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纪兰与她的人民底色

申纪兰与她的人民底色

青年申纪兰与合作社成员

3月2日,85岁的全国人大代表申纪兰乘火车抵京,作为山西省人大代表参与2015年全国两会。自1954年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召开至今,申纪兰是唯一一名已连任12届全国人大代表的委员。

申纪兰的“连任”,曾经引起过极大的争议。原因在于她在漫长的任期内,从来没有做过一次“反对派”。 2006年全国两会,媒体访问申纪兰:“这些年在表决我国重大问题上,您有没有投过反对票,或者弃权票?”她坦言:“没有。我作为一个全国人大代表,得对党负责,咱们在表决上就要顾全大局,不能光从自己的角度考虑问题。”2010年开两会,她再次称“从未投过反对票。”

由此,公众眼中的申纪兰成为了一个服从的不作为者,一名“举手代表”,被当做人大代表脱离群众、缺乏专业知识与行政才能的典型个案。

2011年,申纪兰在接受人民网记者的采访时,针对这一热议做了解释:“当人民代表,就要代表人民的利益,不能从自己的利益出发。我文化低,说不清楚。但这么多年,内心拥护的事,我就投票,不拥护的事,就不投票。”这可以解读成在50岁以前都是文盲的农民代表申纪兰,内心觉得自己“文化低”,对于不赞同的提案无法说不出哪里不对,只能以“顾全大局”的心态投弃权票。这一解释可说是对当事人心态的合理猜度,但依旧不能说明申纪兰参政资格的合法性所在。

然而2015年两会期间,舆论形势反转了。《环球时报》于3月6日刊发了题为《同工同酬:申纪兰的历史性贡献》的文章,回顾了上世纪50年代初的集体化过程中,作为太行山地区西沟村合作社副社长的申纪兰是如何发动女社员向男社员学习农业技术,并以此争取劳动不分性别、只和效益挂钩的“同工同酬”待遇的。这一经验在1953年被《人民日报》作为先进经验报道后,申纪兰于1954年成为了第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并由此确立了她在中国妇女平等史上的地位。

如果说《环球时报》从革命生产与女性解放这两大社会主义成就的角度来为申纪兰的历史功绩辩护,那么其后《观察者》网刊出的《2015全国两会开幕申纪兰再度出席 网友找出申纪兰提案反击抹黑》一文,则将申纪兰五十年来的政治身份与政治成就之间的关联做了考证。文章引用了中国扶贫基金会2010年9月的一篇文章,展现了五十多年来,申纪兰站在本地发展与农民利益的立场上所提出的多项提案。文章称:“(这些提案)有关系国计民生的大事,也有涉及广大群众利益的小事,究竟提了多少,她自己也记不清了,但是象我省的引黄入晋工程、太旧高速公路建设、大运高速公路建设、中西部开发、山西老工业基地改造以及长邯高速公路、长治到北京列车、飞机场建设、还有平顺县提水工程、赤壁电站、集中供热工程、青苗公路、长平高速公路等重点项目、重点工程,都在她和其它全国人大代表的提议下变成了活生生的现实。”有网友评议:“在长治见过申纪兰,听当地人讲这些工程大都是老人靠自己的声望多方游说才批下来的,放在欧美简直是模范议员。”

至此,申纪兰这个角色身上的历史合法性与制度有效性似乎都得到了论证,她在公众中树立起了一个正面舆论形象,有网友在微博激动地表示:“现在有些人在网上对申纪兰说三道四,却不想一想他(她)的母亲、妻子、女儿是不是也需要获得劳动报酬,也许人家是富人阶层,女人们都不需要去工作、去劳动,可其它人确不是这样了,我们不能享受着一个老人当年为我们争取来的权益却去恶语中伤她!这样做,不道德!”还有网友将申纪兰与时下的“意见领袖”做了对比:“我个人认为申纪兰很完美地代表了新中国的农村女干部。当然也许网络时代她无法满足新一代对所谓“意见领袖”的要求。但是,如果需要一个人领导大家解决一项问题,我打赌申纪兰要强过单纯依靠用情怀调动受众的新一代女性领袖们,我实在没有在现实中看到“意见领袖”们成事的能力。”

女性和农民在大部分政治体制中,都往往只能作为弱势群体出现。但中国由于其特殊的革命传统,一位女性“老农民”却有着相当的政治地位。无怪乎山西原省委书记袁纯清会说:“申纪兰作为正厅级干部,保持了人民本色,这是我们的骄傲和自豪。这就是我们理直气壮的理由。”然而,正如2013年爆出西沟村委会干部以申纪兰个人名义注册地产开发公司、贸易公司这个个案所昭示的,原本代表人民的政治人物,同样可能与不同的利益方相结合。在不同群体的利益高度分化的今日,如何让人大代表依旧能够一如既往地代表人民利益,似乎依然是一个需要细致考察的问题。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2015年全国两会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