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心之孙带鲜花鞠躬祭拜奶奶 曾在其墓碑上泼漆

冰心之孙带鲜花鞠躬祭拜奶奶 曾在其墓碑上泼漆

冰心的孙子吴山带着鲜花来到冰心墓祭拜 摄/法制晚报记者 刘畅

冰心之孙带鲜花鞠躬祭拜奶奶 曾在其墓碑上泼漆

本报2013年11月14日报道,红油漆在风吹日晒之下,大部分自然脱落(左上图为墓碑刚被涂抹时的情况)

冰心之孙带鲜花鞠躬祭拜奶奶 曾在其墓碑上泼漆

本报2014年4月4日报道,碑上的红油漆因风化已明显褪色

法制晚报讯(记者 王晓飞)“奶奶,我来看您了。”冰心之孙吴山向墓碑深深地鞠了一躬,这是自2012年他向冰心纪念墓碑用红油漆涂字后,3年来首次回陵园祭奠爷爷奶奶。面对冰心与吴文藻的纪念墓碑上已经不太清晰的红油漆痕迹,吴山承认此前行为过激。

“您放心,我肯定会回来给您清理干净的。但现在家里的官司不断,母亲又重病,实在抽不开身。”吴山说。

而吴山在奶奶墓碑前“泼漆”,正是缘于和父亲的家庭纠纷。据《法制晚报》记者了解,此前吴山被父亲告上法庭要求腾房,3月20日法院一审判决吴山60日内腾房,对此,吴山表示他将上诉,不然会无家可归。

祭奠 冰心之孙 “泼漆”后首来鞠躬祭拜

昨日下午4时,已是满鬓白发的吴山,穿着一身黑西服,在朋友的陪伴下来到长城华人怀思堂,在冰心与吴文藻的纪念墓碑前,献上了一束手捧花,并在纪念墓碑前深深地鞠了一躬。

由于时隔久远,纪念墓碑上被吴山用油漆刷上的大字“教子无方 枉为人表”,如今在风吹日晒之下大部分褪色。原来的字迹已经看不出来,只剩下几道浅浅的淡红色痕迹。

“我马上面临着无家可归,那个时候我就搬到您墓碑前,天天守着您。”吴山说,他还是相信法律公正。

在诉说了近10分钟后,吴山在亲属的陪伴下,乘车离开陵园。

冰心子女没来祭奠 纪念园冷清

对于吴山的突然到访,长城华人怀思堂经理李杰并不吃惊,“他能来看看就不错了。这三四年来,他是我见过的唯一来陵园祭奠的冰心后人。”

“除一些媒体每年清明节前后会电话询问一下冰心纪念碑的情况,没人再关心这些事了,包括她的子女们。”李杰介绍,早前清明,怀思堂会按冰心女儿吴青的意思,派一辆奥迪车去接吴家人祭拜。“后来怀思堂没车了,也没见吴家人再来过。”

记者在园区内发现,墓园通往冰心纪念墓碑的一条小路上,已经不见了往日的护栏,李杰称,现在园区生意不景气,由于常年没有经费修葺,护栏已经坏损,园区索性就将护栏拆掉了。“这还不算什么,这几间房子几乎天天往下掉瓦片。”李杰指着办公室的房子及身后的几间纪念馆称。

出于安全考虑,陵园也不再接纳来自学校的“爱国主义教育”申请,李杰称,“怕孩子出事”。

缘由 吴平诉前妻和儿子 要求腾房

2013年,冰心之子吴平起诉其前妻陈凌霞,要求腾退位于石景山一处住房。

吴平称,2012年5月15日,一中院终审判决他和陈凌霞婚姻关系终止,判决书中明确位于石景山的这套房屋归其所有。

除陈凌霞之外,吴平还追加其子吴山为第二被告,吴平起诉称,该套房屋自2005年双方分居至今,一直由陈凌霞占有。为防止他入住,陈凌霞将房屋防盗门更换。在法院确认双方婚姻关系终止并明确房屋归属的判决生效之后,陈凌霞仍拒绝将房屋归还,致使他晚年居无定所。

记者多次拨打吴平电话,但对方均未接通,此前开庭时,吴平的代理人曾告诉本报记者,目前吴平为一人居住,不希望外人打扰。

对于父亲的起诉,吴山和其母亲陈凌霞认为,陈凌霞从未去过石景山的涉案房屋,没在内居住过一天,甚至不知道房屋的具体地址,更别提更换防盗门钥匙了。

吴山拒腾退 认为有居住权

“当初这套房子是我和吴平向单位要的房子。”年逾七十的吴山母亲陈凌霞激动地告诉记者,当时为了给儿子吴山找一套婚房,她和吴平特地向单位提出申请。

陈凌霞介绍,2003年,房子分下来那天起,夫妇两人就没有去过,“都是吴山装修、居住,当时他爸爸吴平也同意。”

对此,一审法院调查证实,陈凌霞确实没有到过诉争的那间房子。

吴山称,“因为有了石景山的涉争房屋,这么多年,我也没再买房子,现在父亲让我腾退,我就无家可归了。房子是父亲的无可争议,但他承诺让我居住,我应当享有居住权。”

吴山的律师也认为,吴山应当享有居住权,并向法庭提交了包括物业在内的多份证言,证明吴山在父母离婚前便开始居住于此。

判决 吴山60天内腾房归还给父亲

《法制晚报》记者了解到,3月20日,法院一审判决吴山在60日内腾退、搬离房屋,并返还给其父吴平。

法院审理后认为,吴山自认居住使用涉案房屋,应对于其具有涉案房屋的居住使用权等事实承担举证责任。但其未就主张提供有效证据,因此不能认定吴山对于涉案房屋的相应权利。

拿到判决书后,吴山一直没敢让母亲知道,“她前两天腿摔了,血压太高,而且癌症疑似扩散,我怕她受不了。”

而对于判决,吴山也表示坚决上诉。吴山称,起诉并非父亲本意,他说他想见见父亲,却一直得不到回应。“他也一身病了,毕竟是父子,我也想为他尽孝。”

2012年5月31日,吴山在冰心、吴文藻夫妇的纪念碑上,用红漆刷写“教子无方枉为人表”八个字,并由朋友上传到网络,引起轩然大波。吴山此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奶奶冰心的纪念碑上写字是因家庭纠纷无法解决,出于无奈希望引起社会关注。

2012年10月31日,北京长城华人怀思堂起诉吴山。同年12月17日下午,延庆法院主持调解,双方自愿达成协议,吴山同意2013年5月份之前清除墓碑上的字迹。不过,吴山至今没有清理墓碑上的涂鸦。

据了解,长城华人怀思堂纪念陵园1999年建立,除骨灰存放外,陵园还设有夏衍、田汉、叶圣陶、曹禺等文学巨擘文化名人的纪念碑,冰心的部分骨灰也安葬于此。

文/记者 王晓飞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yaliha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