述4名儿童系服农药中毒死亡。

  4个孩子是怎么被发现的

  邻居听到响动循声探望

  田坎乡离七星关区有110多公里,是七星关区最远的乡。茨竹村是贵州省的一类贫困村,全村2400多人,经济来源靠外出打工和种地,村里的留守儿童有20多个。悲剧发生在茨竹村一座三层的小楼里。

  9日当晚,夜已深,村民张启付家里正在装修,他一个人在房前拾掇了一会儿,觉得累了就靠在摩托车上休息。突然,他听到附近邻居家的房子里有响动,以为进了野猪,就打着电筒循声而去。映入眼帘的一幕让他大吃一惊。4个孩子躺在地上,其中一个男孩口吐唾沫,正在抽搐。他第一时间打电话报了警。

  不到10分钟,公安人员和村里的干部闻讯赶来,大家破门而入,将4个孩子送到最近的卫生服务中心抢救。晚11点半左右,因抢救无效,这4名儿童不幸死亡。

  公安机关调查显示,死亡的这4名儿童系兄妹关系,最大的哥哥13岁,3个妹妹分别只有9岁、8岁和5岁。初步调查显示,这4名儿童系服用农药中毒死亡。警方和乡卫生所人员赶到现场,发现老大已失去生命特征,另有两个孩子在送医途中死亡,还有一个女孩在卫生所抢救无效死亡。

  据七星关区委宣传部现场处理此事的负责人介绍,4个孩子均在田坎乡中心校上学。男孩小刚念六年级;最大的女孩小秀念二年级;老三小玉念一年级。

  父母亲为何不在身边照顾

  二人感情不和分别外出后失联

  茨竹村村民称,4个孩子的父亲名叫张方其,今年30来岁,长期在外打工,与妻子关系不好,多次打架,后妻子“跟别人跑了”。官方确认了孩子父母的基本信息,且称初步调查孩子母亲此前曾多次“狠打”孩子,但两人目前尚未正式离婚。据茨竹村支书高华成介绍,孩子的母亲因家庭纠纷,于2014年3月外出,至今去向不明。父亲张方其今年3月外出打工,至今联系不上。张方其临走之前还为4个孩子办理了入学手续。

  目前,官方找到了张方其的手机号,但仍未联系上其人。据警方刑侦部门调查,4月7日,张方其曾往家中汇款700元,4月8日被孩子取出,“这说明张方其跟孩子都有正常联系,但其他亲属都找不到他的人”。

  目前,当地政府正组织工作小组到沿海地区联系其父母回来处置善后工作。七星关区正全面排查留守儿童情况。

  孩子到底为什么自杀

  目前,死因仍然是谜

  据调查,孩子的爷爷奶奶已经过世,外婆外公住得很远,虽然还有一些亲戚,但张方其夫妻离开的时候,从未把孩子托付给任何亲戚、朋友或邻居照看。平时4个孩子的饮食起居都靠13岁的哥哥照顾,但很显然,这么小的孩子难当重任,除了家里乱七八糟的没什么收拾,4个孩子平时也穿得破破烂烂。

  周围的村民们百思不得其解,“他们家和其他村民没有什么矛盾,事发前也没发现孩子有什么异样。”村民杨昌秀说。不过唯一和其他家庭不同的是,无论是张方其本人还是他的孩子,性格都比较孤僻,不爱和人交流。

  张方其的二姐张方友说,平时打工都有点联系,但今年都联系不上,电话要么通了没人接,要么就是停机。小孩们和自己也不亲近。

  杨昌秀说,张家的小孩平时很少出门,也从不和其他孩子玩,家里房门时常紧锁。平时,他们也不知道隔壁家里是否有人,在干什么,只有晚上家里亮灯才知道有人在。“最近一个月,老师们经常来劝小孩读书。老师们说:‘你来读书嘛,在学校读书还有一顿午饭吃。’但小孩只是答应,没怎么去。”

  驻村干部顾在朝回忆说,前年为了催孩子入学,他和派出所以及中心小学的校长、老师一起到孩子家里去过,但家人和孩子都不那么积极。“有时候孩子一个多星期没去上学,学校找到家里,家长却不知道。有一次小孩消失了很久,村里和学校很多人还分头去找。”顾在朝说,小男孩一直都不太听话,也经常被家里人大骂。

  据官方调查,4个孩子中除最小的姑娘稳定入学外,其他3个孩子都时常逃学,最大的孩子小刚厌学情绪尤其严重。

  目前,孩子的死因仍然是谜。远亲肖文英说,孩子不缺吃穿,缺的是家人的关心和照顾。“父母说走就走,很多责任都没尽到”,对孩子的关心,甚至还比不上村里的干部和周围的邻居。

  □调查

  并非如网上所说“无粮生活”

  记者11日来到孩子们的家,这是一栋位于路边的3层小楼,一楼基本空置,二楼一个房间凌乱地摆放着沙发和电视,一个房间的角落里堆着3麻袋玉米,大概有1000来斤,还有一个房间放着一些腊肉。三楼是4兄妹住的地方,记者在这里发现一个木桶,其中盛着玉米饭,地上还晒着四季豆。房后有个猪圈,里面养着两头猪。

  此前有媒体报道,父亲出门打工后,孩子陆续辍学,且无足够粮食支撑生活,很可能就因此喝农药自杀。

  官方不认可“贫困致孩子自杀”的说法。据毕节市七星关区委宣传部戴副部长介绍,张方其给孩子买了两头猪,他儿子养这两头猪,每头100多斤重。今年春节的时候,张家发了两头猪过年,现在还剩下大约50斤的腊肉,所以说小孩的生活没有问题。戴副部长说,这几个小孩能做点家务事,但是饭做得不是很好。他们的爷爷奶奶去世了,外公外婆离此有好几十里路,对他们的关心也不是十分到位,小孩和外公外婆基本上很少来往。小孩家有一栋房屋是2011年修建的,咨询村民,像这种房屋在当年建造需要20万元左右。且经警方调查,家中尚有粮食(主要是玉米)1000多斤,腊肉几十斤。孩子的姨婆潘玲说,平时孩子食宿自理,家中尚余1000多斤玉米和50多斤腊肉。

  村支书高华成说,2012年起田坎乡将张方其和孩子中的老大纳入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对象,每季度保障金额为425元,2013年调整为440元,2014年再次调整为531元。警方在事发现场搜索到的银行卡显示,低保金结余3500余元。

  孩子中老大曾有轻生行为

  村民们普遍反映,4兄妹前些年遭受过很严重的家庭暴力,导致“性格很孤僻”。潘玲说,张方其有一次殴打老大,把左手臂打到骨折,右耳朵撕裂。2012年8月16日,老大离家出走十几天,被找回家后,母亲脱掉了他所有衣服,罚他裸体在天台的大太阳下晒了两个多小时。

  张方其夫妻也经常吵架、打架。2014年3月,张方其夫妻二人因事激烈争吵,后演变为打架,妻子任希芬被打伤送到乡卫生院输液。当时孩子们就在旁边。此后,任希芬离家出走。

  老大以前曾有过轻生的行为,但并未引起重视。孩子们的二爷爷张仕贵说:“老大被打得厉害了,就叫嚷着‘喝敌敌畏,跳河’,有一次出去跳河,被旁边金沙县的派出所发现送了回来。”

  □相关

  近年来当地屡发类似事件

  在事发的田坎乡茨竹村,90%以上的青壮年都出门打工挣钱,留守的孩子多由爷爷奶奶照看。张家4个孩子的事曝光后,留守儿童引发巨大关注。

  这已经不是当地第一次发生类似事件。2012年,5个孩子在雨夜躲入垃圾箱生火取暖,因一氧化碳中毒死亡,最大的13岁,最小的9岁;2013年,5名儿童在放学路上被工程车撞死;2014年,12名女童被教师强暴,最小的只有8岁……无一例外的是,他们大多都缺乏城里同龄人的幸福童年,父母常年在外打工,缺少基本的生活照顾和精神关怀。当地政府遭到质疑。

  对此,七星关区委宣传部有关负责人指出,七星关外出打工人口众多,留守孩子确是个问题,但这是一个全国性的问题,且当地政府在上述2012年的事件发生后,已加大对留守孩子的重视,基层综治办及包村干部负责监控各地的留守孩子情况。该负责人称,张家的孩子比较特殊,因为政府工作人员和学校多次上门都“吃了闭门羹”,交流上存在问题。

  华中科技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刘成斌分析认为,在贵州等中西部地区,留守儿童已成为一个不容忽视的社会现象。尽管近年来,为解决留守儿童等问题,一些地区也成立了类似的留守儿童学校,但这无法从根本上解决儿童的心理需求。专家表示,政府应对留守儿童问题给予高度重视,积极推进户籍制度改革,建立和完善优秀农民工及其配偶、子女的落户政策。加强对农村留守流动儿童的管理与保护,及时摸清辖区留守流动儿童底数。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colinjiang]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