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称明星涉毒危害青少年:易引发群体模仿

媒体称明星涉毒危害青少年:易引发群体模仿

   1月9日,房祖名涉毒案开庭审理,大批记者围堵在北京东城区法院门前。本报记者 杨姣/摄

  “传被告人陈祖明到庭!”

  1月9日9时30分,随着女法官林梅梅敲响法槌,身着藏蓝色圆领套衫的房祖名(陈祖明别名)在两名法警的押解下,步入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第二庭。

  当天,50余名人大代表和数十家媒体记者旁听了这起“适用简易程序”案件的庭审。

  作为娱乐界明星,房祖名对青少年有很大影响力。在新浪微博上,房祖名的粉丝高达775万,其最后一条微博的更新日期为2014年8月12日。

  两天后,房祖名被北京警方从当地的一家足疗店内抓获。随后,警方在其北京居所内,起获了毒品大麻植株117.72克。

  庭审中,公诉机关当庭出具了6组证据。其中,最重要的一组证据显示:被告人房祖名在其位于东城区东直门内大街的居所内,分别于2012年下半年某日,2014年7月10日、8月13日容留柯某某吸食毒品大麻,于2014年8月14日容留李某某吸食毒品大麻。

  6组证据,都被法院在审理时予以查明和采信。

  公诉人在发表公诉意见时认为:被告人已构成容留他人吸毒罪。被告人系自首,依法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公诉人并称,房祖名在庭审前曾“书写了亲笔悔过书”,不但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并且迷途知返。

  “我犯了法,应该受到惩罚,没有什么需要为自己辩护的。”整个庭审阶段,房祖名神色平静,在作最后陈述时,他表示“回到社会后,绝对不会再犯”,并能在今后“用行动来获得谅解,传递正能量”。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公开审理,房祖名因犯容留他人吸毒罪,一审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6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元。

  按照我国的法律,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这就意味着,如果房祖名在10天内不提起上诉,那么他在2015年2月13日后,将重获自由身。

  近年来,从谢东到李代沫,从房祖名再到尹相杰……诸多明星涉毒,这对青少年会产生哪些影响?

  “你作为公众人物,备受关注。和普遍人相比,有更大的影响力,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引导社会风尚。尤其是明星,在广大的青少年中有着很强的价值引领和示范效应。然而,你却为了寻求一时的刺激,放松警惕,不但自己吸毒,还容留他人在你家中吸毒。那么,在对自身造成危害的同时,也放纵了其他人。你的这种行为,给他人、给家庭以及所有热爱你的粉丝都带来了伤害。”公诉人在庭审中对房祖名进行法庭教育时,就直指房祖名涉毒对青少年产生的不良后果。

  9日下午,国家禁毒办副主任李宪辉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分析,近年来被抓获的明星并不是不知道毒品的危害,其涉毒最主要的原因在于,一是明星群体往往受“圈子文化”“亚文化”的影响较大。进入这个圈子,会产生一些群体模仿效应,如果“大哥”“大姐”都吸了,“你不吸,可能都进不了这个圈子”。二是,明星群体中有许多人长期超负荷工作,由于合成毒品有兴奋作用,他们有的为了保持良好状态而吸毒。

  “明星涉毒影响非常坏,由于明星群体属公众人物,他们对社会有示范效应。特别是他们的粉丝和青少年群体容易产生模仿效应。”李宪辉说。

  根据《中国禁毒报告》的权威数据,1991年,我国登记在册的吸毒人数为14.8万人,截至2014年4月底,这一数字变成了258万,20多年里翻了十多倍。公安部禁毒局的最新统计数字表明,在近年来登记在册的吸毒人群中,35岁以下的青少年占比高达75%。

  李宪辉的担忧在于:在互联网时代,一些青少年如果没有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指导,从吸毒走向贩毒,并不是没有可能。他坦言:“这在一些学校如职业学校、中专比较突出。”

  “青少年对合成毒品的危害认识不足,他们很多人认为合成毒品成瘾性小,依赖性小,也比较容易戒,这让我们的宣传工作面临很大的难题。”李宪辉透露,2015年,国家禁毒办将与教育部、团中央合作,并通过中国禁毒数字展览馆与学校、家庭衔接,希望青少年学生了解毒品的现状、危害、在历史上给中华民族造成的深重灾难等。在重点地区和有条件的学校,还将打造禁毒展览馆、禁毒走廊,将“线上线下”结合起来。

  北京市禁毒教育基地管理中心副主任、中国药物滥用防治协会副秘书长曲晓光认为,房祖名容留他人吸毒,触犯刑法,理应受到惩罚。在偶像崇拜、青少年热衷模仿等因素的共同作用下,娱乐明星吸毒,表面上看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事实上却会对青少年产生极为不良的示范与影响。

  多年来,曲晓光通过实际案例研究发现,对于偶像吸毒,青少年粉丝会有两种不当反应:一种是认为吸毒行为“潮”“酷”,于是模仿;另一种是搞不清楚自己的偶像为什么去做违法的事情,进而导致本就脆弱的价值观产生混乱。

  曲晓光指出,当前的毒品,特别是合成毒品,已经具有非常明显的娱乐化特征——往往在年轻人喜爱的K歌、聚会、开Party等娱乐场合出现,被年轻人视为只是玩玩而已的“休闲毒品”或者“俱乐部毒品”。

  “可以说,如果当娱乐成为毒品的本质,对年轻人造成的伤害将是不可估量的。”曲晓光认为,正是在这层娱乐化外衣的包装下,许多青少年认识不到毒品的危害性与违法性,让毒品游走在身边的边缘地带,把吸毒的罪恶感大大降低。

  在具体表现上,曲晓光认为,一方面是吸毒人群低龄化。目前发现的年龄最小的吸毒者只有8岁;另一方面是,吸毒人群普遍化。毒品已不再是个别社会边缘群体才沾染的了,天之骄子的大学生、外表光鲜的都市青年白领,都已经成为涉毒重点人群。

  曲晓光呼吁,在预防教育领域,鉴于毒品问题已成重要的青年问题,青年组织应该站出来,走到第一线,特别是应关注那些容易沾染毒品的边缘青少年群体身边,对他们进行帮助。

  本报北京1月9日电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seanhou]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