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点军校学雷锋”系假新闻 作者致歉

西点军校到底学没学过雷锋?多年来,国内关于此消息证实与证伪之论此消彼长。

今日7点55分,网友“李老头06”通过微博发文称,1981年愚人节,他以笔名“黎信”发文,将“西点军校学员学雷锋,高唱‘学习雷锋好榜样’”写进文章。“李老头06”表示,1997年,他才明白这一“消息”是愚人节玩笑。多年来他也曾承认错误,今日再度通过微博,认错并致歉,希望“在更大范围内消毒”。

探针(微信公众号:news-probe)了解到,“黎信”是前新华社记者李竹润的笔名。李竹润亦向探针证实,网友“李老头06”就是他所拥有的ID,所发言论均系其本人发布。此番举动,李竹润是希望以“即将入土的老人”身份,承认错误。一切与新华社无关,也没有任何政治目的。

“西点军校学雷锋”系假新闻 作者致歉

李竹润道歉微博截图。

误将愚人节玩笑当做新闻写进教材

1981年,时任新华社记者的李竹润像往常一样接收“外电”,看到一则来自合众国际社的消息称,西点军校学员学雷锋,高唱学习雷锋好榜样。合众国际社是美国第二大通讯社,也是一家国际性的通讯社。

李竹润告诉探针,这则来自国外通讯社的英文消息介绍了美国著名军事院校西点军校与雷锋的关系,提到该军校学生高唱“学习雷锋好榜样”歌曲。

“我不加思索,便把它写进文章。”李竹润告诉探针,得知这一消息时,他正在为中国社科院新闻研究所(注:1997年9月更为现用名“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与传播研究所”)撰写函授教材《新闻写作》。

李竹润回忆,这则消息的导语开头就引用了《学习雷锋》的歌词“学习雷锋,好榜样。忠于革命忠于党。”在当时国内的新闻写作环境下,李竹润觉得这则消息的导语写作方式很新颖,于是以笔名“黎信”写文,将“消息”当做一则案例分析写进了文章。

李竹润也向探针强调,当初引用这则消息,并不是当做新闻对外报道,也没有抱着歌颂雷锋的目的写。

“发觉不对后,回想当初看到消息的情景,那天正是愚人节。”李竹润说,西方媒体往往在愚人节发布一些匪夷所思的“新闻”,甚至有些非常权威的媒体也这么做。1981年,中国刚改革开放不久,那时他对外面的世界了解很少,不知道这个愚人节传统,将一则假消息当做新闻写进文章,犯下了这个错误。

“西点军校学雷锋”系假新闻 作者致歉

李竹润在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新闻与传播学院上的照片。

看到哲学家李慎之文章意识到错误

李竹润向探针提到,他意识到错误是在1997年。这一年的某一天,李竹润在《读书》杂志上看到哲学家李慎之先生撰文否定“西点军校学习雷锋”一事。

探针查阅1997年全年的《读书》杂志,在该杂志1997年第一期上发现李竹润提到的文章。这一期杂志刊载了李慎之撰写的题为《诺贝尔与孔夫子》(以下简称《诺与孔》)一文。

生于1923年的李慎之先生在撰写此文时已74岁高龄。他是一位哲学家、社会学家、资深新闻人,也是当时著名的国际问题专家,曾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兼美国研究所所长。

“前几年流传一种说法,说是美国的西点军校挂有雷锋的画像(也有说是树雕像的),把他作为美国军人学习的模范。对此我曾问过在那里教书的中国教授,得到的答复是‘没有听说过。’”

《读书》杂志1997年刊文《诺贝尔与孔夫子》

李竹润看到李慎之的文章后,意识到自己犯下了一个错误,“才知道自己上了当。”

李竹润告诉探针,此次发微博,就是为了承认自己曾经犯下的错误。

探针注意到,李竹润所说的文章,是目前写作者公开承认的有关“西点军校学习雷锋”传言最早的文章。李竹润向探针表示,写完教材后,他将初稿交上去,此后又出国访学,不知道后续情况。

1990年2月2日清晨6点30分,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报道消息称,西点军校开始学雷锋了。随后,许多国内报刊出现同类报道。

与此有关的消息被进一步演绎为美国西点军校大厅挂着5个该校学生所仰慕的英雄像,其中雷锋排在第一。此外,学校学生的手册上印有“人的生命是有限的,为人民服务是无限的,要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为人民服务中去”的雷锋日记选段。除此之外,还有消息报道称西点军校学员传诵雷锋日记,开展学习雷锋的活动。

此后多年,类似的消息又分别在2002年前后以及2012年前后兴起。围绕此而起的争议也不断。

“西点军校学雷锋”系假新闻 作者致歉

《读书》杂志1997年刊文《诺贝尔与孔夫子》。

错误成了多年心病 希望有机会更大范围内消毒

李竹润也说不清楚,这则消息是如何一步步演变为现在的情况。

李竹润自1965从北京外国语学院英语系毕业后,一直在新华社工作,从事国内新闻对外报道。他先后担任记者、编辑、驻外记者、中央新闻采编室主任、中国特稿社副社长等职务,是一位资深的新闻人。

“我是新闻工作者,应该忠于事实。有错误就改,我73岁了,没有想过为自己捞点什么。一个即将入土的老头,他觉得应该把自己的经验教训告诉大家。仅此而已。”李竹润告诉探针。

当年让李竹润意识到错误的《诺与孔》一文,由李慎之先生写于其74岁之时。如今,生于1942年的李竹润,也选择在古稀之年公开承认错误。

“本人对自已一切言论负全责,特承认错误、道歉。”李竹润在微博上说。

“发微博没有什么政治目的,这是我自己的责任,与新华社无关。属于职务行为,我都是署真名,用笔名写的都是个人行为。”李竹润说,这些年,他一直认为,把这篇错误的消息写入文章是人生中最大的错误之一,成了一块心病。“心里不舒服,我跟学生讲课,就现身说法,告诫大家,凡是多问几个为什么。”

从1972年起,李竹润开始研究美国新闻写作。2005年退休后,他又于2001年至今任北京外国语大学新闻学院特聘教授。2009年到2013年任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客座教授。

1997年发现上当后,李竹润在多所高校授课时现身说法,但他总感到不够,“一直希望有机会在更大范围内消毒。”

李竹润今日发布微博后,遭到了不少网友的辱骂,而他的回应是:“即使没有这个谎言他们也会编造供自己意淫的谎言。”

“大家骂也好,赞也好都不关心。”李竹润告诉探针,他现在与外部联系,主要都通过网络和微博。“这里网友多,所以选择通过网络发声,希望更多人知道。”李竹润说,发博承认自己把“西点军校学雷锋”的谎言引进中国并道歉,算是放下了一块心病。

西点军校学雷锋被证伪多次

2002年8月,抚顺雷锋纪念馆馆长张淑芬去西点军校,专门搜集雷锋消息,回国后她也肯定地说,西点军校的固定雕像中没有雷锋雕像,大厅里没有雷锋像,学员手册里没有雷锋格言,固定教材中没有雷锋事迹,课程中也没有提到雷锋。

2003年3月27日,学者方舟子将中国媒体的《学雷锋学汉语成为美国西点军校新时尚》译成英文寄给美国西点军校公共关系办公室要求做出澄清。第二天西点军校公共关系办公室克里斯蒂娜·安克拉姆即回了信。

回信称,“那篇文章中关于雷锋的信息是不准确的。在本军事学院,没有雷锋的塑像或画像。雷锋语录没有被印在任何正式的学员出版物中。虽然历史课和中文课也许会讨论雷锋,但军事学院并不赞赏他或其哲学。”

此外,2003年1月1日,《环球时报》也曾派记者前往美国西点军校探访报道,发现校园内并不存在雷锋雕像,学员手册上也并没有雷锋格言。

除了证实“西点军校学习雷锋”一事并不存在以外,李慎之还在《诺与孔》一文中对当时流行的又一个类似言论证伪。

在《诺与孔》开头,李慎之写到,近几年来,在中国大陆、台港澳以及海外华文报刊上和中国学者的口头上,常常看到或者听到一种说法,“说的是前几年有一批诺贝尔奖得主在巴黎开会,结束时宣言,如果人类要在二十一世纪生存下去,必须回过头去汲取二千五百年前孔子的智慧。”

李慎之在文中对于这种说法表达了怀疑,并据此向一位以宏扬儒学为己任的哈佛大学教授杜维明先生求证,得到的答复是“没有听说过”。

李慎之又再度查阅了1988年1月19日到24日的《纽约时报》,发现有过一个诺贝尔学者的会议,但并无关于“孔子”的议题。为了进一步确定,李慎之专门查阅了法文报纸《世界报》,同样没有报道提及“孔子”。

“一百多年来中国人好像到现在还没有摆脱一种心理,一个人、一件事情或者一样商品好像只要得到洋人的夸奖或者起一个洋式的名字就觉得脸上特别有光。”李慎之先生写到。

撰文:探针/罗京运

声明:探针所发布内容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请关注探针微信公众号(news-probe),与我们一起探索世界,调查求真。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sophiezou]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