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师40年自费拍重庆 10万张底片保存难欲求助

你还记得老重庆临江门层层叠叠的抗战房吗?你还记得有着“山”字形大门的菜园坝火车站吗?你还记得到个解放碑都叫“进城”时民权路、民族路、民生路、八一路是什么样子吗?……那些重庆城渐渐消逝的记忆,都被重庆摄影师彭世良通过40余年走街串巷的地毯式拍摄,保存在了近10万张底片上。然而,为了拍摄这些照片,他妻离子(女)散,辞去了曾经收入不菲的火车司机工作,成了人们口中“摄影穷三代”戏言的现实真人版,66岁的他,前后拖着二十几箱底片照片搬了七次家,现在还独自住在20多平方米的单间公租房里,生活窘迫之外,他更为家里众多照片底片保管不善整理困难而寝食不安,甚至想卖掉部分心血结晶来改善条件……

九龙坡区石桥铺转盘。

九龙坡区石桥铺转盘。

彭世良在查看底片。

彭世良在查看底片。

走进66岁摄影师彭世良位于重庆九龙坡区民安华福公租房的家,记者立刻感到一阵凉意,对于马上就要立夏的重庆来说,呆在这里挺凉快,但对于摄影师那20箱底片照片而言,这种凉意背后的潮湿却几乎是致命的。

彭世良告诉记者,这些照片是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他花费40余年时间近乎地毯式的记录拍摄而成,数量近10万张,不仅囊括了重庆主城所有的标志性建筑和绝大多数街巷,也有三峡库区已淹没的城垣街巷、文物古迹。然而,就是这些如谷歌街景地图般定格了重庆旧城记忆的珍贵底片,却和他的主人一起蜗居在狭小的公租房单间里,即将面临重庆最潮湿的夏天的考验。

一盒盒老式底片夹里,收藏着摄影家彭世良耗费40年时光拍摄的近十万张重庆老照片。彭世良住在20多平方米的公租房里,没有工作室,揭开床单摊开照片,床垫就是工作台。家里20多个纸箱收纳着重庆城渐渐远去的厚重身影。柜子里一个牛仔包装着彭世良最看重的3万多张底片,若是遇到失火、地震等突发险情,背起包包就能紧急疏散。

彭世良说,自己之所以用这种纪实性手法坚持拍摄了40年,最初却是源于一次同龄孩子的捣蛋:上世纪六几年那个 “除四旧”的时代,在彭世良家附近,他十分喜欢的波伦寺里面精美的建筑和雕塑被几个和自己一样大的孩子无情破坏了,当时看在眼里却不能阻止的彭世良直到现在仍旧觉得心疼。后来,当了火车司机的他收入提高了,接触到摄影后想到原来还有这样一种方式可以保存下他喜欢的东西。于是,彭世良攒钱买了自己第一部8元钱的长江牌120相机,见到什么喜欢的建筑都想拍,自此迷上了摄影。

据重庆市摄影家协会的资料介绍,彭世良不仅是重庆多次获得全国摄影大奖赛金奖的摄影家,更早于1987年就在当时的夫子池艺术馆(现解放碑世贸大厦位置)第一个举办了大型个人摄影展,展出照片近400幅,还应邀携影像专题《三国志》等远赴日本展出交流。

然而,原本早算功成名就的彭世良,因为拍摄这些照片点多量大,牺牲了很多的时间与金钱,为此还辞去了曾经收入不菲的火车司机工作,家人不理解,妻子离他而去,女儿也不愿与他往来,66岁了独自居住在20多平方米的单间公租房里生活窘迫。坐在逼仄的单间房里,彭世良回忆起近四十年的摄影生涯仿佛如梦一场,更让他发愁的,则是自己那20箱底片及照片,它们原本共有26箱,受困于经济原因他到处租房,拖着26个箱子搬了7次家,这过程中受潮、遗失6箱,让他十分心疼。

“受潮是最大的问题。”在彭世良居住的单间公租房里,记者看到,墙面已经被漏水和湿气浸泡得石灰脱落。因为底片量大也买不起防潮箱,彭世良将底片先用老式的底片盒装上,为尽量隔绝空气再用3—5层超市里的塑料口袋封上。

所幸900多幅照片已经由重庆出版社编辑成《三峡.永恒的家园》画册公开发行。但更多底片的抢救、保存、梳理,困扰着已经生活窘迫的摄影师。

因为是办的病退,彭世良每月退休工资不到2000元,生活每况愈下,开始萌生出售一部分照片所有权改善目前窘境的念头,也曾有外地商人想要花高价买他的近万张底片,但他又不愿这些重庆记忆流失外地,因为这些照片早已既是他的人生,也是他的骨血。如今彭世良年近7旬,自知已经没有能力管理保存好这批底片,想通过重庆晚报呼吁,希望有意愿的好心人或者机构能够为他扫描这些底片,留住电子档;同时为了继续梳理这些照片的价值,彭世良愿意出售一部分底片照片的使用权甚至版权。

那些泛黄却不能被模糊掉的重庆记忆,那些因变迁而日显珍贵的旧城影像……这些照片价值几何?

上世纪七十年代的解放碑,右边的商业大厦还在挖地基。

上世纪七十年代的解放碑,右边的商业大厦还在挖地基。

40年自费拍摄重庆老城 拥10万底片却被迫求助1991年、2010年江北区、渝中区、南岸区的旧貌新颜。

1991年、2010年江北区、渝中区、南岸区的旧貌新颜。

为摄影师彭世良募捐,圆梦留存重庆记忆,点击进入乐捐平台

重庆晚报摄影部副主任、影友会负责人陆纲告诉记者,彭世良40多年来以一人之力,自费全景式拍摄重庆人文地理风貌,耗费的财力和时间成本非常巨大,这些照片作为城市记忆对于正在巨变中的重庆而言非常珍贵,其长久价值难以估算,作者寻求获取经济利益任何时候也都无可厚非。然而,这些如谷歌街景般记录了海量老城街巷、过往生活场景的影像资料拍摄手法较为平实,多实证性而少形式感、艺术性,不像艺术类或商业类摄影作品能够立刻进入市场流通,需要经过更长的时间继续发酵才能最终显现其历史价值,所以在眼下并不能给摄影家本人带来更多的经济价值,反而会造成保管、整理等沉重的负担,这也是彭世良目前守着金山却窘迫不堪的现实原因。陆纲建议,彭世良可以试着和有志于保存或研究城市文化的个人或机构合作,先将重要的底片、照片进行扫描和数字化保存管理,授权收藏展览,然后再考虑挖掘展现它们的社会价值和经济价值。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ruobingche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