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政协常委花数亿元建抗日博物馆(图)

樊建川,58岁,四川省政协常委、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副秘书长、四川建川实业集团董事长

樊建川,58岁,四川省政协常委、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副秘书长、四川建川实业集团董事长

樊建川建的博物馆门口

樊建川建的博物馆门口

楚天都市报讯 □楚天都市报记者姚德春 通讯员严浩

出镜Face:

樊建川,男,58岁,四川省政协常委、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副秘书长、四川建川实业集团董事长。

“今天,瞻仰烈士之墓,致敬,三鞠躬!”4月15日上午11点,有着“中国民间收藏第一人”之称的樊建川的微博上,跳出这样一条信息,立即引来众多粉丝关注和百余条评论。彼时,樊建川正在武汉石门峰武汉抗战纪念园,向安葬在此的中国空军烈士英雄鞠躬悼念。

迷彩服、小平头、金丝眼镜,樊建川很干练。此行来汉,他主要是为石门峰筹建“湖北军民抗战纪念馆”出谋划策。今年,恰逢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楚天都市报记者在武汉对樊建川进行了专访,还应邀到四川安仁镇参观了他的建川博物馆。

耗数亿身家 建民间最大博物馆

樊建川有一大串头衔,但他最看重的还是“建川博物馆馆长”的称呼。

他下过乡、当过兵、任过教、做过官、经过商,人生经历丰富、传奇。34岁就当上了四川省宜宾市常务副市长,然而在1996年,刚干了两年副市长,他却辞官下海,到成都一家港资房地产企业打工。

经商一年后,他和几个朋友一起凑了100多万元资金,办起“建川房屋开发有限公司”,搞起房地产开发。2003年,已经身家过亿元的樊建川,在房地产事业蒸蒸日上时突然又作出一个决定:投资一座博物馆群落。

如今,以樊建川名字命名的“建川博物馆”,已经在四川安仁镇开馆近12年。该馆以“为了和平,收藏战争;为了未来,收藏教训;为了安宁,收藏灾难;为了传承,收藏民俗”为主题,分为抗战、民俗、红色年代、抗震救灾四大系列,设有30余座分馆,目前已建成开放的有25座,其中,仅以“抗战”为主题的馆就有8个,包括反映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下的军队、敌后民众八年抗战的“中流砥柱馆”,记录美国飞虎队的援华抗战的“飞虎奇兵馆”等,是为国内民间资本投入最多、建设规模和展览面积最大、收藏内容最丰富的民间博物馆。

一步入博物馆的区域,记者就被位于园区主干道旁的“中国老兵手印广场”所震撼。每座手印墙宽约1.2米,高约2.6米,采用腐蚀钢化玻璃将老兵红色手印表现出来。目前,共征集到4000余名抗战老兵的手模。在广场的一侧,竖着一块石碑,上面写着“国人到此,低头致敬”,让人顿感肃穆和尊敬。

在老兵广场一侧的“中流砥柱”馆,其规模居各馆之首,展厅面积为2435平方米,是一个桔红色的方形馆,位于主道路最前方,是游客参观的第一站。它以历史照片、资料、实物、文献以及地道战、地雷战、青纱帐场景复原或实景景观等方式陈列。再往前走,便来到“正面战场馆”,在场馆门前油菜地里,一个士兵手握步枪的雕塑,格外引人注目。这个士兵,被取名为“哀兵”,雕塑基座的解说词写道:“古语说:哀兵必胜。这位中国士兵面对着来势汹汹的日本侵略兵团,被迫地、沉着地、坚定地决定抵抗。”踏入馆内,上楼的台阶两侧,200余位在正面战场抗战中牺牲的爱国将领头像,挂满墙壁两侧。

为建博物馆,樊建川先后投入数亿元资金,有人管他叫“樊傻儿”。身边不少人问他,耗费那么多精力和金钱去搞博物馆到底是为什么?对此,樊建川解释说,他建博物馆绝非一时起意,而是与他一直热衷收藏有关。他5岁迷上收藏,人生的第一件藏品是自己幼儿园的成绩单。

与很多有钱的收藏家喜欢收集家具、字画不同,樊建川收藏的却是这个民族的苦难和精神。这些年,他收集过从垃圾堆里刨出的印着毛主席语录的脸盆,他还远赴日本收二战文物。从1990年代初起至今,樊建川收集的藏品已达800余万件,国家一级文物165件套,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是抗战文物。

日本老兵被他感动 六次赴川捐文物谢罪

“今年9月3日,建川博物馆群落里将再添一座新馆——侵华日军罪行馆。”樊建川说,今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为此他们通过众筹的形式征集侵华日军罪行馆的史料。

据介绍,此馆由日本著名建筑设计师矶崎新先生设计,建筑面积3500平方米,展馆以实物、图片、场景陈列从1931年到1945年日本侵略中国的罪行,用侵略者的侵略实物,证实其侵略罪行。为了收集侵华日军的罪行,樊建川多次前往日本,寻找参加过侵华战争的日本老兵。93岁的日本老兵盐谷保芳,得知消息后被感动,六次来到四川,为博物馆捐赠文物、忏悔谢罪。

近年来,随着建川博物馆的知名度越来越高,众多名人慕名前往参观。当建川博物馆正面战场馆落成时,台湾国民党荣誉主席连战专程为该馆题词;陆川拍《南京!南京!》来借道具,跟他聊到凌晨3点;杨锦麟 (微博)来录节目,他逼着杨换上“大有作为”的文化衫,吃回锅肉下白酒……

樊建川说,人生短暂,但他建的博物馆可以活100年、1000年,那是他生命延续的另一形式。“我曾和王石 (微博)说过,你的企业能存活100年吗?我的博物馆却可以。博物馆就像我的精神支柱,在工作和生活上给我前行的动力。”樊建川说,无论遇到任何困难,只要围着壮士广场走上两圈就能找到安慰。困难得过赵一曼、杨靖宇?困难得过王铭章?徐州会战王铭章守滕县,几千人战死,他以中将之躯与日寇短兵相接直至战死,才成就了随后的台儿庄大捷,我眼下的困难跟他们比就不叫困难了。“别人把自己比作‘房奴’、‘车奴’,我把自己比作‘馆奴’,我想在有生之年建100座博物馆来记录这个民族的历史。”樊建川说。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pennyhuang]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