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南山:医院市场路线不改进 搞不好医改

钟南山在接受媒体采访。信息时报记者 刘宇雄 摄

钟南山在接受媒体采访。信息时报记者 刘宇雄 摄

□本版统筹 信息时报记者 万宇 本版撰文 信息时报记者 万宇 刘宇雄 田桂丹 蒋隽 本版摄影 信息时报记者 刘宇雄

全国人大代表钟南山每年亮相全国两会都会引起媒体的关注,昨日,钟南山主动安排采访,谈了他今年两会上所关注的医改、创新等问题,他认为医改并没能调动医务人员的积极性,医务人员收入和医院创收联系起来的市场路线不改进是不可能搞好医改的,大医院必需体现公益性。

此外,钟南山还在会上就反腐、广东推行冰鲜鸡政策、香港的流感疫情等问题发表了自己的观点。他力撑广东的冰鲜鸡政策,而对于香港的流感疫情,他表示疫情不会像非典一样失去控制。

谈医改 医院市场路线不改进搞不好医改

医改是钟南山今年主要关注的一个问题,他认为医改应该考虑供方和需方两个方面。他表示医改进行了这么长时间,特别是最近5到7年以来,医疗保障覆盖更广,能够使老百姓基本医疗得到保障。

“改革需要动力,群众需要通过改革看到实效。”他引用政府工作报告中的话,提出医改中的供方基本没有从医改中得到动力,没有调动积极性。“陈竺部长做部长时说,医改进入了深水区,过了7年深水区,到现在还不知道医改的抓手是什么,我觉得比较模糊。”钟南山说。

他举例,前天一个学生来看他,告诉他自己一上午看了70个病人,看到后面脑袋都不太清楚,就是为了完成任务。所以他“不觉得现在医改在调动医务人员积极性上找到了正确方向。”

他认为,医改的核心要害是个路线问题,“主流医疗一定是公益性的”。而中国大医院目前基本上都是国家支持一些,但医务人员收入80%靠自己创收,收入和医院创收联系起来就是市场路线,这个市场路线不改进是不可能搞好医改的。他直言“还没看到大公立医院体现公益性。”公益性核心是医护人员工资谁来买单,现在是医院买单,所以产生了公众认为是很不应该的事。

谈创新 论文数量不能等同于科技创新能力

创新问题也是钟南山今年关注的问题之一,他注意到,昨天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多次提到创新,“第一次在整个讲话里讲创新是在不足的地方,说我们国家创新力量不足,第二次讲创新是说要加强改革攻坚,推动创新驱动,第三次讲创新是加强成果转化。”

他介绍,去年我国论文数量世界第二,申请专利世界第二,创新能力根据国际权威评价排第19。他认为现在不少部门和人民的意识里存在问题,把论文等同科技产出,又等同创新。

他认为把这三个东西等同起来是错误的而且是非常危险的,理念不对导致很多单位或者高级学府把论文作为创新产出的重点。而认为创新必需是一个全过程,创新是有发明发现,可以发表论文也可以不发表,有了发明发现以后要应用于实践,产生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产生了效益后的全过程才叫创新。发表论文充其量是有创意。

谈反腐 医院市场化为医疗腐败创造了土壤

反腐在今年两会中成了最热门的话题之一,昨天钟南山也谈了医疗领域的反腐问题。他表示现有大医院基本是国有民营制医院,市场导向的,这条路线为医德沉沦创造了土壤,很多人会追求收入更多。

医疗领域很多精英在反腐中落马,他认为这些精英特别被人关注,这些精英用什么药对他人有影响,说什么药好对他人也有影响,他们的落马是医疗领域走市场路线产生的必然后果。现在反腐是对的,有些医务人员收入很高,每年一两百万很普通,但并不是合法的,假如达到了犯罪应该进行查处。

而对于一些人把医疗代表当做医疗腐败始作俑者的观点,钟南山表示不认同,他认为医疗代表对医药卫生的发展以及我们国家很多方面走到国际前列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有赖于通过他们与国外代表的交流。

谈分诊 三级医疗需解决基层医务人员待遇问题

分诊制度、三级医疗是广州和其他许多城市正在推行的,为的是引导居民小病就近在社区医院治疗,大病才进大医院,钟南山认为,这个政策要实施跟大医院积极性很有关系。

他认为三级医疗是非常有必要的,因为现在的疾病85%是慢性病,在早期是小病,如果早期在社区医院治好的话不会变成大病。

大医院应该把精力放在看大病、看重病、做研究上,而现在大医院忙着要收入,让其很难认真搞三级医疗。设想大医院挂钩几个社区医院搞三级医疗,想尽办法把这几个医院培养起来,常见病都能在社区医院看,这本来是非常好的好事,但大医院没人,只能喝西北风了。

另外,他认为基层医院待遇太差,只有大医院的三分之一,最多相当于大医院的一半,而且基层医院的医生没有舞台,评职称等都受限。他认为只有这些问题健全后,三级医疗才有可能实现。

谈医药 食药监人员不足影响新药上市进度

钟南山表示,科技创新的链条全过程包括:投入,研发,产品,审评,上市,效益,现在评审环节出现了比较多的问题。具体到医学他所熟悉的医学领域,钟南山介绍,国家对新药投入很多,但很多新药都卡在审评上,很多药一走到这一步就走不下去,特别是干细胞移植。

他介绍,中国干细胞移植起步几乎跟美国差不多,比周边国家都早,但发展到今天,全世界已经有4000多种在做临床实验,十多种已经上市,而中国只有造血干细胞移植一个产品上市了,其他都在等审评。

他认为这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我国的食品药品监督局这个部门太薄弱,从人员上来看,美国食品药品监督局有5000人在从事新药评审,欧盟是4500人,韩国是700人,而中国从2000年到现在是120人一直没变,其中还只有87人是做新药评审工作的。

他认为这也是创新方面一个很大的瓶颈,他希望能促进评审环节的改变,改变目前这个环节对科技创新的限制。

谈冰鲜鸡 一定要推行集中屠宰

在提问环节,有现场香港和广州媒体对广州佛山等地正在推行的冰鲜鸡政策非常感兴趣。钟南山表示,活鸡集中屠宰,冰鲜上市的做法在北京、上海、杭州等地做得很好,但广东因为岭南饮食文化使得这种做法成为了一个难题,但他觉得应该实行活鸡的集中屠宰,冰鲜上市。

他举例,现在他的ICU里正在抢救的一个17岁的护校女学生,就是因为放假回家帮爸爸杀鸡,三天后就感染得病了。他介绍现在80%的病例都是来自活鸡市场,所以不应该再鼓励生鸡交易,要推行集中屠宰,一定要向这个方向发展。

而一名佛山的记者表示,佛山在推行了冰鲜鸡政策后,反而引起很多小贩私自杀鸡买卖,更不利于防止人感染的初衷。对此,钟南山表示,老百姓有这个习惯,但不见得所有的文化都是好的,需要移风易俗。同时,也要加强执法,保证政策的行政性和强制性。

谈流感 香港流感疫情不会失控

最近,香港因为流感死亡300多人,昨天的记者会上,有香港记者询问钟南山对香港流感疫情的看法。对此,钟南山表示,香港的流感病例看起来挺多,但得病的人主要是得流感,是H3N2,不是禽流感。

而这次流感疫情中为什么死的人多?钟南山表示,为了预防流感一般是要种疫苗的,疫苗是世界卫生组织根据周期来预设的,今年打这个明年打那个,但这次病毒产生变化,原本流感打了药可以覆盖70%,但今年只能覆盖30%,所以有一些哪怕打了疫苗效果也不好。

对于有香港居民担心的此次流感疫情会像非典疫情一样失去控制,钟南山表示,虽然总体感觉香港流感病例稍微多一些,但死亡绝对数300例多,病死率与正常流感疫情相比并没有明显增高,所以不会像非典那样难以控制。

语录

“中国大医院医务人员收入的80%靠自己创收,收入和医院创收联系起来就是市场路线,这个市场路线不改进是不可能搞好医改的。”

“现在80%的病例都是来自活鸡市场,所以不应该再鼓励生鸡交易,要推行集中屠宰,一定要向这个方向发展。”

——钟南山

(信息时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2015年全国两会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yafangpeng]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