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藏家首度回应 只字不提坐佛所有权争议

荷藏家首度回应 只字不提坐佛所有权争议

最近一尊在匈牙利展出的肉身坐佛,疑为中国福建被盗的“章公六全祖师”肉身像,引发人们的热议。坐佛荷兰持有者的发言人当地时间23日下午向新华国际客户端驻海牙记者发来声明,称鉴于当前媒体报道“看似转向不利”,收藏者决定收回出借的佛像,不再将其用于博物馆巡展。声明只字不提所有权争议,称关于佛像的科学研究还在继续。

荷藏家首度回应 只字不提坐佛所有权争议

新华国际客户端记者收到的这份声明用英语写就,未提及收藏者的国籍与姓名,仅称其为肉身坐佛“所有者”,是一名中国早期艺术品的狂热收藏者,从事中国艺术品收藏近30年。

声明说,佛像“所有者”于1996年年中获得这尊佛像;佛像上一个“所有者”于1994年年末至1995年年初在香港从“一名真诚的中国艺术朋友”手上获得这尊佛像,并于1995年年中将这尊佛像从他在香港的工作室运到阿姆斯特丹的住所。

值得指出的是,声明所言佛像出现在香港的时间(1994年年末至1995年年初)和佛像抵达荷兰的时间(1995年年中),都早于中国福建省三明市大田县吴山乡阳春村村民发现佛像被盗的时间(1995年农历十月廿四日)。

荷藏家首度回应 只字不提坐佛所有权争议

但是新华国际客户端记者注意到,声明未提及上述交易的月份和日期,未附加任何相关证明文件。

声明还说,“所有者”在1997年年初为佛像做了X光检查,同年7月做了碳14年代测定,从此确定佛像的年代可推至宋朝。此后,研究人员开始更进一步研究。通过研究工作及与博物馆展开合作,这尊佛家“全身舍利”逐渐为公众所知。大部分科研现已完成,研究团队正在等待详细的科研结果。有关结果将被仔细评估、阐释,并在不久的将来公开出版。

荷藏家首度回应 只字不提坐佛所有权争议

声明说:“我们不曾预料到媒体会如此炒作。最初欣快的媒体气氛变得看似转向不利。此外,中国佛教信众显然也对这尊佛像的展示、安全措施、运输路线及方式越来越关注。因此,‘所有者’考虑到这些关注,决定从博物馆巡展撤回这尊出借的佛像,至少目前如此,以便能够平静地、审慎地评估这一出乎意料的情况。”

声明没有署名,发送者名为埃里克·布鲁因。荷兰德伦特博物馆策展人范菲尔斯特伦向新华国际客户端记者确认,此人一直是这尊佛像研究项目的负责人,也是佛像“所有者”的发言人。该声明是记者的提问被范菲尔斯特伦转交5天之后,佛像持有者第一次对媒体表态。

荷藏家首度回应 只字不提坐佛所有权争议

新华国际客户端记者向范菲尔斯特伦求证上述声明所言、尤其是交易年份是否属实,范菲尔斯特伦回答说:“佛像‘所有者’有权撤回他出借的佛像,也有权发表声明。我相信他是经过非常、非常认真的思考,才向你发送了这份声明。我们都知道声明中提到的年份非常关键,但是博物馆对此无权评判。”

对这个声明怎么解读呢?

善意获取&尽职调查

正在荷兰阿姆斯特丹大学法学院研读文化遗产法的中国博士研究生刘作珍说,从声明首先可以看出,佛像持有人是一名职业收藏家。职业收藏家理应对文物性质和文物买卖有较高的认识水平,法律对他的要求也比一般人高。当所持文物面临所有权争议时,职业收藏家的回应是用尽职调查的证据澄清事实。遗憾的是,这份声明没有提供尽职调查的证据。

中国和荷兰都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1970年《关于禁止和防止非法进出口文化财产和非法转让其所有权的方法的公约》缔约国,但荷兰是在2009年7月17日缔约,所以对荷兰私人藏家1996年购买佛像一事并无法律效力。

至于国际统一私法协会1995年《关于被盗或者非法出口文物的公约》,荷兰政府于1996年签署该公约,但荷兰议会还没有批准,所以这个公约对荷兰也不具备法律约束力。

荷藏家首度回应 只字不提坐佛所有权争议

刘作珍对新华国际客户端记者解释说,虽然两个重要国际公约不适用于荷兰这一案例,但荷兰持有者获得这尊佛像的行为应受荷兰《民法典》约束。荷兰《民法典》规定,文物获取者必须对其获取文物的行为做尽职调查,其中一个重要方面就是排除文物是被盗文物的可能性,否则其获取行为就可以不被视为善意获取。排除被盗文物方法可以通过查询被盗文物登记系统,也可以咨询有关机构。刘作珍解释说:“如果他查了,而这尊佛像没有在查询系统内,则对我方不利;如果这件文物已经在公安局备案,而他没有查,那就对他很不利。”

围绕肉身坐佛所有权争议,目前的焦点是证据、法律,以及围绕证据和法律进行正规的实质性交涉。

荷藏家首度回应 只字不提坐佛所有权争议

言之凿凿Vs铁证如山

福建村民是1995年农历十月廿四日发现佛像被盗,被盗具体日期不得而知。荷兰收藏者的声明特别指出所持佛像在1994年年末就出现在香港,是在暗示此佛像非彼佛像。毕竟村民不大可能事隔近一年才发现佛像被盗。

到底是不是同一尊佛像?荷兰《民法典》保护公民财产所有权,记者可以提出要求,但佛像持有者只有义务对管理部门或执法机构举证。

据了解,荷兰文化部下属文化遗产督察局负责协调文物所有权争议,如果中国政府或福建村民团体向督察局正式提出佛像所有权争议,那督察局就可能要求佛像持有者举证。

此外,如果中方手上铁证如山,证明这尊佛像就是被盗佛像,那么,这份声明中有关佛像什么时间出现在哪里的言之凿凿,也就不再重要。

荷藏家首度回应 只字不提坐佛所有权争议

“占有时效”是一个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荷兰《民法典》有关“占有时效”的条款规定,持续、公开、非暴力、未被争议地占有他人财物,期满20年,可取得该物所有权。也就是说,原有者如在物品被盗之日起20年内未提出归还要求,则新持有者即便当年是恶意占有,也可获得该物所有权。

因此,如果这尊佛像就是被盗佛像,那中方应在2015年至2016年即佛像发现被盗并被他人占有满20年之前,尽快向荷方明确所有权争议的存在,使得佛像持有者无法援引“占有时效”条款。(完)

(新华国际)

事实+

媒体再探宝像极似被盗文物

据当地村民介绍,被盗的福建宝像有两处明显破损:宝像左手虎口处和宝像的脖子。

2015年3月18日,新华社记者再次参观探“肉身坐佛”,发现宝像左手虎口处的确有一个不规则的圆形点,呈淡粉色,其色彩与周围明显不一致。这个圆形点很小,也不大醒目,如果不去有意识地看,不容易注意到它的存在。仰望宝像的脖子,在暗淡的灯光下,脖子处于背光处,隔着宝像四周的玻璃,一时无法判断脖子上到底有无裂痕。这既有距离的因素,也有光线的因素。另外,脖子根并未镀金,呈非光滑状,所以就更增加了辨别的难度。但既然说到宝像的额头碰到过台阶。但记者发现额头上依稀可见磕碰的痕迹,还有细小的裂痕,这裂痕是否为当时的磕碰所致,那就不得而知了。

还有很多相似的细节,如宝像内高僧坐垫上的文字显示,高僧是“章公六全祖师”,从名字上,这与阳春村失窃的“章公六全祖师”完全一致。据阳春村族谱记载,章公祖师显化于宋(公元960年-公元1279年)时,而荷兰科学家研究发现这尊佛像生成于公元11世纪到12世纪。佛像的坐垫上也清楚地记载“章公六全祖师”的字样。阳春村村书记林开望说,村里的老人都说这尊佛像是真人真身坐化的,而且佛像被盗时,坐垫也被一起盗走。(腾讯新闻综合新华国际、北青网报道)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honeyzheng]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