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员自杀主因是对自身处罚后果不明的选择

国内评论腾讯新闻独家稿件兰毅2015-04-01 14:20
0

江苏无锡市委副书记蒋洪亮跳塔自杀,再度引起公众关注:官员为什么会自杀?

在中国数量庞大的自杀群体中,官员群体近年来异军突起,蒋洪亮不是孤例。根据媒体统计,自2003年8月至2014年4月初,不足11年的时间,被各级官方认定为自杀的官员达112人,涉及26个省份,级别从省部级到普通科员不一而足。

官员为什么自杀?官员自杀与反贪腐是否存在关系呢?

官员自杀当然与权力有关,因为官员所能控制或者争取的资源就是权力。全世界官员体系中,未曾听闻因获取权力失败而自杀的案例。毕竟权力与生命的砝码相比,生命仍然可贵。

那么权力与官员自杀到底有什么关系呢?

第一种关系:权力不会导致官员自杀,但会诱使甚至创造环境让官员自杀。

这绝不是怂人听闻。因为当官员的升迁、调职、加薪等等能够作为激励动力的所谓正能量启动者,主要取决于上级意志时,官场生态和工作的环境也开始受到上级意志的影响。

在官场政治生态比较恶劣的地方,官员的人格和心理实际上遭受的是双重的折磨。“献妻晋职”、“不跑不送,原地不动”等官场潜规则代替了正常的组织原则,导致部分官员工作上唯唯诺诺,以避免出错为最高准则,生怕被领导斥责、被同事抓把柄、被组织“凉拌”,更有甚者将正常的上下级关系扭曲为事实上的人身关系,以大哥和小弟等江湖规则作为官场基本关系准则。

这样的政治生态下,独立的个人人格何在?“仕途路窄官难升”“一入侯门深似海”,当独立的人格关系不存在或者公平的升迁机制受阻,长期的负面环境必然刺激抱有“经世济民”的官员群体,随之而来的则是官员抑郁症高发甚至自杀。

第二种关系:反腐败行动中的安全事故,成为腐败官员自杀的主要因素。

官员群体在纪委和检察院采取立案措施之前自杀的案例极其罕见,大多数发生在纪委或者检察机关对其采取立案措施之后,此类的自杀一般称之为办案安全事故。

如中央纪委于2012年曾专门下发《关于近期部分地区发生办案安全事故的情况通报》,就是为了防止官员在被采取强制措施后自杀。

此类安全事故的背后,是犯罪人员包括官员群体失去自由之后的心理应激现象,在犯罪分子中普遍存在而不仅仅是官员群体中存在。

第三种关系:腐败并没有案发,但反腐败不透明引发的自杀。

如果说官员被抓自杀是因为安全事故因素,那么还有一类自杀则属于典型的畏罪式自杀。典型的如2007年天津政协主席宋平顺自杀事件。

这类自杀的主要因素,则是因为官员心里有鬼,而对自身腐败被查处将要造成的后果丧失了理性判断,因而出现的自杀行为。

当然,我们可以在这类官员自杀行为中,增加诸如避免发生地位滑落造成的羞辱,起到消除罪证、保护同僚甚至保护部分不法收益的动机设想,但实质上自杀的主要动机仍然是对反腐败打击前景不透明或者说认为腐败处罚后果超出了自身承受极限,引起的自杀。

毕竟,腐败是对财物等资源的权力扭曲,与杀人等恶性犯罪行为还是有本质区别。既然杀人犯并没有成为自杀特殊群体,官员自杀的主要因素仍然是对自身处罚后果不明的一种选择。

腾讯新闻特约评论员:兰毅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wenxinpu]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