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和曾与记者通话:我被一路举报 仕途却一路惊喜

仇和曾与记者通话:我被一路举报 仕途却一路惊喜

2015年3月,云南省委副书记仇和出席今年两会

  法制晚报讯(记者 王选辉) 今天中午,据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消息,云南省委副书记仇和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而仅仅在12天前,即今年“两会”开幕当天(3月3日)中纪委宣布河北省委常委、秘书长景春华接受组织调查。人民日报对此发表评论称“这打破了盛会不打虎的惯例”。

  今年58岁的仇和在任职云南省省委副书记前,曾任江苏沭阳县委书记,宿迁市市长、市委书记,江苏省副省长,云南省委常委、昆明市委书记。他的“个性化”施政方式以及对某些体制局限的大胆挑战,引发巨大争议。而在争议的漩涡中、在媒体的关注下他却一路升迁。

  今天下午,一位曾经采访过仇和的媒体人告诉《法制晚报》记者,春节前还曾与仇和通过电话。电话里,仇和说,“我是被一路举报,但是我的仕途却是一路惊喜……。”

  仇和参加了今年全国两会的全部过程,而在闭幕的时刻,被中纪委宣布接受调查。这可能是仇和没有预料到的“惊喜”吧。

仇和曾与记者通话:我被一路举报 仕途却一路惊喜

仇和担任宿迁市委书记时在基层调研

  最富争议的市委书记

  在中国的地理版图上,宿迁市是个寂寂无名的地方。这个新建的地级市,历史太短,知名度太低,而且太穷,在江苏这个富裕省份,宿迁排名倒数。

  而因为仇和,这个叫“宿迁”的城市迅速被人知晓,但是多数是“负面新闻”。

  仇和从1996年起任宿迁市委常委、副市长、沭阳县委书记,在沭阳进行了为期4年的“铁腕”改革,让经济基础薄弱、社会环境较差的沭阳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2001年8月仇和任宿迁市委书记。

  《南方周末》曾报道,在仇和任职的时间段里,宿迁频频成为外界媒体曝光的对象。

  1998年,宿迁市下属的沭阳县,给教师下达“招商引资”任务,结果引起集体罢课,此事被央视《焦点访谈》披露;1999年,又是沭阳县,将犯有小偷小摸等行为的人,在电视上予以亮相、念检讨书,取名“沉重的忏悔”,此事被《南方周末》曝光;2002年,宿迁推行1/3干部离岗招商、1/3干部轮岗创业,政府催生了上千“官商”,这同样引起媒体集中轰炸。

  在宿迁的执政过程中,若论涉及利益群体最广的,当属经济改革。仇和的改革方向,从一开始的出售国有单位的门面房,到所有国企改制“能卖不股、能股不租,以卖为主”,再到拍卖乡镇卫生院、医院,再到出售学校,可谓“一卖到底”。

  他甚至因此而说过一句极端的话:“宿迁515万人民所居住的8555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只要可以变现的资源或资产,都可以进入市场交易。”此话至今褒贬不一。

  2005年,江苏省宿迁市出台了一份颇具争议的文件《关于制止大操大办 树立文明新风的若干规定》,该文件规定:不论党员干部,还是城乡居民,婚丧嫁娶时,宴请都不得超过一定标准。而这个标准之严格在我国尚没有先例,处理之严肃更是全国罕见。

  仇和,这个在中国颇有争议的市委书记,以自己施政的刚性和推行新规定的态度在国内享有一定的知名度。《关于制止大操大办 树立文明新风的若干规定》就是仇和施政风格的一个典型代表。

仇和曾与记者通话:我被一路举报 仕途却一路惊喜

2006年1月,仇和升任江苏省副省长,分管环保、安监等领域

  分管环保、安监副省长期间

  出现太湖蓝藻危机、如东海难

  在2006年1月20日闭幕的江苏省十届人大四次会议上,仇和当选为江苏省人民政府副省长。4月19日,江苏省长副省长分工被明确,仇和负责城乡建设、交通、环保、安全生产、人防地震、民族宗教和苏北发展协调工作。

  在就任副省长之后,仇和首先面临的是环境问题。而2007年5、6月间发生的太湖蓝藻危机,则给仇和提供了一次施展拳脚的机遇。

  在一次内部会议上,仇和提到,太湖蓝藻危机实际上为环保部门大力推进水污染防治工作创造了极好的契机,水污染问题虽然是个老大难问题,但是,“老大难,老大难,老大重视就不难,这次老大终于重视了”。

  7月7日下午,在三百多位省、市、县、乡四级主要负责同志的见证下,苏、锡、常、镇、宁五市的市长与仇和分别签订了《“十一五”太湖水污染治理目标责任书》。

  有人清楚记得,在谈及全省花两到三年时间关闭小化工厂时,仇和放下讲稿,要求苏州、无锡、常州、镇江四市提前完成关闭任务,他当场将各市化工企业的总数、计划关闭的企业数量及其占总数的比重等数据一一背出,并且其间毫无停顿,令听者面面相觑。

  在仇和当副省长期间,江苏在安全生产领域出现了不少问题。2007年4月15日的“如东海难”,仇和指挥搜救,但亦有19人死亡;2007年11月14日,无锡市区某工地发生建筑安全事故,6人死亡;2007年11月27日,盐城响水一化工厂发生爆炸事故,由于抢险措施不当,造成8名抢险人员死亡。

仇和曾与记者通话:我被一路举报 仕途却一路惊喜

2007年12月,仇和调任云南省委常委、昆明市委书记

  主政昆明

  野蛮拆迁饱受诟病

  2007年12月,仇和调任云南任云南省委常委、昆明市委书记。自2007年12月至今,他给昆明留下了深刻的“仇和时代”痕迹。

  2008年1月28日,仇和要求昆明市委九届四次全体(扩大)会议进行现场直播,让官员们开会再不敢走过场;1月31日,仇和主张面向全国公选后备干部,40名博士来到昆明挂职,“外来的和尚会念经”,让昆明本地官员再不敢懈怠;2月4日,仇和在《昆明日报》上公布各县(市区)、各部门、各单位“一把手”联系电话,包括他自己和市长张祖林的电话,一时“昆明纸贵”,全城抢购;2月19日,仇和又公布自己和张祖林下班后的联系电话,要求全市公务员24小时做到“办公电话、家庭电话和手机,三通必须有一通”,“周六保证不休息,周日休息不保证”……昆明官场的神经绷到了极点。

  一声令下,七村开拆。昆明人并没有见过这么大阵势。2008年,2月28日,昆明开拆336个城中村。这与仇和当年在宿迁,铁脸拆屋的情形有些相似,又不尽相同。

  一位官员说,在仇和来之前,关于城中村的提法是整治,但由于各方利益纠葛,一直停留在讨论上。仇和一提出就有明确的时间表:5年内改造重建336个城中村。

  由于在短期内把昆明的基础建设摊子铺得太大,收入微薄的昆明财政根本无法支撑,仇和也走向了“土地财政”。自他任了“城中村改造领导小组”的政委后,“整理土地”、“拆迁改造”等政策、行动一时间让昆明“满城风雨”,也发生了许多利益冲突,爆发了多次大规模群体事件。

  2011年12月3日,在昆明市全体干部的注视下,仇和发表了《情系昆明造福人民》的“离职感言”,随后赴任云南省委副书记。

  昨天仇和还参加了云南团的审议,今天全国两会闭幕,仇和想不到自己的政治生涯也“闭幕”了。

  (部分综合媒体公开报道)

  执行统筹 朱顺忠 文/记者王选辉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yaliha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