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纪委“零售”反腐不停歇 军队“批发”打虎不打折

2015年全国两会团结湖参考段修健2015-03-05 08:15
0

虽然文工团本身并无太大腐败空间,但占据重要位置的极个别明星却可能成为人际交往的中介和利益交换的掮客,成为跨界的小圈子的“润滑剂”。

界限分明的军事管理区内,内部自成一套特殊管理系统,封闭性和保密性很强,出点问题也能内部消化,这也是军队腐败问题较为复杂的重要原因。

“零售”不停歇,“批发”不打折

文 | 段修健

每次看到傅莹,我总会脑补出她出任驻英国大使时的景象:和丈夫郝时远并排坐在红色皇家马车,去往白金汉宫向伊丽莎白女王二世递交国书,微笑挥手,优雅得体。当她移步今年人大首场发布会时,外界并没有像对待“萌大叔”吕新华那样,期待她说出若干热词金句,更没指望在她嘴中听到“更大老虎”。

但这并不代表会议全程平淡无奇,反倒是一开场便有惊喜:第一个起身的姑娘来自南方都市报,一上来问题就很尖锐。这应当不是偶然,本次发布会有3家都市报得到提问机会,前所未有。和过去认识有区别,官方开始重视都市类媒体在国家政治生活中的传播功效。另一方面,这些媒体预先提交的问题也契合重点。比如,反腐是这次“两会”最引人瞩目的关键词;那么多人大代表自身出了问题,老百姓自然会有质疑。两相结合,南都“拔得头筹”也就顺理成章。这样的状况在“两会”期间应该仍会持续,绕来绕去,总会回到反腐热点话题。

会上还出现了一次集体笑场:平日爱笑但言辞谨慎的傅莹,听到军费预算的严肃问题后,反倒调侃起外国媒体。说起国防预算上调,很多人脑子里的反腐神经又绷紧了——这么多钱,会不会被贪污?这不是杞人忧天,而有事实印证。虽说人民军队一直在和不良风气作斗争,但过去一年军队反腐的战果仍是触目惊心。用坊间转述的崔永元的调皮比喻就是,“中纪委一周报一个腐败分子,像零售。而部队方面是一下子报14个,就像批发”。虽然已经过去三天,但军中老虎被打的消息仍然余音绕梁。从军方先后两次公布的名单来看,后勤部门和政治部门是问题的“高发地带”,后勤部长和政委(政治部主任)成了“高危人群”。

军队后勤领导因为主管基建、采购等工作,直接涉及大笔资金,存在唾手可得的贪污受贿可能。而政委或政治部主任这些政治主官,看上去并不直接过手油水,可隐藏的腐败手段,是变卖手中握有的干部选拔任用大权。举个例子,和地方上的公职人员不同,军队干部在退休年龄之外,每一职级都有对应的最高服役年限。到了时间如果不能往上升,就将面临转业。这些关于官兵任职的种种规定,本意是要保证部队战斗力,但在现实中,经往往会被念歪,成为权力寻租的工具。大量事实说明,最讲究纪律严明的军队系统,并不如期待中那样一尘不染,少数人腐败起来反而更加肆无忌惮。军方主动曝光的这两批“老虎”中,无论是经过军委立案调查还是直接发现问题,批量公布的时机都选择在移送军队司法机关之后。这表明军方反腐不仅力度很大,同时也注重稳和准。

崔永元的后半句话很吓人,他“喜欢传销,抓住一个供出一个,再抓住一个再供出一个”。这说出了军队内部关系的特点:容易出现小圈子。在“下级服从上级”之外,家属情、老乡情、同学情和战友情是潜在关系纽带。一旦失范,易出窝案。除此之外,同样享受军费保障的文工团也涉及其中。虽然文工团本身并无太大腐败空间,但占据重要位置的极个别明星却可能成为人际交往的中介和利益交换的掮客,成为跨界的小圈子的“润滑剂”。近来一段时期,军方在压缩编制的同时,出台了加强文艺队伍教育管理的多项规定,约束文工团成员尤其是明星的行为,用意显然是要纯洁军队和遏制腐败。

有代表委员提出,军队也要接受媒体监督。目前来看,这有一定难度。除了存在体制的区隔,军队的信息流通也受限于其特殊性,包括新闻媒体在内的外部监督很难发挥效力,军队内外很难直接打上交道。界限分明的军事管理区内,内部自成一套特殊管理系统,封闭性和保密性很强,出点问题也能内部消化,这也是军队腐败问题较为复杂的重要原因。从现有情况看,军队反腐还得依靠内部从上而下的大动作。

“两会”这几天,几乎所有军队代表委员都被问及“反腐”,回答基本一致:“没有禁区”、“不搞特殊化”。军队反腐的决心很大,手段也有针对性。例如先后出台的《全军财务工作大清查实施方案》、《关于加强军队干部选拔任用工作监督管理五项制度规定》等,就是看到了军队后勤和人事方面存在的漏洞。军队反腐是国家反腐一盘棋中的重要一局,一样没有期限,一样力度不会减。

崔永元的反腐宣言是“可批发亦可零售”,不管“零售”还是“批发”,军队反腐既不会停歇,也不会打折扣。这是国人的期待,也是军队强身健体的必然节奏。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2015年全国两会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ericatia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