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毅:最高检工作报告中四组数据信息耐人琢磨

最高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在今天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工作报告中,提到了四组耐人琢磨的数据信息,反映出目前反腐形势极其严峻,特别是有一定级别的官员群体中腐败案件呈现高发、多发特点。

第一组数字:全国检察系统严肃查办各类职务犯罪案件41487件55101人,人数同比上升7.4%。

第二组数字:查办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渎职侵权犯罪13864人,同比上升6.1%。

第三组数字:查办贪污、贿赂、挪用公款100万元以上的案件3664件,同比上升42%。查办县处级以上国家工作人员4040人,同比上升40.7%,其中厅局级以上干部589人。

第四组数字:依法办理周永康、徐才厚、蒋洁敏、李东生、李崇禧、金道铭、姚木根等28名省部级以上干部犯罪案件。

这四组数字中,第一组数字与第三组数字形成了强烈对比,反映出了县处级以上国家工作人员贪贿类犯罪呈井喷局面。由于第一组数字是检察系统全国范围内查办的职务犯罪案件总数,人数同比只上升7.4%,但是其中县处级官员群体无论是涉嫌的犯罪金额还是人数群体,均与2013年检察系统查办数量形成了“数字井喷”。

这四组数字提供了如下信息:

第一,中国共产党十八大之后的反腐力度前所未有,特别是将县处级以上官员列为了重点关注人群。俗语说:得郡县者得天下。此次,在检察机关办案总数仅增加不到10%的情况下,县处级以上官员群体涉罪增幅却高达40%,可谓名副其实的“高危群体”。特别是厅局级以上官员群体的职务犯罪发案数呈翻倍增长,如2013年度查办的厅局级官员职务犯罪人数为253人,而2014年度查办的厅局级官员职务犯罪人数为589人。

第二,官员涉嫌犯罪数额同比呈飙升态势。按照目前法律规定,贪污受贿10万元以上,需要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甚至死刑。在刑法严惩贪贿类犯罪的背景下,贪贿数额100万元的案件数量同比增长了42%,可谓触目惊心。

第三,2014年度检察机关查办省部级国家工作人员28名,仅比2008年至2012年5年间检察机关查办的省部级官员职务犯罪总人数30人少2人。十八大之后对省部级官员群体中的反腐败力度可见一般。

第四,中纪委在2014年度公布了80余名省部级官员接受调查,而检察机关在报告中提到进入检察机关侦查司法程序的只有28名,说明真正的肃贪机关仍然是中纪委监察部。省部级官员需要经过中纪委监察部调查程序后,检察机关在此类案件中履行相应的司法程序。

第五,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渎职侵权犯罪呈平稳增长,并没有出现贪贿类犯罪同比大幅增长形势,反映了在十八大反腐形势查办渎职侵权类犯罪仍然存在一定的难度。

第六,如果将“苍蝇”界定为县处级以下官员腐败分子的话,在2014年检察机关查办的案件数量中,并没有出现和县处级官员职务犯罪案件一样的增幅。虽然“小官大贪”涉及的金额让人震惊不已,但从案发数量和涉罪人数而言:苍蝇级别的腐败分子进入刑事司法程序的案件数量并无明显增幅。当然,考虑到中国特色的反腐机败机制中存在纪委监察部门和检察机关双执法主体,以及法律对腐败行为入罪的门槛设置,以下结论比较公允:县处级以下官员群体的职务犯罪依然保持了原有数量规模。

针对反腐败形势,曹建明检察长在报告中提出:最高人民检察院调整职务犯罪侦查预防机构,整合组建新的“反贪污贿赂总局”,强化侦查、指挥协调等职能。

反贪污贿赂总局侦查管辖的案件是省部级以上国家工作人员涉嫌的职务犯罪,但实践中此类级别官员群体的落马均需经过中纪委监察部调查程序,如何衔接纪检调查程序和司法机关侦查程序问题,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明确纪检监察和刑事司法办案标准和程序衔接”,是否是对此类问题框架性规定,有待观察。

反贪污贿赂总局指挥协调全国检察机关职务犯罪案件的侦查,目前地方各级检察院的职务犯罪侦查机构,除了重庆等地方实行一体化的“职务犯罪侦查局”设置,均实行的是“反贪污贿赂局”“反渎职侵权局”设置,分别侦查国家工作人员的贪污、贿赂及挪用公款类犯罪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失职渎职以及侵犯人权类犯罪,此次最高人民检察院对反贪污贿赂总局的机构改革设置,是否会涉及地方各级检察机关职务犯罪侦查机构改革,在曹建明检察长报告和检察改革(2013-2017年工作规划)文件中均没有提及。

作者:兰毅(资深司法工作人员)

最高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在今天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工作报告中,提到了四组耐人琢磨的数据信息,反映出目前反腐形势极其严峻,特别是有一定级别的官员群体中腐败案件呈现高发、多发特点。

第一组数字:全国检察系统严肃查办各类职务犯罪案件41487件55101人,人数同比上升7.4%。

第二组数字:查办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渎职侵权犯罪13864人,同比上升6.1%。

第三组数字:查办贪污、贿赂、挪用公款100万元以上的案件3664件,同比上升42%。查办县处级以上国家工作人员4040人,同比上升40.7%,其中厅局级以上干部589人。

第四组数字:依法办理周永康、徐才厚、蒋洁敏、李东生、李崇禧、金道铭、姚木根等28名省部级以上干部犯罪案件。

这四组数字中,第一组数字与第三组数字形成强烈对比,反映出县处级以上国家工作人员贪贿类犯罪呈井喷局面。由于第一组数字是检察系统全国范围内查办职务犯罪案件总数,人数同比只上升7.4%,但是其中县处级官员群体无论是涉嫌的犯罪金额还是人数群体,均与2013年检察系统查办数量形成了“数字井喷”。

这四组数字提供了如下信息:

第一,十八大后反腐力度前所未有,特别是将县处级以上官员列为重点关注人群。俗语说,“得郡县者得天下”,此次,在检察机关办案总数仅增加不到10%的情况下,县处级以上官员群体涉罪增幅却高达40%,可谓名副其实的“高危群体”。特别是厅局级以上官员群体的职务犯罪发案数呈翻倍增长,如2013年度查办的厅局级官员职务犯罪人数为253人,而2014年度查办的厅局级官员职务犯罪人数为589人。

第二,官员涉嫌犯罪数额同比呈飙升态势。按照目前法律规定,贪污受贿10万元以上,需要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甚至死刑。在刑法严惩贪贿类犯罪背景下,贪贿数额100万元的案件数量同比增长42%,可谓触目惊心。

第三,2014年度检察机关查办省部级国家工作人员28名,仅比2008年至2012年5年间检察机关查办省部级官员职务犯罪总人数30人少2人。十八大后对省部级官员群体的反腐败力度可见一斑。

第四,中纪委在2014年度公布了80余名省部级官员接受调查,而检察机关在报告中提到进入检察机关侦查司法程序的只有28名,说明真正的肃贪机关仍然是中纪委监察部。省部级官员需要经过中纪委监察部调查程序后,检察机关在此类案件中履行相应的司法程序。

第五,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渎职侵权犯罪呈平稳增长,并没有出现贪贿类犯罪同比大幅增长形势,反映了在十八大反腐形势查办渎职侵权类犯罪仍然存在一定难度。

第六,如果将“苍蝇”界定为县处级以下官员腐败分子的话,在2014年检察机关查办的案件数量中,并没有出现和县处级官员职务犯罪案件一样的增幅。虽然“小官巨贪”涉案金额让人震惊不已,但从案发数量和涉罪人数而言,“苍蝇”级别的腐败分子进入刑事司法程序的案件数量并无明显增幅。当然,考虑到中国特色反腐败机制中存在纪委监察部门和检察机关双执法主体,以及法律对腐败行为入罪的门槛设置,以下结论比较公允:县处级以下官员群体的职务犯罪依然保持原有数量规模。

针对反腐败形势,曹建明检察长在报告中提出:最高人民检察院调整职务犯罪侦查预防机构,整合组建新的“反贪污贿赂总局”,强化侦查、指挥协调等职能。

反贪污贿赂总局侦查管辖的案件是省部级以上国家工作人员涉嫌职务犯罪,但实践中此类级别官员群体落马均须经过中纪委监察部调查程序,如何衔接纪检调查程序和司法机关侦查程序问题,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明确纪检监察和刑事司法办案标准和程序衔接”,是否是对此类问题的框架性规定,有待观察。

反贪污贿赂总局指挥协调全国检察机关职务犯罪案件的侦查。目前地方各级检察院的职务犯罪侦查机构,除了重庆等地实行一体化的“职务犯罪侦查局”设置,均实行“反贪污贿赂局”、“反渎职侵权局”设置。分别侦查国家工作人员贪污、贿赂及挪用公款类犯罪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失职渎职及侵犯人权类犯罪。此次最高检对反贪污贿赂总局机构改革设置,是否会涉及地方各级检察机关职务犯罪侦查机构改革,在曹建明检察长报告和检察改革(2013-2017年工作规划)文件中均没有提及。

腾讯新闻客户端特约评论员:兰毅(资深司法工作人员)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2015年全国两会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wenxinpu]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