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举报赌博窝点身份泄露遭假治安大队长约见

  举报赌场后,治安大队长“约他见面”

  合肥的老严(化名)意外地知晓一个赌博窝点的内幕后,为了举报它,专门买了一张新手机卡。16日深夜,老严拨打了报警电话,警方前往查处。可第二日晚上,老严却意外接到了一个“蹊跷”电话,对方自称是“长丰县治安大队王大队长”,要约老严单独见面,而事后老严获知长丰县治安大队大队长并不姓王。而这距离他购买新手机卡还不到24小时,之前他只拨打过两个报警电话。到底是谁泄露了他的电话号码?目前警方正在追查。

  新手机号接到陌生来电

  12月19日,记者见到了老严。“这事情太蹊跷了,本想做个好事,没想到惹了这么大的麻烦。”老严说道。

  老严最近计划着到外地休息休息,12月15日,他的一个老朋友神秘地告诉他,可以带他到一个“爽地方”潇洒潇洒。“当时老朋友告诉我,这个地方要靠熟人带着才能进去,一般人是不可能进去的。”老严说,老朋友说得太诱惑人了,他控制不住好奇心,于是在当天夜晚,和老朋友一起赶往了长丰双凤工业园。两人来到阜阳北路边一个制造活动板房的厂里,一个两百多平方的简易工棚伫立在夜幕之下。当老朋友敲开了工棚门时,老严惊呆了:“里面有一两百号人,都在赌钱,现场乱麻麻的。”老严来到赌场里,维持场子的人告诉他,赌场玩得很大,如果没钱,可以在赌场借。借一万每天付300元的利息。“赌场一天都‘进出’几十万,而且还放高利贷,真把我吓坏了。”老严说,看着很多人一夜就输得精光,他暗暗决心举报这个赌场。于是,第二天,他回到家之后,特意买了一个新手机卡。

  12月16日晚11时许,老严再次来到赌场附近,他用新手机卡拨打了110举报电话。110接线员问清了赌场地点后,转给了长丰县110。过了一个多小时,“双墩派出所的民警给我打电话,说是要去查这个赌场,我就把地址告诉了他们。”老严掏出手机,指着上面的一个尾号是‘110’的固定号码说道,“过了一个多小时,派出所给我反馈说,他们已经把赌场驱散了。”

  原想事情告一段落,哪知在12月17日晚,一个陌生的手机号突然拨打了老严的手机新号码。“我这个手机新卡号码不会有人知道啊。”老严嘀咕着接了手机,手机那头,一个自称是长丰县治安大队大队长的王姓人员,约老严在赌场附近见个面。

  “治安大队长”白天睡觉

  “这个‘治安大队长’拨通了我的手机,他声音相当粗暴,一再质问我是不是举报赌场的人。”老严说,“我一听,发现这个声音好熟啊,就是赌场里面的某个人。18号晚上,这个‘大队长’又给我打电话,一定要见我。”老严一再重复,“大队长”的声音太“恶狠狠”了。

  12月19日下午,当着记者的面,老严再次拨通了“治安大队长”的电话。在电话那头,治安大队长的声音充满了睡意,面对老严的求证,他不耐烦地说,自己就是长丰县治安大队大队长,他姓王。

  “王大队长”一再跟老严强调,他白天要睡觉,下午时分就跟老严单独会面。王大队长”说,他要让老严带“着去查赌场,要重奖老严。“王大队长”强调,赌徒抓得越多,奖励就会越多。

  治安大队长并不姓王

  12月19日傍晚,记者来到长丰县公安局治安大队。意外地发现,治安大队大队长并不姓王,而是姓刘。“我们大队里根本没有姓王的大队长,分管的领导姓李。”刘大队长介绍说。

  于是,记者将情况反馈给了刘大队长,他随即调查了治安大队所有成员,没有一个人给老严打过电话。“这个(拨打老严新卡的)手机号肯定不是治安大队民警的,也肯定不是我的。”刘大队长说道。

  当着治安大队众多警员的面,记者用老严的新手机卡拨打了“王大队长”的手机。在电话那头,王大队长”“仍然坚称自己是治安大队大队长,并说自己还在睡觉。“你的声音怎么变了?”“王大队长”在和记者聊天时,一再追问。挂断电话之后,“王大队长”特意追打了两次电话。

  “上班的时间点,哪有警员还在睡觉的?”刘大队长说道。拨打(老严)这“个(新卡)号码的,肯定不是治安大队民警。”刘大队介绍,据他判断,这个“王大队长”极有可能是跟赌场有关的人。刘大队长告诉记者,举报人千万不能和这个假治安大队大队长见面,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老严买了新卡举报,就拨打过两个举报电话,可还没到24小时,该卡手机号码莫名其妙就到了别人手上。这个号码为啥会泄露?刘大队长表示,这个情况他也不清楚,这一定要认真追查。

  本报记者摄影报道离此不远,就是老严举报的赌博窝点。

  这个陌生号码给老严打了好几个电话。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colinjiang]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