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协雷人多,这是一次“暴露”的大会

[摘要]政协会议,不仅是一个团结的大会,其实也是一个暴露的大会。谁三观不正,谁有赤子之心,虽说不能一目了然,但也大体暴露的八九不离十。

政协雷人多,这是一次“暴露”的大会

全国政协会议闭幕了,常委会工作报告获得通过,二千一百多名政协委员现场表决,只有1票反对,另有弃权4票,7人未按表决器——不知道这7人是不是不在会场又去浏览观光了。这个投票结果,证明了这是一次团结的大会。它唯一能证明的是“团结”。

十天半的大会,共收到提案5857件,与上次会议相比,集体提案比重有所提高。平均下来,每个代表提案的数量接近3件。数量其实说明不了问题,质量才最重要。之前有一种说法,认为政协委员比人大代表议政的平均素质要高,但是从今年部分委员的发言看,有设置一个“雷人榜”的必要。

有一个叫王俊峰的政协委员,是中华全国律师协会会长,法律精英。但没听说他对去年发生的诸多抓律师事件提出见解,反见其跨界郑重其事交了一份提案:建议我国历法由公历改用农历。

政协雷人多,这是一次“暴露”的大会

图为政协委员王俊峰

这位王委员是对现实不满吗,要以恢复传统历法的方式向历史致敬?定睛一看,原来他不是对现实不满,而是对“西方”不满:“许多年轻人对‘农历二十四节气’毫无了解,反倒很迷恋西方公历的节日。”

中国向西方太阳历接轨,是在辛亥革命之后,之前一直是按原有的阴阳历,用以定岁时节候。王委员想要从西方主导的文明霸权中,开辟出一条民族主义的向后退的血路出来,其精神可嘉,但可惜他走得还不够远,辛亥革命到现在也才一百零几年而已。

必要有大气魄之人,才能在反西方的文化行动中,从纪年的原点出发,一跃而翻回到五千年前,与耶稣元年划清界限。这个任务是由另一个全国政协委员张其成完成的,他是北京中医药大学国学院院长:“现在的公元纪年是以耶稣诞生之年作为元年的纪年方法,这种西方纪年标准不符合中华民族的历史文化传统,我们应该有自己的轩辕纪年法。”

政协雷人多,这是一次“暴露”的大会

按照张其成所引用的推算,轩辕元年即公元前2697年为干支纪年开始的甲子年。“轩辕纪元=公元纪元+2697年。如1912年民国元年就是轩辕4609年。公元2015年就是轩辕纪年4712年。”真是非常涨我大中华之志气,灭西方之威风,我轩辕元年硬是比耶稣元年早了将近3000年。虽然以后国际交往上会多了很多障碍,少不了各种扯皮,但如果两位委员这股反西方的忠党爱国精气神,能得政府重视,逐渐封闭国门,回到百年甚至五千年前的太平盛世中去,其实以后与西方打交道的机会还是少之又少的。

几个月前,教育部袁部长登高一呼,要求抵制西方思潮,绝不让西方价值观进课堂。他这样说,是有历史经验支持的,回顾20世纪,西方价值观给中国带来深重灾难。但是仅在校园内抵制西方思潮,怕是难收预期的坚壁清野之效。这个时候,还有必要另一位政协委员跳将出来,将反西方的旗帜打得更为高瞻远瞩。

全国政协委员中从来都不缺这种见风使舵、胸怀大略的谋略性人才。全国政协委员、洛阳师范学院院长梁留科在两会上发言:年轻人喜欢看韩剧、美剧,在观看过程中也会潜移默化地受到影响。像一些女生喜欢学韩剧女主角任性撒娇;男生看美剧出现个人英雄主义情结,好斗冲动。大家要多注意。

政协雷人多,这是一次“暴露”的大会

说到电视剧,当然还是国产的品质最佳,没有假大空,弘扬主旋律。梁委员其实只是提出了问题,虽然与此前的美剧下架等决策遥相呼应,但他并没有提出更进一步的解决方案。或许,从政策层面全面抵制美剧、韩剧的任务,还有待下一次两会的政协委员接力完成。

看来很多有中国特色的东西,是不能向西方妥协的。包括出租车的份子钱问题,媒体和专家讨论十几年了,但你怎么可以拿西方的市场标准来横加指责中国呢?今天终于又有权威人士出来讲话。列席两会的交通部长杨传堂说:“有司机说,‘份儿钱’那么贵,能不能降一降,我觉得不能降,该多少就是多少。首先,企业为司机承担三险;第二、司机要多劳多得。有司机说睁开眼就要交钱,不能说这不是一种现象,但我们也应该看到背后的问题,问题很复杂。”

政协雷人多,这是一次“暴露”的大会

一言引发轩然大波。意见领袖五岳散人 (微博)在微博上说:“交通部长说出租车份儿钱不能降,你一个部长做这种表态是不是有病啊,出租汽车公司请你代言了?份儿钱降不降应该市场说了算,你作为政府高官应该做的是建立公平的市场环境,让这个市场向所有人开放,份儿钱升降关你鸟事?这么赤裸裸的为某个特殊利益团体代言,出租汽车公司牌照发放中的猫腻可想而知。”

前面我说了,不能拿西方的市场标准来横加指责中国。五岳散人犯了一个更大的毛病,就是拿西方的政治标准来评价中国的部长。我甚至觉得,应该强制五岳散人列席政协会议旁听,加强再教育。

政协会议,不仅是一个团结的大会,其实也是一个暴露的大会。谁三观不正,谁有赤子之心,虽说不能一目了然,但也大体暴露的八九不离十。不仅与会的政协委员在暴露,列席的部长在暴露,那些跟会场八竿子打不着离得十万八千里的观察者和老百姓们,也在暴露。

全国全国政协委员、孔子第78代嫡孙孔维克在两会上说:“计划生育工作当务之急是调整人口结构,调整人口结构比控制人口数量更重要。建议高学历者可以生三胎以调整人口素质。”他建议夫妇双方有一人为博士的,可以不受生育名额限制生育第三胎甚至更多,并享有国家一定的补贴,以优化国民人口素质。

政协雷人多,这是一次“暴露”的大会

图为政协委员孔维克

孔委员,光有人多生,不行啊。还得有人少生才对称,也更能优化人口结构。希望下一次两会,能有委员以破天荒斩草除根为人民负责的态度提案要求:三观不正者,一胎都不要生!至于三观不正者的人数,也要划分比例,原则上有一个可生三胎的博士,就要有两个一胎都不准生的三观不正分子,这样平均下来仍是符合计生标准的一胎化。

南开大学校长龚克一个月前曾说,“在网上看有人讲要全面清理、纯洁、整顿教师队伍,这个我不能同意,这是1957年的思维或者1966年的思维。”我就没弄明白,1957年怎么了?我们既然可以回过头重返五千年前、一百年前,为什么不能向五十年前致敬?(作者系资深媒体人韩福东)

关注微信公众号全媒派(微信号:qq_qmp),get更多两会技能。

政协雷人多,这是一次“暴露”的大会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2015年全国两会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chloexi]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