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斌家人:希望司改对权力有制衡不傲慢

两高报告中提出司改的一系列思路和举措,我们觉得看得清也切中要害,但是要做到很难。我们也很渴切,我们想说,要司改就先请权力有制衡不傲慢!

对于冤假错案,我们既是司法改革、平反纠错的得益者,也是冤假错案真切的受害者。直到今天,冤假错案对我们的伤害仍在持续。

冤假错案的发生和公安侦察人员的刑讯逼供有关,和虚假证据的制造有关。念斌错案,先不说办案机关刑讯逼供,其中证据造假无处不在。念斌含冤八年,当最后一审调取到了被公安隐匿八年的质谱图时,毒物专家发现他们竟然一图多用,检测结果竟然和实验室标样一样,证据造假到让包括专家在内的所有人都难以相信的地步。冤假错案的制造太简单了,只要一个县级的公安部门就可以了,自侦自查自检,他们想说谁杀人就能“让”谁杀人!当公检法联合办案,当权大于法时,当公权力和领导意志恣意干预司法时,冤假错案很难避免。

与冤假错案的制造相比,冤假错案的纠正实在太难。八年间,公诉机关和一审法院一再联手置念斌于死地,而那些亲手办命案造假案的执法人员司法人员成了领导,要翻案更是难上加难。如果这起案件没有最高法驳回了死刑判决,在福建,没有念斌的活路。五年前念斌会如呼格一般早已离开人世。

追责是防范冤假错案治本之道。可是我们现在的处境是,根本无从追责。我们向福建高检提出追责,但是他们不履行他们的监督职责,始终不启动追责,也没有任何回复。而与此同时,在念斌无罪判决后仅十天,“有权任性的“平潭公安,根本不接受法院的判决结果,又把念斌列为嫌疑人。福州中院作为一审法院和赔偿主体,在赔偿处置和道歉方式上,我们也看不到任何诚意。国家赔偿决定书“(2015)榕法赔第3号”的字里行间,傲慢推诿无处不在。念斌八年磨难四次死刑,在福州中院一审判决后镣铐加身,健康的念斌进去,八年后八级伤残一身是病,可法院说,这居然不足成为健康损害的赔偿依据,不能证明这和错判错关有联系。你说,我们怎么相信国家司法有正面错误的态度和勇气?我们早说过提1000万精神赔偿,根本不奢望获得,只是为说明,造假要有代价,百姓也有尊严。113万元的赔偿数目,是对念斌和我们家的二次伤害。

八年奔波,终于将弟弟念斌从刀口下救回来,但是,念斌被司法诬陷造成的伤痛还在,我们家八年蒙受这场司法灾难的伤痛还在,念斌又成为嫌疑人的羞辱还在,当年制造假案的公安人员至今无人道歉,无人承担责任。我们每天还在打击的伤痛,丧亲的仇恨中度过,为了善后问题每天还要去面对无以计数的推诿责任、麻木不仁,我们感到十分心寒。没有合理全面的赔偿,没有严厉公正的追责,念斌案纠错还远没有完成!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2015年全国两会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wenxinpu]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