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日大使谈抗日神剧:我不赞同 要严肃对待抗战

[摘要]“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是一场非常严肃的悲壮的战争,付出了巨大的民族牺牲。用这种方式来描述抗日战争,我觉得是不妥的。还是应该以一种严肃的态度,认真对待这段历史。”

驻日大使谈抗日神剧:我不赞同 要严肃对待抗战

中国驻日本大使程永华 新文化特派北京记者袁静伟摄

驻日大使谈抗日神剧:以严肃态度对待抗日战争

抗日电视剧剧照。

新文化记者专访全国政协委员、中国驻日本大使程永华—中日安全对话将谈哪些议题?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驻日本国特命全权大使程永华,在两会期间被很多媒体追逐。昨日下午,对外友好界别的小组正在讨论中,很多记者就守候在门外,期待能够获得一个提问程永华的机会。

讨论结束后,程永华在会议室接受了家乡媒体新文化记者的专访。灰绿色西服、格子衬衫、黑色细框眼镜,跟电视、报纸和网络上的他相比,面前的他显得更加清瘦。

谈中日关系

始终面临着最严峻的局面

“去年这一年,经历了这么多的问题和困难,可以说两国关系重新朝着改善的方向迈出重要一步。但是这个改善并不是那么容易的,因为问题很多也很复杂。

新文化去年您接受我们采访的时候,说当时中日关系处在一个最严峻的时刻。一年过去了,现在的中日关系是更加严峻了,还是有所缓和?

程永华最近这几年,中日关系始终面临着最严峻的局面,也是一个最困难的阶段。突出的特点就是几种问题前前后后发生,相互交织在一起。这样就使两国关系出现了一个很复杂的困难局面,这里边既包括历史问题,也包括领土的争端,还包括军事安全上缺乏相互信任,和两国民众对于对方国家的友好感情下降。

新文化:去年这一年,过得很不容易吧?

程永华确实不容易。2013年年底,日本首相参拜靖国神社。2014年上半年我们更多的是要就这个问题表明我们的立场,特别是我们在对日工作的第一线,要去宣讲我们的立场,传出我们的声音。要让日本的人民和媒体能够听得懂我们的道理,当然也要让日本的上层理解我们的立场。

2014年下半年最突出的事情,就是11月10日,习近平主席在APEC会议期间会见安倍首相,很受各方瞩目。这次见面是很不容易的,双方经过多次的反复磋商。最后在11月7日,双方对外宣布了4点原则共识,这个原则共识应该说是双方共同达成的一个文件。

中日关系已经有了四个基础文件,就是1972年恢复邦交时发表的《中日两国关于恢复邦交正常化的联合声明》、1978年两国签署的《中日和平友好条约》、1998年双方发表的《中日联合宣言》及2008年两国发表的《关于推进战略互惠关系的联合声明》。这四个政治文件把两国关系的原则和精神,都做了很明确的规定。

但是这几年又接二连三发生了很多问题,针对这些问题,应该怎么去解决,如何去克服这些困难,推动两国关系继续向前发展?按我个人来说,就是要立个规矩。首先要重新肯定,双方要按照四个政治文件的精神,去解决当前的一些问题,重新推动战略友好关系向前发展。

第二条、第三条呢,就是关于历史问题和领土争议,都有一些规定。

第四条,双方逐步恢复对话交流,使两国关系各个领域的务实合作,继续积极向前发展。

去年这一年,经历了这么多的问题和困难,可以说两国关系重新朝着改善的方向迈出重要一步。

但是这个改善并不是那么容易的,因为问题很多也很复杂。我们希望日方信守承诺,要遵循这四个政治文件和四点原则共识,能够和中方共同努力,推动中日关系健康稳定向前发展。

谈中日安全对话

对话 互信 深入理解

“ 中日两国之间,地理上相邻。不管你是喜欢还是不喜欢,邻国是不能搬家的。《韩非子》里边说“国之交在于民相亲”,只有充分地了解,才知道对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然后思考有哪些值得我们参考和借鉴,如何去开展交流合作。

新文化3月19日在东京举行的中日安全对话,是四年来的首次,您觉得这意味着什么?

程永华中日安全对话,是两国之间多年前开始的。这几年,因为中日关系陷入困难局面,这种对话暂时被中断。3月19日中日双方的外交当局和国防部门的有关官员将展开对话。届时,中日之间还将举行外交当局的定期磋商,这是一个副部级的定期磋商,就双方的外交政策交换意见。这个磋商也中断了多年。通过这些对话,可以逐步增进双方的相互信任和相互理解。

事实上,双方有多个务实领域的对话,在1月份也举行了一次中日海上联络机制的工作组磋商,还有一个就是中日海洋事务高级别磋商。这两个磋商,是中日之间就海空的一些风险,以及双方的一些意见分歧交换意见。双方也通过这两次磋商,在很多问题上增进了相互理解,也愿意继续磋商的进程,就如何管控两国之间的风险,达成共同协议。

新文化您觉得在3月19日的中日安全对话中,中方会提出哪些议题,能透露一些吗?

程永华双方自然是先要介绍自己的立场,同时对对方的关切事项,表明自己的态度。比如说在安全对话上,我觉得自然要说明我们中方的外交政策,包括我们的军事政策,也介绍我们军队建设方面的一些情况。同时我们也会对日方军事领域里的一些动向表示关切。

最近日方采取措施解禁集体自卫权,同时在军事安全政策上也进行了调整。对此,中国作为邻国,也作为过去日本军国主义发动战争的受害国,我们要维护中国的利益,自然要表示关切。

新文化今年是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据您了解,日本国内民众是一种什么样的情绪?

程永华关于过去日本军国主义发动的侵略战争,在1972年《中日联合声明》当中,有这样的表述:日本军国主义者发动的侵华战争,给中国人民带来了深重灾难,也使日本人民深受其害。这句话高度概括了这场战争的性质,中国人民为了抗击日本法西斯,抗击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做出了巨大的牺牲。同时作为世界东方的主要战场,为世界反法西斯的胜利,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所以我们要按照铭记历史、缅怀先烈、珍视和平、开创未来的方针,来举办相关的活动。

我认为,日本方面如何对待过去那场战争,这也是一个机会。也就是说日本方面应该在这样一个时间节点上,认真思考为什么过去日本军国主义发动这场侵略战争,战争责任何在,如何才能够避免再次发生这种战争。在这方面,日方应该认真地思考和总结。

众多的日本民众,在过去的那场战争中也深受其害。所以我认为,更多的日本人民还是爱好和平的,不希望这种战争惨剧再次发生。

新文化最近一段时间,网络上出现一种理性的声音,那就是去了解日本,懂得日本。您觉得这是不是对中日之间,特别是民间的友好,能起到很重要的作用?

程永华实际上中日两国之间,地理上相邻。不管你是喜欢还是不喜欢,邻国是不能搬家的。2000年来,两国的文化也有很多相通相近的地方,但是这些年有一些问题,民众感情上的亲近感下降,对对方不再友好。我觉得应该冷静地看,首先要去了解对方,然后才能相互理解,才能相互信任。有了信任才能谈到友谊、友好。所以我希望中日两国的民众,能够通过各种方式,加强深入交流。《韩非子》里边说“国之交在于民相亲”,只有充分地了解,才知道对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然后思考有哪些值得我们参考和借鉴,如何去开展交流合作。

两国的民间交流还是很多的,在两国正式建交之前,就已经形成了以民促官的传统。

谈抗日“神剧”

要以严肃的态度对待抗日战争

“对于这种影视剧的制作方式,我是不赞同的。因为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是一场非常严肃的悲壮的战争,付出了巨大的民族牺牲。用这种方式来描述抗日战争,我觉得是不妥的。还是应该以一种严肃的态度,认真对待这段历史。

新文化国内电视荧屏上,有一些抗日“神剧”,甚至出现手榴弹炸飞机、手撕鬼子等画面,日本民众知道这样的影视作品吗?反应如何?

程永华日本媒体很关注中国的情况,对这些抗日“神剧”有过报道,应该说很多日本民众都知道这事。说实话,对于这种影视剧的制作方式,我是不赞同的。因为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是一场非常严肃的悲壮的战争,付出了巨大的民族牺牲。用这种方式来描述抗日战争,我觉得是不妥的。还是应该以一种严肃的态度,认真对待这段历史。

谈“马桶盖”

我们还是要苦练内功

“据我所知,中国游客去日本购物,买得最多的还不是电饭锅和马桶盖,而是保健食品和日常药品。我觉得电饭锅、马桶盖,包括保健食品和药品,其中应该没有太多的高科技,我们的企业为什么做不好?我们是不是有创新的空间和余地?

新文化中国到日本去的,以游客为主的短期访问者,去年增加了83%。而日本到中国来的人数基本持平,这其中主要是商务客,观光旅游的在减少。您觉得这一状况要不要担心?

程永华我也注意到了这个现象,这个问题值得思考。我们要让更多的日本人全面准确地了解中国。(日本游客减少)这里边有政治因素,我觉得更多的是日本人对中国的雾霾、食品安全等问题有些担忧,日本的媒体对这些问题的报道,也加深了这种担忧。

中国民众和媒体都在关注这个问题,中国政府也在大力解决。

新文化:中国游客去日本疯抢电饭锅和马桶盖引起热议,您怎么看?

程永华这是个很受关注的问题,我们要从多方面来看。首先这是民众自发的行为,我不做过多的评论。我想的是,这里是不是有一些我们自身的问题,比如我们科技创新不够,比如我们的产品价格设定有些问题。

据我所知,中国游客去日本购物,买得最多的还不是电饭锅和马桶盖,而是保健食品和日常药品。我觉得电饭锅、马桶盖,包括保健食品和药品,其中应该没有太多的高科技,我们的企业为什么做不好?我们是不是有创新的空间和余地?

中国被评价为制造业大国,但是我们的企业对新产品的创新力度够不够大?原有产品是不是能很快更新换代?去日本买马桶盖和电饭锅,要给我们的企业家带来一种思考,我觉得还是要苦练内功,自己做得更好。

另外,网络上还有一种讨论,去日本购买的东西到底是“Made in China”还是“Made in Japan”的讨论。目前经济正在全球化,我国跟日本一些产业和企业的联系日益密切。很多日本品牌的产品,其内部可能有中国制造的零部件,按照日本的设计和产品标准在日本生产,最后就变成了“Made in Japan”。同样也有一些标着“Made in China”的产品,里边也有一些零部件是日本的。还有一些中国品牌也正在进入日本的国内市场,中日两国在经济领域的交流与合作越来越深入发展。

新文化:2020年,东京将举办夏季奥运会,有哪些东西值得我们去学习?

程永华北京2008年举办过奥运会,日本曾经举办过夏季奥运会和冬奥会,有很多经验。日本人的优点是做事情仔细,现在正在筹备的2020年奥运会,有很多东西值得我们去学习。特别是我们正在申办2022年的冬季奥运会,可以从2020年奥运会上借鉴经验,比如场馆设置,比如各种软硬件设施的安排等。双方也可以开展合作。

新文化:这一年,回过几次长春?

程永华两次吧,每次都很匆忙,基本都是当天往返。回去看看老母亲,然后就匆匆离开。从我的愿望来讲,还是希望能在长春多留几天。家乡的空气、家乡的水、家乡的人,都让我感到亲切。

事实+

抗日历史题材剧日益娱乐化

从射箭拦子弹、徒手撕鬼子、手榴弹炸飞机,到村姑全裸敬礼抗战红军战士、女侠遭鬼子强奸后,身体像充足电的马达一样,一举干掉一个排的日伪军……所有这些离奇的情节都折射出眼下抗日历史题材影视剧的“武侠化”、“玄怪化”、“言情化”……简而言之,就是娱乐化,而它的同义词是庸俗化。

据统计:2012年,全国主要电视频道黄金档共播出200多部电视剧,其中涉及抗战及谍战的超过70部。2013年前3个月,即将或已经投入拍摄的抗日剧就有30多部。

抗战剧的“武侠化”、“玄怪化”、“言情化”,正在日益朝暴力、迷信和色情的方向豪迈前进,恰恰说明,本来只是电视剧宽广领域中的一个类型(历史战争剧)的抗战剧,承载了观众太多的娱乐需求。甚至可以说,它承载了观众对电视剧的一切期待,从严肃的历史和战争本身,到动人的爱情与阴谋,直至等而下之的暴力、色情、玄怪……无奈的编剧和导演们都在动足了脑筋,把上述所有内容,一股脑儿硬塞进“打鬼子剧”这件狭窄的外衣中。如此,则东施效颦乃至削足适履的扭曲是不可避免的。(腾讯新闻综合中国青年报报道)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2015年全国两会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zhenfeiche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