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儒林:山西一局级干部在京沪有几十套房

  李小鹏:很多腐败案都有煤老板

  开放日上,有记者向山西省省长李小鹏提问:“2014年,山西GDP增长只有4.9%,经济发展断崖式下滑,省长有压力吗?能睡好觉吗?”

  “不睡觉怎么干活呀?”李小鹏表示,经济的下滑难不倒山西,山西要振奋精神,全力以赴。

  他说,山西经济下滑,煤价下跌是短期因素,长期来看,一煤独大。自身来看,说明适应新常态还做得不够。

  李小鹏说,过去煤炭价格高,煤炭企业效益好,一俊遮百丑,什么问题都看不出来。现在煤炭价格低,问题就出现了。政府该管的没有管好,不该管的又伸手过长。

  李小鹏也提到,山西很多腐败案件背后都出现了煤老板,都涉及煤炭资源交易。煤炭资源交易由于制度不完善,信息不公开以及利润巨大,就很容易滋生腐败。

  袁纯清:已就山西腐败问题检讨

  “我在农村出生长大,所以对这份工作充满了热爱。”昨日上午,全国人大代表、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袁纯清参加山西团审议时,谈到了履新半年来的感受。

  对于山西出现的严重腐败,他说,尽管这是长期积累的结果,但作为时任省委书记,负有领导责任,自己已经在去年的山西领导干部任免大会上表示过检讨。

  “作为时任省委书记,是负有领导责任的”

  审议中,袁纯清主动谈到了山西的腐败问题。“党中央和中纪委严肃查处山西严重腐败,作为时任省委书记,我是坚决拥护的。山西出现系统性塌方式腐败,侵害了人民利益,败坏了党的声誉,也损害了山西形象。”

  去年9月,袁纯清不再担任山西省委书记职务。他说,坚决拥护中央对山西省委领导班子做出的重大调整,“尽管山西发生严重腐败问题是长期积累的过程,不是一天冒出来的,但作为时任省委书记,是负有领导责任的。”

  袁纯清介绍,在去年的山西领导干部任免大会上,自己已经表示过检讨。

  “给了我一个直接服务农民的机会”

  去年9月,袁纯清首次以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的身份露面。昨日,他首次公开谈起履新以来的感受:“感谢中央对我个人的关心,把我调整到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工作。来了半年了,我的感受是给了我一个直接服务农民的机会。我在农村出生长大,所以对这份工作充满了热爱。”

  “我出生在上世纪50年代初期,曾经是农民,我在农村入的党,所以我对农村、农民有天然的感情。”袁纯清说,“去年北京APEC会议期间,趁假期回到了阔别十几年的村子,当年一起劳动的人里,有的人才60多岁就去世了。我的心很疼。”

  他对现场的代表们说:“我们现在60多岁的人,看我们的面色、我们的手,还很红润,你去看看村支部书记看看农民,50多岁背就驼了。这说明农村有的地方很穷,农民还比较苦,城乡差别还是比较大的。”

  袁纯清在审议中提到,有些官员利用新常态为自己不积极作为找借口,这是干部队伍中一个很值得注意的倾向。

  他说,官员要从思想和行为上保持积极的态度,这样才能认识和把握新常态。

  令狐安:现在是选干的最好时机

  “现在是培养选拔干部的最好时机,因为谁敢担当谁不敢担当一目了然。”昨日下午,全国人大代表、华侨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令狐安在山西团“开放日”上说。

  令狐安认为,当前“正视问题,振奋精神”这八个字对山西而言至关重要。“今年媒体来这么多,比前几年来的人多了一倍不止,我看也是好事儿。”

  令狐安说自己不是山西人,也没在山西工作过,但要为山西说句话:现在是各类资本到山西投资的最佳时期。

  在他看来,经过反腐,山西风气正了,机会多了,谁先投资,谁先获利。“就和股票买跌不买涨一样,现在是各类资本到山西投资的最佳时期,同时困难时期也是培养选拔干部的最好时机,现在谁敢担当谁不敢担当,一目了然,建议山西省委省政府抓住这个好时机。”

  令狐安在发言中还对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多条建议,比如建议加强罕见病医疗救助、继续完善计划生育政策等。对于计划生育制度,令狐安建议全面放开二胎、研究非婚生子女权利保障问题。

  现场

  140多记者追问山西团

  山西团太“热”了——不仅仅指关注度高,平时举办全团会议空间有余的会场一下子来了140多名记者,室内温度瞬间飙升且缺氧。

  “开放日”下午3点开始,不到两点半,记者席就基本坐满了。为了容纳更多的记者,特地撤掉了一排桌子。记者席前排早已被占据,据说坐在这里,问答环节举手被叫到的机会大一点。

  据山西团提供的数字,有72家媒体的140多名记者来到山西团“开放日”,其中近30名外国记者。记者数量应为近年来之最。

  去年,一场“塌方式”腐败,让山西成全国瞩目的焦点。媒体们最关心的也是山西如何反腐,回答环节前几个问题都和反腐有关,媒体甚至拎出“山西有好几千人都上了纪委的黑名单”的说法请省委书记王儒林回应。

  王儒林有备而来,当他说到“山西发生的腐败问题不是孤立的,是一坨一坨的”,全场一阵笑声。“一坨”这个数量词经常用来形容什么,大家心照不宣。

  接近下午6点,王儒林最后回答了一个记者们开场前热议的话题——晋官难不难当?答毕,“开放日”结束,当记者们越过隔离线冲向主席台时,王儒林已经在工作人员的护送下转身离开。

  本版稿件采写/新京报首席记者 关庆丰

  摄影/新京报记者 陈杰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2015年全国两会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dayang]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