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震生死书:从尼泊尔到北京的无眠56小时

各地新闻腾讯新闻 [微博] 探针/何安茹2015-04-28 21:33
0

车子刚行至边防站,许剑光透过车窗向外望,对面高山雄伟陡峭,背靠蓝天白云。而就在瞬间,山崩土解。此时正是25日下午。

4月25日是许剑光和同行三位“驴友”在尼泊尔的最后一天。按照行程规划,他们即将离开加德满都。凌晨3点起床,4点准备出发,旅行车依着尼泊尔人散漫的时间观念,拖了两个小时才到达,送他们至樟木口岸。12点多,进入预定大巴时,车子突然无法启动。

“一個人可能不信神也不信佛,卻也許會在某一刻相信因果...”在等待的过程中,自小信佛的许剑光发了一条朋友圈,并贴上了他在尼泊尔拍下的朝圣画面。在从西藏去尼泊尔的旅途开始时,他带上了一本《西藏生死书》。

地震生死书:从尼泊尔到北京的无眠56小时

图为许剑光在地震前在朋友圈中发布的朝圣照片。“一個人可能不信神也不信佛,卻也許會在某一刻相信因果...”

下午1点多,大巴开始出发,目的地是拉萨。车行15公里,到达武警边防检查站。

“地震了”,武警突然对现场的人喊道。“我们非常慌乱,赶紧拔腿就跑。大地整个在摇动,没办法挪动身躯,整个人懵了。”许剑光向探针表示,当时武警办公大楼一下子下来十几个武警官兵,对现场人说“不要慌不要慌”,“但是我能看出来他们的神情也是非常慌张的”。

随后,他看到武警驻扎地对面的高山瞬间崩塌。余震接踵而至,通讯中断,大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该怎么办。此后三个小时,通讯完全中断。

“那三个小时,我们一直在开玩笑”,许剑光向探针表示,“开玩笑是掩盖心里的的恐慌,因为有一万种可能见不到家人了。”许剑光向探针描述,从樟木口岸到日喀则一路上都是悬崖峭壁,地震中随时可能会有石头滚落。

地震生死书:从尼泊尔到北京的无眠56小时

图为4月25日地震现场许剑光发布的第一条朋友圈平安消息截图,对面为崩塌的山体。

经过了危险路段,信号恢复正常。许剑光打开手机,里面全是未接来电和未读取的信息,他赶紧向家人朋友报平安,并在朋友圈中发布救援信息。此时,他才知道发生了什么,尼泊尔遭遇了81年来最强的8.1级地震,死亡上千人。

“我们以为只是我们这个区域有地震,但没想到是尼泊尔。”许剑光表示不敢置信,地震发生的前一天,许剑光正好在尼泊尔的中心博卡拉,“那是个非常美丽的城市,人们非常友好,他们是世界上最贫穷国家的居民,但他们脸上没有焦虑,也没有物欲横流的现代社会的印记”。

“尼泊尔有烧尸庙的风俗,但在灾难来临时,加德满都当街烧尸体,非常可怕”,许剑光经朋友圈了解到尼泊尔地震后的景象。“他们的贫穷,他们的原生态,他们的美丽,到了灾难来临的时候,都成了致命的弱点。”

“原本很美的地方,现在却变成这样了,我非常难过。”恐惧、难过、后怕,这些情绪“一下子来了,不知道怎么梳理”,许剑光对探针说:“当时只想离得越远越好,能尽早回家。”

武警边防站与公安局距离不远,地震一发生,双方人员迅速集合到一起。“警方镇定地让游客趴在空旷的地上,紧紧抱住头。”

下午3点,警方决定将他们送到聂拉木县。当他们到聂拉木县政府大院时,彼时院中已有许多灾民,而沿路的居民楼已经倒塌。许剑光对探针说:“聂拉木县委有条不紊地开始了救灾部署,灾民避难帐篷已经支起来,棉被棉衣已备好。”当一行人去货架倒塌的超市购买必需品时,老板并没有哄抬物价。

一行人在车上度过漫长一夜。就在当晚,去哪儿网尼泊尔地震紧急救援小组,迅速联系到其客户许剑光,确认其安全信息,并随时保持联系。“他们联系了我好多次才联系上,”许剑光表示工作人员很负责。

在26日下午5点,大家徒步经过了危险的道路,“路上碎石很多,车辆难行,大家徒步走了两三公里”。随后,西藏消防、武警和当地干部备了一批大巴,“能去哪儿去哪儿”,许剑光表示警方根据当时实际路况调整线路,并不知道目的地。

地震生死书:从尼泊尔到北京的无眠56小时

图为许剑光拍摄的现场警方照片。

地震生死书:从尼泊尔到北京的无眠56小时

图为许剑光拍摄的现场消防人员照片。

地震生死书:从尼泊尔到北京的无眠56小时

图为许剑光拍摄的危险路段照片。

“夜晚12点左右出了一次车祸,车子陷进路上的沙土坑,司机被挤在车子里,几个老太太受了伤”,许剑光表示110迅速出警救援,无人员死亡。

地震生死书:从尼泊尔到北京的无眠56小时

图为许剑光拍摄的车祸现场照片。

随后他们到达海拔5248米的路面,随时提防着可能余震和掉落的石头,而那里刚刚下了一场大雪,天气极冷,路面全都结冰,根本无法通过。“如果无法通过,我们就在那里过夜了。”许剑光表示当时情况危急。

而在前方,特警们已经在铲雪通路。“当时眼泪都要下来了。”许剑光向探针表示很感动,“说是天职,但将心比心,在这样恶劣的条件下铲雪,是没法想象的。”

27日凌晨1点半,饥寒交迫的他们到达拉孜县,“已经两天没有吃过热的食物,当我们凌晨到达时,拉孜县政府准备了一顿热腾腾的饭菜。”

地震生死书:从尼泊尔到北京的无眠56小时

图为许剑光拍摄的拉孜县吃饭场景,这是他们两天以来吃的第一顿热饭菜。

已经40多个小时未眠的许剑光归心似箭,他连夜与同行游客联系了一辆车,到达机场时已是27日上午8点。原定下午6点40分到达,因北京突如其来的雷雨,许剑光一直到10点才出机场,从地震发生到最终返回,死亡的威胁和波折不断,许剑光已56小时无眠,双眼泛着血丝。

“很累,我知道自己现在不成人样,但我希望自己说的话能对他们有帮助。”在接受探针采访时,表示自己虽然已经脱离危险,但希望还滞留在尼泊尔的人能够得到帮助迅速回国。

“尼泊尔那边非常糟糕,加德满都损失比博卡拉更糟糕。比起现代化设施较完备的博卡拉,加德满都木质建筑较多,地震一来,完全倒塌。”许剑光表示,“我的许多朋友的通讯已经完全断掉,有一个朋友两天不敢喝水,因为不能上厕所。”

“许多人买不到票,而现有票价也很贵。从加德满都到北京,原来是五千块钱一个来回,现在是最少七八千飞回。如果不乘飞机,就只能陆路取道樟木口岸,但樟木口岸现在不通,连救灾物资都无法进去。被困在加德满都的人没有救灾物资,而那里日夜温差大,晚上是湿冷的。”许剑光通过朋友圈了解到,“到后来,一块塑料布都是奢侈的”。

“如果有关部门能够的话,尽可能安排多一些航班,或者让樟木口岸打通。我希望他们赶紧回家,希望他们平安,有足够的衣食供应。”最后,许剑光向探针表示希望大家得到及时的援助并顺利返回。

撰稿:探针/何安茹(探针微信公众号:news-probe)

地震生死书:从尼泊尔到北京的无眠56小时

在出发时,许剑光带上了一本《西藏生死书》。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sophiezou]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