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航“最后8分钟”:副驾驶多次怂恿机长上厕所

当地时间3月26日,德国之翼航空公司失事客机救援现场发现遇难者遗体。据了解2015年3月24日,德国之翼航空公司一架由西班牙巴塞罗那飞往德国西部城市杜塞尔多夫的空客A320客机在法国南部坠毁,现场无人生还迹象。

当地时间3月26日,德国之翼航空公司失事客机救援现场发现遇难者遗体。据了解2015年3月24日,德国之翼航空公司一架由西班牙巴塞罗那飞往德国西部城市杜塞尔多夫的空客A320客机在法国南部坠毁,现场无人生还迹象。

中新网3月30日电 综合报道,29日,针对德翼空难的调查目前仍继续,更多细节浮出水面。调查显示,涉嫌蓄意制造空难的客机副驾驶安德里亚斯·卢比茨家中有治疗心理疾病的药物,其本人或有眼疾。媒体披露了坠机前的黑匣子录音,揭露了当时内情,机长被锁在门外后,曾试图斧劈舱门闯入。

副驾驶疑患抑郁症及眼疾

27日,参与搜索调查的德国检方人员公布重磅消息:有证据显示,客机副驾驶卢比茨在客机失事当天本应请病假,但他可能刻意向他的上司隐瞒了病情,照常执飞。

德国媒体28日披露,德国调查人员是在搜查德国西部杜塞道夫市卢比茨住宅时,发现并查扣了若干“治疗心理疾病的药物”。

报道引述高层调查人员的话说:“现年27岁的卢比茨接受过若干神经学和心理学专家的治疗。”

报道称,没有证据可证明,卢比茨有毒瘾或酒瘾;但他的压力过大,有严重的忧郁心理。不过法国和德国调查人员在记者访问时,都不愿证实或否认此报道。

此外,《纽约时报》报道引述两名知情官员的话说,卢比茨曾寻求治疗视力问题,而这种视力问题可能对其驾机能力构成影响。

报道称,尚不清楚卢比茨眼睛的问题有多严重,也不清楚眼疾与他的心理问题是否存在关联。了解调查情况的人透露,官方目前还未排除因视力问题而产生心理影响的可能性。

德国一家医院证实,卢比茨最近曾在该医院就诊,但是否认有关他接受抑郁症治疗的报道。检控官还表示,没有证据显示卢比茨的行为带有政治或者宗教目的,他们也没有发现遗书。

卢比茨前女友曾表示,卢比茨去年曾说要做一件“大事”,还透露卢比茨在工作上和私下“判若两人”,晚上常常做噩梦。

但法国官员28日表示,卢比茨的“人格问题”是目前空难原因调查的一条“可靠线索”,但并非唯一的可能性。调查正在取得进展。但是目前尚缺乏某些可以推断出完整事故原因的“技术因素”。

该官员补充说,不应该忽略“技术事故”这一调查方向,“现在我们无权排除任何假设。”他认为,调查人员的职责就是查明飞机坠毁的原因,给遇难者家属一个交代

“最后8分钟”细节浮现

调查人员从现有的信息中发现,卢比茨故意将机长锁在驾驶舱外,并连续8分钟降低飞行高度,最终使得飞机撞山坠毁。而当机长试图重新进入驾驶舱之际,驾驶舱里“沉默无声”。德国《图片报》28日公布了失事的德翼航空公司飞机黑匣子的最新录音。

根据录音显示,机长桑德海默曾表示,自己从巴塞罗那起飞前没有时间去卫生间。他在飞机进入巡航阶段后,指示卢比茨做好在杜塞尔多夫降落的准备,随后要求卢比茨接管飞机,并起身出门。

在机长离开驾驶舱后,客机开始下降。随后空管人员试图联络飞机,但未收到任何回应。自动报警信号的声音在舱内响起。

不久舱门传来巨大的击打声,机长在此后的8分钟内不断敲击呼喊“看在上帝的份上,打开门”,尝试进入驾驶舱。

媒体称,黑匣子录音里“可以听到用斧子砸门的声音”,还有机上乘客的尖叫。机长在飞机坠毁前发出了最后的呼喊“把该死的门打开”,但舱内的卢比茨始终保持沉默,呼吸正常,直至客机撞山。

调查人员试图找到让卢比茨想独自掌控客机,并让它在阿尔卑斯山坠毁的动机。有知情人士表示,卢比茨放假时会在阿尔卑斯山区玩滑翔翼,因此对这个区域很熟。

法国媒体称,卢比茨9岁起放假时就会跟双亲参加当地的飞行俱乐部。这一俱乐部的地点离坠机地点附近的村庄勒韦尔内仅有69公里远。

卢比茨前女友则表示,如果卢比茨蓄意坠机,“那是因为他明白因为自身健康问题,他想在汉莎航空担任长程飞行员的梦想几乎不可能实现”。

遇难者家属赔偿金或无上限

28日,在坠机现场附近的法国小镇迪涅莱班,人们举办了纪念活动,向遇难者致哀并对他们的家人表达支持。德国则宣布,将在4月17日为150名罹难者举行全国哀悼仪式和追思礼拜。

当地政府发言人表示,这项仪式将在德国西部科降大教堂举行,届时总理默克尔和总统高克都将出席。罹难者亲友和相关国家代表都在邀请出席之列;此外,任何希望表达哀悼之意的人士都可出席。

在阿尔卑斯空难中遇害的一名英籍乘客的父亲布拉姆利则向航空公司发出呼吁,希望航空公司应该变得更透明,飞行员应该得到“恰当的照顾”。

“我们将自己以及孩子们的生命都交到了他们手上”,他说,坠机的动机和原因“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绝不应该再发生;“我的儿子和飞机上的每一个人永远都不应该被遗忘”。

在谈到他的儿子时,布拉姆利说:“因为这次撞机的严重程度,我不能再找回他,也不能带他回家了。”他说:“我和我的家人将会一直来这里探访他。”

28日德翼宣布,将向遇难者家属提供资金援助,协助他们应付短期花费,每名遇难者的家属可得到最多5万欧元。

德翼发言人说,遇难者家属不必偿还这笔援助金,德翼接下来还会为这起空难另外付出赔偿金。汉莎航空也指出,这笔钱只是“初始支付”,汉莎航空今后还会承担“应付份额”。

专家指出,如果证实此次空难是卢比茨故意所为,那罹难者家属索取的赔偿金额将没有上限。

斯旺西大学法律学院研究航空法的讲师莱卢扎斯说:“对遇难者的赔偿将是无上限的。从航空公司的角度来看,他们很难逃避对死亡乘客的责任。他们没有任何可辩护的理由。”

据《蒙特利尔公约》,每起空难的索偿上限为每名死难者约16万美元,不过家属也可入禀法院,要求航空公司支付更多赔偿,但他们必须证明航空公司对空难负有责任。

德国《每日镜报》则引述一名航空法专家的话说,德翼的母公司汉莎航空接下来将面临向每个遇难者家属支付数十万甚至数百万欧元的赔款。

背景:德翼失事客机副驾驶卢比茨健康状况概要

2009年:据德国《图片报》引述的汉莎航空医疗档案,卢比茨在20多岁时遭受“抑郁和焦虑症”困扰,暂时飞行训练,经过18个月的治疗后恢复训练。

2013年:汉莎航空公司资料显示,卢比茨以优异成绩获得飞行员资格。

2013至2015年:《图片报》引述的医疗档案指卢比茨需要“定期进行特定的医疗检查”,但未透露具体细节。

2015年2月:卢比茨在杜塞尔多夫大学医院接受医疗诊断,未透露具体病情,院方表示其并非忧郁症。

2015年3月10日:卢比茨再次到杜塞尔多夫大学医院求诊。

2015年3月24日:卢比茨被认为蓄意令德翼空客A320客机坠毁,包括他在内的150人遇难。

2015年3月26日:检控官宣布,在卢比茨位于德国的住址找到了两张被撕碎的病假单。

2015年3月28日:德国媒体披露,调查人员是在搜查德国西部杜塞道夫市卢比茨住宅时,发现并查扣了若干“治疗心理疾病的药物”。

事实+

飞行员焦虑症发病率高于常人

“平时能不能飞是个人感觉,飞行员体检未必能完全发现心理健康问题。”据一线飞行员介绍,航医平常主要关注飞行员身体指标。日常生活工作压力,飞行员们主要是通过休假、疗养来缓解。

中国民航卫生部门工作人员介绍,航空业具有不确定危险性,飞行员长期处于潜在的恐惧和不安全情绪中。飞行员工作时间长和不规律、饮食不规律、夜航以及跨时区长途飞行等,会出现睡眠缺失、饮食不规律以及疲劳等问题,这些因素使民航飞行员长期处于高度心理应激中,影响身心健康。

据我国一家知名航空公司的统计数据可知,该公司在1998年至2006年各科医学停飞的97人次中,神经精神科排在第2位。陕西师范大学心理学院晏碧华等,在2012年发表在《中国民航飞行学院学报》上研究亦显示,我国飞行员中神经衰弱是常见疾病,一项对1123名飞行员的调查显示,神经衰弱的患病率为10.2%。焦虑症、抑郁症也是飞行员常见心理疾病,国外飞行员焦虑性神经症的发病率为5%。民航飞行员的焦虑水平显著高于国内一般成人,并且副驾驶的焦虑水平明显高于机长。(腾讯新闻综合羊城晚报报道)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dayang]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