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70后主官代表从政轨迹:多调研弥补经验不足

地级市(州),中国行政层级的中间层,在整个架构中起着承上启下的作用,担任这一层级的党政主官,上要吃透上级精神、落实上级部署,下要直接面对复杂多样的基层问题。这也是特别能锻炼人的岗位,大批年富力强的干部被组织放到这个岗位锻炼,其中包括一批“70后”。在这次全国两会上,有13名70后地市(州)的书记、市长(州长)以全国人大代表身份而来,由于他们的本职工作,他们提出的议案、建议往往既能代表本地区的呼声,又能立足全国大局。他们是谁?他们履职情况如何?

专家观点

“年龄不应该是个问题 关键要充分发挥才干”

对于近年媒体频繁报道“最年轻市长”、“最年轻书记”现象,国家行政学院教授许耀桐说,对重要的岗位而言,年龄不应该是个问题,要看个人学识、能力,以及与岗位是否匹配,“只要适合这个岗位,即使年轻点,有什么问题?”

许耀桐认为,年龄大的干部往往阅历更丰富,处事更沉稳,但年轻干部相对思想活跃,接受新东西来得快,从这个角度上说,提倡一个班子要注重老、中、青的搭配。反过来说,一些干部虽然年龄较大,但仍能胜任这个岗位,也应该考虑提拔。

中央党校党建教研部主任王长江也表示,不必把党政干部的年龄问题看得太重,“重点不在于年轻不年轻,是70后还是60后,而在于能不能使领导干部的才干得到充分发挥。”改革开放初期,提出“干部年轻化”很有意义,但随着时代进步,现在再谈这个问题,要从系统角度去思考干部队伍建设问题,干部选用“制度化”才是最重要的。

在全国人大代表中,有一个特殊群体,他们是70后的地级市市长、市委书记们。作为政坛“新生代”力量,他们是地方“实权派”,同时又作为全国人大代表赴京参加“两会”,履职建策,监督政府。他们年龄相仿,均在42-45岁之间,从基层、国企、高校等不同的起点出发,到最后主政一方,又有着许多相似的履历特征。在今年全国两会上,这个群体人数共有13名。

个性素描

云南玉溪女市长饶南湖

乐意接受新事物 常用APP处理公文

全国人大代表饶南湖是一位“博士市长”,先后在福州大学、江西财经大学、云南大学深造,拿到经济学开放理论与政策研究方向博士学位。毕业后,她进入云南省阳宗海发电有限责任公司工作,1996年6月后任该公司团委书记,开始16年团委工作的职业生涯。2012年8月,她从共青团云南省委书记的职务上调到地方任职,先是任玉溪市委副书记,次年3月当选为该市市长。

热闹的市政府领导班子微信群

此次参加全国两会,扶贫是饶南湖最关心的问题之一。目前,玉溪有24万人需要脱贫。她建议国家将元江、新平、峨山、易门、华宁5个哀牢山区、革命老区县纳入到国家扶贫攻坚“十三五”规划,按有关政策给予重点扶贫。

这几天,饶南湖在会议休息间隙时,还不忘用电子政务A PP处理公务,以及用微信与玉溪的干部、居民们交流。“学习创造生产力”,这是她最热闹的一个微信群,除市政府领导班子成员、相关部门负责人外,玉溪市委书记罗应光也在其中。

“仙湖卫士”、“一泓净水”等微信群主要议题是抚仙湖保护。她手机上还有“党委一支部”、“青年创业志”等功能明确的微信群。“虽然在北京,但大家每天的工作,我还是能够了解到”,饶南湖指着微信群里的图片说,这几天天干物燥,副市长、市政府副秘书长都带队分头去检查安全生产、森林防火了。

想让百姓用手机享受政府服务

身为一个年轻干部,饶南湖很乐意接受新生事物。早在七年前,她在任云南团省委书记时就开通博客与网友交流。2013年6月开始,在她推动下,玉溪市政府尝试运用移动社交新媒介,市、县区政府、市政府组成部门开通一批微信群,搭建干部群众沟通平台,目前玉溪已建立100多个微信群。去年,玉溪市在云南省内率先实现移动化办公,电子政务手机端A PP开通使用,实现随时随地可用手机处理公文。“我看到待处理的文件,同意的只要输个密码就能形成签名,作为阅批件进行处理”,饶南湖说,就算是下班时间,也能够处理一些公文类的政务。

谈到当初为何想要推进电子政务工作,饶南湖说“想用年轻人的方式创新一些工作方式方法,好为社会多做一些事情”。虽然玉溪市电子政务这块取得一些成效,但饶南湖觉得还不够好,“现在通过电子政务系统,党委政府内部沟通、办事还可以,但电子政务系统的社会服务功能还是弱了。”她希望下一步老百姓直接用手机软件就能享受到政府服务,直接就可以去办证缴费。

之前有媒体报道,广州、深圳、佛山率先成为微信“智慧城市”,医疗挂号、违章缴费、社保缴费,甚至报税都可以在微信上直接处理。这引起饶南湖的很大兴趣,她说要尽早去深圳学习一下。她也笑言“电子政务好是好,但就是老用手机太伤眼睛,这两年眼镜度数高了几十度。”

对于这几年,媒体上多次出现的“最年轻市长”的新闻,饶南湖并不为所动。

多请教多调研弥补经验不足

“别人认为年轻干部是光环,对我来说没有这种优越感。”她坦言,年轻干部被媒体关注,自己头脑要清醒,不要觉得飘飘然。有这样的平台是组织的重托,百姓的信任,不是说自己的能力就怎么样,要珍惜好这个为社会服务的平台。自己作为年轻干部,要多学习、多请教、多调研、多深入基层,弥补自己经验上的不足,“外部评论什么,没必要自己去对号入座。”

江西新余市委书记刘捷

强力推行车改 年节省3058万元

生于1970年的刘捷曾经创造多个“第一”:2008年8月,38岁即出任湖南省商务厅厅长,是全国第一个70后省级政府部门主管;2012年2月,当选江西新余市市长,系当年江西11个设区市中最年轻市长;一年半后任新余市委书记,又成为江西最年轻的地级市市委书记,也是江西省内唯一一位70后地级市一把手。因为年轻,让他聚焦更多社会关注的目光。

谈及身上“最年轻”的光环,刘捷笑说,年龄只是个人经历的表现,跟职务、级别没有必然联系,关键是把本职工作干好,“要总是生活在别人的注视和眼光里,你不觉得太累了吗?没必要。”

车改没有退路可言

去年初,新余率先在江西省内试水公务用车制度改革。强力推行公车改革,是这位拥有博士学位的书记上任不到半年后的“第一把火”。在3月5日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江西代表团开放日上,刘捷介绍,通过一年试点,2014年新余市公车购置和运行费同比上年减少3058万元。

但在他看来,这并不是厉行车改的最终目的。“从我的经历来讲,(车改)并不是一件特别难的事情,就是一个决心和统一思想的问题。”在国有企业、省直部门积累的工作经验,使刘捷一直相信车改只是个突破口,“并不是为了那点钱、那几台车”,重点是在于推进伴随公务用车的预算制度、财政分配制度、人事制度等综合性改革。

“规矩得先立起来。”刘捷说,比如政府部门要裁撤冗员,但这个人是给领导开车的,怎么裁?“车改只能成功不能失败,一定不能有退路。”车改之后,新余市本级裁掉1500多名临时工,其中司机就有500多人。政府部门三公经费全部挂网公开,去年减少48%,新余市公务员群体购车比例明显增加,“我身边好多局长都自己开车,包括我的秘书长。”

腐败主要在于个人

去年6月,全国政协原副主席、江西省委原书记苏荣落马,引发江西官场地震,新余这个江西最小的地级市成为“重灾区”,半年内三任市长被查。“他们的贪腐问题主要在于个人,不代表新余官场系统性塌方。”刘捷说。

作为新余市的一把手,在政坛动荡期,他一方面要积极配合办案,“如果是市里监督管理暴露出来的问题,要按照上级要求,该查处的查处,该整顿的整顿。”另一方面,在他看来,这确实给新余起到警醒作用,必须扎紧制度的牢笼,“(新余)好像是重灾区,但新余不是滋生腐败的土壤,反腐并没有对新余经济社会发展产生负面影响。”

8小时外是普通百姓

2013年4月,新余市民张火保家中产下三胞胎,三个孩子随后被诊断患病,时任新余市长的刘捷专门去张火保开的小餐馆吃米粉,被网友拍下,随后引起热议。去年8月,刘捷利用周末时间参加志愿活动,在山林中捡垃圾,又被网友“偶遇”,一度被质疑“作秀”。

“这说明大家很关心你,实际上也是对我的鞭策,很有效的监督。”面对质疑,刘捷一笑置之,“我做事情的原则就是这样,只要是出于公心,我干好自己的事情,从来也不隐瞒,有人议论那是他的自由。”

工作之余,刘捷经常到市里转转,“说得不好听一点,我8小时以内是市委书记,8小时以外不就是普通老百姓一个吗?”

刚卸任大理州长的何华

经常晚上窝在驻地宾馆写建议

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何华经常晚上窝在驻地宾馆写建议。房间写字台上,放着一摞大学管理方面的书籍,他建议加大对应用型高校的扶持力度。“我在急学现卖。”何华笑言。

将近一个月前,1976年出生的何华还是大理州州长。六年前,他从云南大学选拔到地方任职,历任曲靖市委宣传部长、大理州州长,曾被称为全国最年轻的地级市(州)长。2月16日,他调到昆明学院任院长,由于时间已经临近全国两会会期,以至于他准备的多是关于大理州的建议。

从地方政府重回“象牙塔”,有人替他惋惜。他说,不能这么看,否则就看低了昆明学院。对于在地方上锻炼的六年,他认为是“一段宝贵的人生经历”,高校有一大功能是服务社会,若与社会脱钩,就真成了高冷的“象牙塔”,“那段经历,让我更懂得地方上需要高校培养什么样的人才。”

何华表示,学校氛围有特殊的地方,“因为你是州长是市长,你说的,我不敢反驳你,结果很多问题调研不出来,不是下面干部有意作假,而是人家顾忌你是州长、市长不愿意说实话。但在学校,老师们觉得你说的、做的不对,就敢对你说不,这样有助于平等有效沟通,我也可以了解他们所思所想。”

如何看待“最年轻市长”?何华给出的答案是,对社会上赋予自己的这些“最”,是关心也是鞭策。他坦言,以前在云南大学团委工作,主要是做学生工作,后到曲靖市当宣传部长,负责思想文化工作,这是陌生领域,当时内心惶恐。调到大理任州长,要对全局工作负责,心中更是忐忑,只能不停学和干,“明星官员,无非是我年龄的问题,安排到如此重要岗位,但我心中的明星官员绝不是这样,而是通过工作实践干出来的。”

采写:南都记者 程俊 金可镂 黄怡 发自北京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2015年全国两会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jaycche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