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泊尔在哭泣:我们刚站起来,立刻又倒下了

尼泊尔在哭泣:我们刚站起来,立刻又倒下了

救援现场

5月12日尼泊尔再次发生强震当天,我和尼泊尔亚洲探险的志愿者小邦,在珠峰大本营震中附近的小山村TOKTOK歇脚,惊险躲过了在山路上遭遇地震的厄运,并完成了将20个帐篷分送到昆布地区3个学校的任务。这些帐篷,大半来自于我的朋友圈友人的捐助;不辱使命,让我松了口气,然而当地山路多处被滑坡或塌方毁坏,如何下撤返程,又成了难题。

13日上午,神通广大的当地朋友PURBA,在MONJU村将我塞进了军方搜救伤员的直升机。当前,尼国内的私人直升机,尽数被尼军方征用,用于紧急救援和物资运输。在广大不通公路,交通靠走的山地,直升机简直就是救命的神。

尼泊尔在哭泣:我们刚站起来,立刻又倒下了

救援现场

飞机一开始就超低空飞行,一名军人目力极好的样子,一直在扫视散落在各处山坡上,七零八落的民房。十多分钟后,就看到一处坡地上有两个担架,边上人哭天抢地。驾驶员果断下降到边上一块菜地里,两名伤员被抬上来。我下机后就自觉后撤了,盘算着这里不知是哪里,是再等路过的飞机接,还是走上几天到某个通车的地方再图回国?而那名鹰眼军人,安顿完伤员,在机翼掀起的强烈气浪和尘土中,猛地向我招手。我又被塞到了伤员旁边,该军人又让两名壮汉坐到我腿上。于是挤了8个人的直升机再次起飞。两名壮汉的重量虽然难忍,我更担心超过了5到6人的承载限度这么多,飞机会不会出状况…担心了不久,我们再次下降,落在一个山间兵营里的正规直升机起落场。这次我被甩下了,士兵们鱼贯抬上一些雨布,大米、方便面等物资,带着伤员飞走了。一问,这里已是SHALLRI地区,与我起飞的珠峰大本营地区比,离首都加德满都可能更远了。

身不由己,唯有等待。等待期间,和当地军队的长官坐了一会儿,一起喝了杯甜茶。说起头天再次发生的强震,他黯然道:我们刚刚站起来,立刻又倒下了。两个小时后,飞机回来了。加上油我们再次上机,继续空中搜救。中途,接到通报,有个村里有位老人状况紧急。然而,降落到约定的一处山地停机坪,并无一个人影。这里海拔骤降到600多米,是干旱河谷地带,热浪袭来,令人窒息,大家纷纷脱去高海拔山区的防寒衣。通讯不畅,只好关了引擎停机等待。看天上云起云落,看谷里热浪涌动,一时不知今夕何夕。

终于得到消息,老人已送到一处较大的停机坪。再起飞降落,接上老人,这次长途飞行了一个小时左右,从早上10点半到下午近5点,经过5次起落,我终于抵达了加德满都。

为了搜救,一路上飞机冲下拉起,起码有两次,我感到飞机下面的起落架,碰到了山岗上的树冠。5个小时,贴着低空,在高山和河谷中穿行,尼泊尔依旧秀丽的河山以及满目疮痍的村庄,在俯冲时,常常给我铺面而来的震撼。我想,他们信仰的神如果存在,也会这样俯视他庇护的土地吧。看到这样的苦难,难道不会动容施救吗?

尼泊尔在哭泣:我们刚站起来,立刻又倒下了

再回加德满都,对比之下,更加感受到,5.12再次强震,对尼泊尔人民无论从物质上还是精神上,都是釜底抽薪的一击。“我们刚刚站起来,立刻又倒下了”的想法相当普遍。一些刚开始修复的工程又坍塌了,原本一些已开业的商家,再次歇业。刚来时,看到人们已趋于平静的表情,被忧戚代替。五星级酒店香格里拉美丽的草坪上,也密密麻麻搭起了住人的帐篷。我去时被告知房间已满,旁边人说是再震后一些房间出了状况,不宜住人了。而穿行在城里的小街道,更随处可见横跨街道上空的苫布,作为夜里无处安身的人们的避难所。顶棚稍高的车辆,白天驶过这些帐篷下面,,往往需要路人帮忙托起苫布,方能通过。

在尼泊尔的最后时光里,行走在加德满都残垣处处的街道上,除了偶尔碰到一个还在营业的小卖部,商铺紧闭,车辆稀少。走路的,环顾前后,往往只有我一个人。很多老旧的建筑,还没有倒下的,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歪斜,有的达到令人不安的角度。路过时,我不由会加快脚步,或者犹豫是否要拐到马路对面,给它们似乎随时可能发生的倒塌,留出位置。

有一次,站在这样荒凉的街道上,我想起了5.12震后两小时,我在珠峰地区见到的一只牛。那时余震已经渐渐变小,我决定离开地形狭窄,滚石多发的TOKTOK,上升到MONJU村小,完成送帐篷的使命,也期望学校的操场可以容身过夜。路过一个不知名的小村,看到一只母牛,紧贴着一个大半倒塌的牛棚,站立不动。同行的夏尔巴上前驱赶它,担心它被随时可能再次垮塌的棚子伤到。然而,即使登山杖用力敲打,它依旧纹丝不动。这时我看到旁边坍塌的废墟下,有一摊新鲜的血迹在流出,也许是它的小牛未及逃生吧。再看母牛,埋着头,眼帘低垂,除了身体的微微抖动,静默如一尊雕像。我在它旁边站了几秒钟,犹豫是否帮他掀起废墟…但是,我最终还是转身走了。上了山坡回望,它还兀自立在那儿,似乎成了废墟的一部分。母牛那样一种静默之下的深深悲戚,在加德满都街道上,有一瞬间几乎击倒了我——苦难是如此巨大,而我能做的是如此有限。当时我热泪盈眶:我走了。尼泊尔,虽然再次倒下,还是要再次站起来!

作者简介

牟正蓬,在媒体、公益、金融界从业多年。曾作为央视记者参加过98年抗洪报道,作为红十字总会顾问带队08年汶川地震心理救援队,现为创客公寓联合创始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尼泊尔发生8.1级地震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champche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