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否认四兄妹因贫自杀 家中尚有存款余粮

贵州否认四兄妹因贫自杀 拨百次电话未联系父亲

昨日,毕节4名死亡留守儿童生前居住的房屋内,被褥上留有孩子的课本。6月9日,这4兄妹在家喝农药死亡。新华社记者 陶亮 摄

贵州否认四兄妹因贫自杀 拨百次电话未联系父亲

毕节4兄妹服药自杀的房屋外景。新京报记者 范春旭 摄

昨日,贵州毕节市七星关区委宣传部负责人表示,在对该区田坎乡茨竹村4兄妹身亡事件调查后,警方目前已确认4个孩子为服用农药后身亡,排除了他杀等刑事案件的可能,但服药的具体原因仍在调查中。

6月9日晚,茨竹村4名留守儿童在家服药后被送医,经抢救无效死亡,4兄妹分别为14岁、9岁、8岁和5岁。

村民听到异响发现孩子抽搐

田坎乡位于毕节七星关区东北部,在赤水河边,距七星关城区125余公里。从毕节开车到村子要走4个多小时的盘山路。

四兄妹的家就在村边,是一座三层小楼(有一层半地下)。孩子的姑姑张方友介绍,房子是2011年建的,花了有十多万,是弟弟张方其在海南打工七八年攒下的积蓄。

负责在现场处理此事的七星关区委宣传部副部长戴德润介绍,四名孩子中,14岁的男孩是老大,上6年级;9岁的女孩是老二,上二年级;老三也是女孩,8岁,上一年级;最小的女孩5岁,正上幼儿园。

据新华社报道,村民张启付事发时听到张方其家传来“呼、呼”声,跑过去发现一个孩子倒地上正抽搐,随即报警。

戴德润称,警方和乡卫生所人员赶到现场,发现老大已失去生命特征,另有两个孩子在送医途中死亡,还有一个女孩在卫生所抢救无效死亡。

拨上百次电话未联系到孩子父亲

张方友称,弟弟张方其今年30来岁,长期在外打工,与妻子关系不好,多次打架,后妻子“跟别人跑了”。

而这个消息,当地官方也予以了确认,并称据初步调查,孩子母亲此前曾多次“狠打”孩子,目前夫妻俩未正式离婚,但都处于失联状态。

张方其的堂弟说,张性格比较内向,很少主动和家人联系,即便在外打工,也很少给家人打电话。直到现在,家人也无法打通张方其的电话。“孩子的外公外婆应该知道孩子去世的消息了,但不知道有没有告诉孩子母亲。”

七星关区委宣传部副部长戴德润也表示,出事后,他们曾找到孩子父亲张方其的一个电话号码,已打过了上百次,也发了无数短信,但截至目前,仍未联系上。目前当地警方已派人前往张方其可能打工的地方寻找。

官方称老大挨打后曾“跑去跳河”

孩子的姑姑张方友介绍,四个孩子中的老大是在老家生的,其余三个孩子都出生在外面打工期间。

三年前,孩子的母亲离开了这个家庭,此后,弟弟张方其和四个孩子都更加内向了。“孩子的爷爷奶奶早就去世了,姥姥和姥爷虽然就在这个村子,但是几乎从不来看孩子。”去年回村子时,张方友曾去探望孩子,孩子很内向,不太爱说话,叫了一声“姑姑”后,就不再说话了。

茨竹村村民介绍,张家这4个孩子都很内向,基本不与村里其他孩子玩耍,平时在家都关着门,大家都不知道他们的生活状况。

住在张方其家附近的一户村民介绍,大概在2013年,张方其曾打过大儿子,导致大儿子离家出走,很多村民找了几天,后来村民在山里发现孩子,叫来家人接回家中。

而戴德润表示,张家大儿子还在一次挨打后曾跑去跳河,后来被邻县的派出所救了送回来。

■ 焦点

孩子是否因贫困自杀?

官方称楼房价值超20万,家中有存粮、存款等

此前有媒体报道,父亲出门打工后,孩子陆续辍学,且无足够粮食支撑生活,很可能就因此喝农药自杀。

七星关区委宣传部副部长戴德润称,“警察调查时,在孩子身边发现了一个存折,存折是父亲和老大两个人的低保,一共3460多元。”戴说,两个人每个季度大约有四五百元。经警方调查,家中尚有粮食(主要是玉米)1000多斤,腊肉几十斤。而在今年4月,张方其还向家里汇款700元,孩子第二天就支取了。此外,张家那栋楼房估价超20万元。

新京报记者在张家看到,房后院有一座低矮的棚子,里面的猪圈有两头猪。村民称,这两头猪都是孩子们喂的。

当地官员表示,对于“因贫困致孩子自杀”的说法不能认同,目前,警方就孩子服药自杀的具体原因仍在调查。

当地政府存监控空白?

学校和乡干部曾多次上门,孩子们闭门不开

4兄妹自杀事件曝光后,引发不少网友质疑当地政府。对此,当地一名官员表示,该区外出打工人口众多,留守儿童较多,在2012年“5名孩子垃圾箱内烤火致死”的事件发生后,当地已加大对留守孩子的重视,基层综治办及包村干部负责监控留守儿童。

据七星关区委宣传部官员介绍,4个孩子中除最小的姑娘稳定入学外,其他3个孩子都时常逃学,最大的孩子小刚厌学情绪尤其严重。七星关区委宣传部有关负责人称,学校和乡干部曾多次上门劝其返学,但他们关着门,一直不开,没法直接沟通。

■ 留守儿童调查报告

与父母联系次数直接影响孩子情绪

针对越来越多的留守儿童,“上学路上”公益组织对六省市农村地区的留守儿童进行了问卷调查,在此基础上,正完善《中国留守儿童心灵状况白皮书》。该研究报告调查从与父母见面和联系的次数、学习、娱乐与家务、情绪等四个方面,了解农村留守儿童的生活与心理状况。

该报告指出,与父母联系次数对农村儿童烦乱度有显著的影响,总的趋势是,一年内与父母联系次数越少,儿童的烦乱度越高。

与父母见面次数越少越“烦”

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心理与学校咨询研究所硕士生导师李亦非教授,在报告中指出,在三类留守儿童中,29.4%的学生一年能见父母1-2次,15.1%的学生一年都见不到父母。

据报告内容,在情绪状态方面,留守儿童的消极程度(烦乱度和迷茫度)显著高于非留守儿童,积极程度(愉悦度与平和度)则没有显著差异。报告统计分析发现,一年内与父母见面次数越少,儿童的愉悦度越低。有一半以上的农村儿童每年与父母见面的次数少于5次,导致留守儿童的烦乱度提高、愉悦度降低,表现为伤心、害怕、紧张、忧愁、心烦意乱等。

经济问题不是留守问题主因

报告分析发现,东部地区48.1%的学生没有零花钱,在各地区所占比例是最多的;东部地区和中部地区约30%-33%的学生有10元以下的零花钱;西南和西北地区约54%-60%的学生有10元以下的零花钱。

报告指出,统计发现,经济状况并不是造成留守问题的主要原因,在报告研究对象中,有不少留守儿童家庭条件优于非留守儿童家庭。而一些较为贫困的留守儿童在情绪和学习上的表现也可能比经济条件好的儿童出色。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范春旭 程媛媛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seanhou]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