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政协常委建议:从政策上要求夫妇生两个孩子

[摘要]呼吁为了中华民族的兴旺发达,为了我们和我们子孙后代的幸福,应尽早重视人口的结构调整,从政策和机制上让我们的子女生育两个孩子,而且一定要生下两个孩子。

社会建设

设立“两山”扶贫开发基金十分必要

省政协委员 李劲民

我省有 58个贫困县,绝大多数处于太行、吕梁山区。“两山”地区大面积集中连片贫困。近年来,我省不断加大扶贫攻坚工作力度,全省扶贫开发工作取得了明显成效。但是,“两山”地区实现稳定脱贫存在着许多特殊困难,依然任重道远。“两山”地区能否稳定脱贫关系到全省建设全面小康社会的任务能否顺利完成。

“目前我省仍有 329万农村贫困人口、8060个贫困村、58个贫困县,贫困县数量占到全省县市区总数的近一半,其中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 36个,占全省县市区总数的1/3。”李劲民说,“我省贫困县主要集中在太行山、吕梁山‘两山’地区。东部太行山区多为土石山区,西部吕梁山区多为黄土高原沟壑区,‘两山’地区自然条件恶劣,贫困人口集中,贫困面较大,贫困程度较深,属于典型的集中连片贫困。”

李劲民认为,设立“两山”扶贫开发创业投资引导基金是对产业扶贫开发方式的重要创新,实施产业扶贫是“两山” 贫困地区稳定脱贫的根本出路。“产业扶贫不同于过去政府对贫困地区的单方面帮扶。市场是产业扶贫的核心,只有以市场为导向,以双赢为目的,才能形成长效的扶贫机制。只有不断培育和壮大扶贫产业,‘两山’地区的困难群众才能有稳定的收入来源,才能实现收入稳定增长。只有越来越多贫困人口真正脱贫致富,‘两山’贫困地区才能真正稳定脱贫。”李劲民说。

李劲民认为,设立扶贫开发创业投资引导基金是优化产业扶贫资金使用的重要举措。长期以来,对贫困地区的产业扶贫措施以发放各种扶贫项目补贴补助、扶贫项目贷款贴息和资金救助为主,由政府部门选择项目、安排支出,行政色彩比较浓厚,“撒胡椒面”现象比较严重。传统的扶贫方式,不需要考虑资金回收,也没有具体手段监督投资效益,更无法对所扶持对象进行有效鉴别和行使投资权益,所以,对社会资本的带动力和投资效益不明显,财政资金使用效率比较低,扶贫效果也不是十分理想。设立扶贫开发投资创业引导基金,通过专业的投资管理选择考核项目,依法与社会投资机构共担投资风险、共享投资收益,可以提高投资项目选择的市场化、专业化水平。同时,还可以多层次放大财政扶持贫困地区产业发展的投资,充分发挥财政资金的投资拉动作用。

同时,通过设立“两山”扶贫开发创业投资引导基金,改变扶贫资金运作方式,不仅可以提高扶贫资金的使用效率,实现财政资金的引导和放大作用,而且可以支持扶贫产业发展,增强贫困地区发展的内生动力和活力,从而在全省扶贫开发战略指引下,走出一条利用资本乘数与杠杆效应推动贫困地区产业发展的新路子。

我省职工“五险”全覆盖的问题及对策

省政协常委 刘本旺

国家从制度层面上已经出台了许多相关“全覆盖”的政策法规予以保障,但是从实践层面看,职工享有社会保障待遇在很大程度上仍存在覆盖盲点,其中在职工“五险”制度的执行过程中,就有许多盲点,需要引起多方重视并加以解决。

存在问题有:1、国有、集体企业、民营企业职工特别是农民工、劳务派遣人员参保有盲点,特别是相当一部分停产停业多年的中小型企业,欠缴社会保险费问题尤为突出;2、个体工商户、灵活就业人员参保有盲点;3、城镇居民参保有盲点。16周岁—45周岁的人群由于距享受基本养老保险待遇时间尚远,有近 30%的人不愿主动参保,近两年尽管各地采取了一些捆绑式的办法和措施,但仍有部分人没有缴费,形成了又一个漏参的重点人群;4、养老保险待遇差距拉大。

如何推进我省 “五险” 全覆盖工作,我的建议是:1、着力搞好宣传动员。2、着力抓好参保扩面。3、着力推进城乡社会保障体系统筹和制度衔接。4、着力加大民营企业政策扶持力度。5、着力推进“五险统征”,全面启动“全民参保登记计划”。6、着力提高待遇水平。7、着力探索养老保险改革。

加大普法工作力度 增强全民法治观念

省政协常委 郝建华

作为一名律师,在执业工作中,我参与过多起为弱势群体维权活动,也参加过多次义务法律宣传,这些实践让我深刻地感觉到:法治的威力在于人民真诚的信仰。然而,目前我国的法治文化、法治理念、法治信仰还没有达到让所有的人去选择与坚守的程度,可以说,普法工作任重而道远。

目前普法教育存在的问题,主要体现为:普法的广度和力度不够、普法工作手段不多,载体不丰富、普法工作机制不够健全和普法宣传力量薄弱。

因此,我建议,首先开展“一村一律师”活动;其次是加强组织领导,健全普法工作保障机制;三是创新普法方式,增强工作的实用性;四是发挥大学生作用,扩大普法宣传队伍。

农民工应纳入社保制 实现同工同酬

省人大代表 袁森

袁森是晋城市第一位农民工身份的省人大代表。他是安徽省六安市舒城县人,1997年中专毕业后曾在家务农,后随着北上广的打工潮先后奔赴江浙沪等企业,从最基层做起。2009年 3月,袁森跳槽来到了山西路宝汽车铝部件制造有限公司担任低压车间主任。当时公司正处于起步阶段,他积极创新,参与了公司的低压生产流程设计,培养出一批优秀的低压生产技术骨干,为公司提产扩能、设备改造及技术革新作出了重要贡献。

2013年 1月 4日,袁森从众多农民工中脱颖而出,当选为晋城市人大代表。他说:“这一年来,我深入农民工群体,了解了很多农民工兄弟的疾苦,会尽最大努力帮助农民工解决实际困难,履行好自己作为农民工群体‘代言人’的职责。”

袁森说:“这次大会我带来了自己的两个提案,都是关于农民工的问题,建议尽快将农民工纳入社保制,实现同工同酬。用人单位要为在城镇稳定就业的农民工办理基本养老保险、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失业保险和生育保险等,其随迁子女应全部纳入本地教育发展规划,其义务教育经费全部纳入输入地财政保障范围,实现农民工随迁子女基本在输入地全日制公办小学平等接受义务教育。”

关注失地农民 促进和谐发展

省政协委员 田玲

生于 1985年的田玲是阳泉市郊区平坦镇石板片村的党支部书记,也是一名省政协委员。

2007年 8月,山西农业大学毕业的田玲参加了阳泉市 “大学生村官”考试并被录用,被分配到郊区平坦镇魏家峪村任村党支部副书记。刚出校门就进了村,开展工作的难度可想而知。田玲忍着委屈,认真学习业务,真心和村民相处。渐渐成为村民心中最值得信任的 “小田书记”。2012年,田玲在郊区第九届农村支部换届选举中以满票当选石板片村的党支部书记。石板片村占地面积 6.76平方公里,全村只有 164口人,村集体没有任何收入。田玲经受了新的考验。2013年,小田书记当选省政协委员。

此次“两会”上,田玲的提案是关于移民搬迁后的失地农民群体。她说,近年来,随着城镇化进程的不断加快,大量农村集体土地被征用,一个新的社会群体——失地农民随之产生并迅速扩大。一部分失地农民失去长期赖以生存的土地后,没有保障,没有依靠,徘徊在城市的边缘,成为种田无地、就业无岗、低保无份的“三无农民”,因此,她呼吁政府部门要加快出台相关政策,让更多百姓失地不失业,减地不减收。

调整人口结构比控制人口数量更重要

省政协常委 梅志强

30年来,我国一直实行的是控制数量的人口政策。今天,以控制人口数量为主的计划生育工作已经取得巨大成就,我们忽视的是,单纯控制人口数量的计划生育是以严重的人口结构失调为代价的,后者带来的问题比前者更复杂,更难以调控,后果更难以想象。

急剧控制人口数量带来的必然结果:1、老龄化程度加快。2、出生性别比失调。3、婚姻年龄和地区挤压。4、养老问题突出。

调整人口结构是计划生育工作当务之急,建议:1、全面放开二孩生育。2、城市农村应采取相同的生育政策。3、制定并出台有利于年轻人生育二胎的政策。生育调节受到社会、经济、文化、生物等因素的影响。控制人口数量手段多,较容易,调整人口结构手段单一,很难。调整人口结构比控制人口数量用的时间更长,负的代价更大。呼吁为了中华民族的兴旺发达,为了我们和我们子孙后代的幸福,应尽早重视人口的结构调整,从政策和机制上让我们的子女生育两个孩子,而且一定要生下两个孩子。

(山西新闻网)

事实+

全国申请二胎人数远低预期

中国放宽独生子女政策后,生二孩的小高潮并未如约而至,申请生二胎的人数远远低于官方预期。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的数据称,当局原本预计新政策推行后,每年将增加超过200万个新生儿,但截至去年8月,符合条件的1100万对夫妇当中,只有70万对提出申请,而获批的仅62万对,远远低于官方预期。

中国社科院副院长蔡昉曾表示,中国可能在2016年左右开始向所有夫妇开放二胎政策,放开后可能不会显著提高生育率。

有外媒刊文称,专家认为城市生活压力可能是主要原因,中国人的生育观念已发生改变。(腾讯新闻综合中新网报道)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bonowu]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