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昕:司法人员管理体制试点改革遭遇阻力大

[摘要]法院在法官员额制等司法人员管理体制试点、法院机构改革、取消考核排名等方面取得进展。但法官员额制、法官、检察官遴选委员会等司法人员管理体制试点等改革,遭遇阻力大,落实效果不尽理想。

徐昕 (微博):司法人员管理体制试点改革遭遇阻力大

周强在最高法院工作报告中讲到,深化司法改革,出台65项改革举措。2014年,新一轮司法改革正式拉开序幕,司法改革的总体规划和具体方案陆续出台。法院在法官员额制等司法人员管理体制试点、法院机构改革、平反冤假错案、取消考核排名等方面取得进展。但法官员额制、法官、检察官遴选委员会等司法人员管理体制试点等改革,遭遇阻力大,落实效果不尽理想;某些举措,如涉法涉诉信访改革则难以取得积极效果。

周强在最高法院工作报告中讲到,完善法官招录、遴选机制,面向社会公开选拔高层次法律人才。这一点非常重要,应该大力发展,但目前做得不够。法律职业的正常流动,本应是从律师到司法官,但由于改革等种种原则,现实却出现了从司法官到律师的逆向流动。

而对于最高院设立巡回法庭,徐昕教授指出巡回法庭业已建立并初步运作,但却无法回避其定位不清的根本缺陷。建立巡回法庭本旨在解决司法的去地方化、落实“司法与行政辖区适当分离”等问题,但这些目标不太可能通过此举来实现。从历史和现实来看,巡回法庭的功能主要包括方便诉讼和政权下乡,而最高法院建立巡回法庭不可能实现此种功能。作为最高法院的派出机构,巡回法庭所管辖的案件仍然是最高法院的案件,其本质只是办案地点从北京改到地方,故其主要功能仅在于分散最高法院的工作量,类似于早期的最高法院分院。尽管如此,在既有框架下,可通过管辖范围和功能调整让其发挥更多的积极意义。

对于设立跨行政区划法院,徐昕教授称,与最高法院巡回法庭相比,跨行政区划法院的设立在克服司法去地方化、实现司法机构的合理设置方面更有意义。但省级以下跨行政区划法院的设立不是重点,因为省级内的权力仍可以便利地影响司法,海南省海南中院的多年运作亦证明了这一点。因此,跨行政区划法院的设立重点应放在高级法院,因为它是“事实上的终审机构”,绝大多数案件到此终结。可借鉴人民银行大区制改革的经验教训,对高级法院进行适当撤并。例如,河北、北京、天津可设置一个高级法院。

徐昕(北京理工大学法学院教授)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2015年全国两会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xiaoboyang]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