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荣的忏悔“升级换代” 谁会后来居上

全国政协原副主席苏荣被双开 被指“卖官鬻爵”

苏荣(资料图)

人不在了,还被一再谈到,有时是好事,有时则充满讽刺意味。

今年全国两会上,原政协副主席苏荣和令计划都“如期缺席”,但关于他们的风声还时不时传将出来。尤其是苏荣,政协会议闭幕期间,人民日报发表的一篇评论员文章,又一次把这位“缺席者”推向了舆论的前台。该文原标题本来叫做《政治生态如何“山清水秀”》,主要谈论的是如何扭转政治风气问题,但是文章中提到,原政协副主席苏荣忏悔说,“他的家是权钱交易所,他本人就是权钱交易所所长”,于是,这篇评论被改了新闻式的标题,在各大门户网站上高高挂了起来。

2月中旬,苏荣被双开。中纪委当时的通报中就出现了很多严厉而新鲜的说法,比如指斥苏荣“卖官鬻爵”、纵容亲属“擅权干政”、对江西的严重腐败问题负有领导责任等。两会期间,中纪委副书记赵洪祝在谈到苏荣案时,总结他的腐败是“典型的家族腐败”,他的家里面“从老到小、从男到女”都有参与。江西省委书记强卫在接受记者提问时,说到苏荣及其家族的腐败问题“登峰造极”。所有这些高等级的严厉措辞,与苏荣本人不乏滑稽的忏悔形成了鲜明的对照。这也是苏荣的忏悔不胫而走的重要原因之一。

读过太多的贪官悔过书,看过太多的痛心疾首,人们其实早就对贪官悔过产生了审美疲劳,失去了观赏的兴趣。但是,惊奇仍然会不断出现。苏荣的悔过书虽然目前还没有全文披露,但“权钱交易所”这个创造性的提法,仍在悔过书这一应用文体上做出了修辞方面的突破,让人不禁生出几分期待。

几年前,媒体曾经报道过一桩很有意思的贪官悔过的新闻。安徽一位厅级贪官在法庭上做最后陈述时,含泪读了一封长达四页的悔过书,恳求法庭给他一次改过的机会。但好事者发现,他的悔过书竟然多处抄袭了成都另一位贪官的悔过书,舆论一时哗然,很多不明真相的群众都气坏了。为了安慰情感受伤的群众,当时我写了一篇评论说,悔过书这种文体其实就是一种从官场延伸到法庭的另类官话,它越是富有原创性就越是具有欺骗性,越是感人至深就越是令人生厌。倒是安徽这名贪官的抄袭做法,反倒显出了几分呆萌。不知道从那之后,群众对悔过书这玩意是不是有了更强的抵抗力。

苏荣的忏悔之所以备受关注,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他是目前为止第一个做出悔过、其悔过又被公众所知悉的副国级贪官。其意味是什么呢?苏荣当过多年的封疆大吏,最后做到了政协副主席,多少有点像是传说中的铁帽子王。这样的贪官,因为其问题盘根错节,查办起来多半很费周折,要想获得其配合更是不容易。苏荣既然在忏悔中说出了“权钱交易所”这样的新名词,想来他已经认识到了自己及其家族违法问题的严重性,想必已经从内心深处接受了组织的处理。这种认识方面的变化,意味着启动司法审判程序的时机已经基本成熟。如果不出意外,苏荣很可能是本轮反腐中第一个走上法庭的副国级贪官。落马是一回事,被舆论鞭挞是一回事,走上法庭又是另一回事。苏荣及其家族的贪腐行为如果在法庭上被公开披露,并受到法律的严厉追究,将会对反腐败斗争起到推动作用,对扭转江西政治风气的意义也是不言而喻。相比之下,他在忏悔方面的创新倒不那么重要了。

本轮反腐持续到现在,出现大的波折和反复的可能性已经不太大。在此次堪称“严肃”的两会上,一些被卷入舆论风波的人表情严峻,反倒是反腐主将王岐山表情轻松、笑容可掬。吕新华所说的“没有不受查处的铁帽子王”,也从侧面表达了某种乐观情绪。新的大老虎落马固然让人期待,但对已经被查处的腐败分子的司法追究同样也很重要。谁会是苏荣的下一个?谁会做出让苏荣也望尘莫及的忏悔?这还真是个悬念。

文 | 蔡方华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2015年全国两会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star.news.sohu.com/20150311/n409622676.shtmlstar.news.sohu.com]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