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512尼泊尔再次强震:大地在我脚下开裂

地震第一波尾声时,亚洲探险甘志明拍摄的地震现场

5月12日一早,我和来自加德满都亚洲探险的志愿者甘志明,从珠峰营区的PHAKDING出发,沿着一条经典的步行线路上行,计划将剩下的10多顶朋友圈爱心帐篷,送抵此行联系的第二家和第三家学校,帮助复课。一路上几次想着这是汶川地震纪念日,还不由自主回忆起当年作为副队长,带队中国红十字总会心理救援队奔赴灾区的种种往事。

一切顺利。中午时分,离开了载歌载舞,迎接我们的帐篷并欢庆复课的SHREE JANASEWA LOWER SECONDARY SCHOOL,我们奔向高处的最后一站MONJU村小。校长和一位老师热情到半路上的TOKTOK小村相迎。校长坚持要在路边喝杯茶,还兴致勃勃地从旁边鞋摊上拿来几双鞋,一一试了起来。喝茶,试鞋,试鞋,喝茶...尼泊尔的神节奏,这些日子已经领教过,我心里盘算了一圈何时放学,何时交接,何时天黑,何时打尖,虽然颇有紧迫感,最终决定还是入乡随俗,学老僧入定,或看看风景。

就这么坐了20多分钟,风景已经看得如版画一般印入脑海;也许由于当时极为心静,几乎是大地抖动的一瞬间,我就跳了起来。据说我当时拎起自己的背包,用中文大喊地震,一马当先跑出了茶棚。校长老师和小甘,也跟着我跑了出来。这时,旁边一个上次地震已成危房的建筑,开始落石,倒塌。而我奔跑的脚下的大地正在开裂,裂缝向前方迅速延展,远远跑在了我的前面,令人极为不安。有一瞬间,我设想从右边跳下大约2米的高台,奔向河边平地;转念想到在这个交通靠走的山区,即使崴了脚,也是前景不妙,于是还是选择了绕路快跑。这时,那个危楼轰然一声,彻底垮塌,激起巨大的烟尘,呛得我咳嗽起来,而且一下就灰头土脸。

这时,我和村里的年轻人们都已跑到了河边一块小小的空地,刚一站定,就听到几个年轻的男人,仰头凄厉地大喊:妈妈,妈妈!向上望去,有两个老年妇女,从几十米高的坡顶小屋里钻出来,虽然身体罗锅,但脚下敏捷,正努力离开危险的高台。她们脚下的一些石块坠落下来,高台在强烈的震动下,似乎倾斜得会把她们倾倒下来。我紧张得不敢再看,也忧虑为防止泥石流而建的碎石高台高达几十米,一旦垮塌,在这个狭小的V型谷里,千百石块奔腾而下,我们站立的地方也一样不能幸免。望向一旁,寻找更好的逃生处时,看到边上另一处危房终于也摇摇晃晃地倒下,又一阵烟尘四起。

还好,老妈妈们都平安下来了。这之后的近两个小时,又有10多次明显的余震,有几次还相当强烈。大地在脚下不断震颤,简直令人晕眩。又是512!我的脑子里不断跳出这个惊叹号。震后,当地人的手机都失去了信号,而我国际漫游的中国移动信号居然有瞬间显灵了,震后半小时,就有一个国内朋友的闻讯电话漂移进来,他手机上的新闻推送显示,这次地震7.5级,震中就在珠峰营地不远。周围一起避难的十多个人,一致向我投来羡慕的目光,而我转达的这外界的报导,又让大家唏嘘不已。这么强震,而且紧邻震中,令人们更加不安起来。

震后两个小时,余震的能量渐渐转弱,我和校长商量,还是向上一个半小时,赶去MONJU小学。一方面使命在身,朋友圈捐助的帐篷还差这最后一站就全部送抵;另一方面,TOKTOK地形狭窄,又有高高碎石墙,是悬在头顶的危机,我寄希望于学校的操场可以容身,度过震后一夜。上路后,校长穿着破了的鞋子,跑得飞快,尤其通过一些悬崖下面的开阔路段,他真是动如脱兔,我也已是奔命地全力奔跑,还是望尘莫及。但见山路上地裂纵横,到处是茬口新鲜锋利的落石,一些一抱粗的大树也被滚石砸倒,碗口粗的树更是一片片地俯倒。穿过这样的灾难现场,心里充满了劫后余生的庆幸。我心里明白,如果刚才地震时,正在山道上赶路,是否能够偷生,真是未知数!

赶到MONJU村小,孩子们震后都散去了,而先行赶到的3个帐篷,已经支了起来。又一次强震,复课看来又要大大推迟了;不过,随着天色渐晚,村里再次失去住处的人们,陆陆续续过来学校操场,打算在这些帐篷里避难——这些帐篷也算是及时雨了。而我和小甘两个送帐篷的人,当晚与村民老师一起,享用了这批帐篷。一夜几度风雨,几度余震,帐篷巍然不倒,里面温暖入春。质量真心不错!

临别,与校长亲切话别。他感谢我带来了及时雨帐篷,我感谢他和他的幸运鞋,使得我避免了地震时暴露在山路上的厄运。我心里暗暗发誓,以后要随遇而安,再不言赶路。一生的路也长,福兮祸兮难料,慢慢走慢慢走。

作者简介

牟正蓬,在媒体、公益、金融界从业多年。曾作为央视记者参加过98年抗洪报道,作为红十字总会顾问带队08年汶川地震心理救援队,现为创客公寓联合创始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尼泊尔发生8.1级地震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champche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