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高平“塌方式腐败”:连续3任市长被查

《新闻1+1》2014年11月27日完成台本

——山西高平:“塌方式腐败”的样本!

(节目导视)

解说:

中纪委通报,一天时间,山西再有四名官员被“双开”!

山西社科院研究员庞丽峰:

我们要对腐败现象零容忍,坚持有案必查,有贪必肃。

解说:

连续三任市长,三个贪腐官员,高平怎么办?老百姓怎么办?

庞丽峰:

高平这个地方盛产煤铁,被誉为煤铁之乡。它资源丰富,也就是腐败的一个根源。

解说:

山西吕梁,山西太原,为什么会成为“腐败重灾区”?

《新闻1+1》今日关注:山西高平:“塌方式腐败”的样本!

白岩松评论员: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

昨天下午中纪委的网站,又说了四个山西的官员被双开这样一个消息。又是山西的官员,大家似乎已经没有那么惊讶了。但是在仔细看这样一个通报过程中的时候,还是看到了有新鲜的地方。那就是其中有两名被双开的女性官员,第一次出现了“通奸”这两个字。于是社会就把这种关注度,包括媒体都在今天放在了这样两个字上。但是在这种高度的关注当中,也让我感觉到了现实社会中依然男女不够平等,存在着某种对女性歧视的因素在其中。为什么要这么说呢?因为通奸男的会有,女的也会有。假如法律不去管他的话,党纪也会去管他。但是当女性的官员跟这两个字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时候,社会的放大效应竟是如此的巨大。甚至有的媒体把她们长成什么样来当成了重点关注的对象。在这样一种近乎八卦、娱乐的围观的过程中,其实中间就会有一些相当重要的我们该关注的事情,有可能就被忽略掉了,被屏蔽掉了。是什么呢?我们先来看看,大家关注的是这样两位女性官员,但是其中我们应该格外的回到这位女性官员的身上。她主要的问题出在山西任高平市市长的这样一个段落。但是我们仔细看昨天中纪委通报的这四名官员当中,居然另一个也与高平有关。这就是秦建孝,他也是高平市的市长,是杨晓波的前一任。四个处理的官员居然存在着一个市里的两个市长,而且是连续的。不止如此,我们一看在此之前山西查处的监察厅的副厅长谢克敏,居然也是山西高平市的市长,而且他们正好是这样的一个顺序。谢克敏、秦建孝、杨晓波,七八年的时间里头他们连续是高平市的市长。高平市是个什么样的地方?为何会出现这种官员前仆后继的腐败呢?我们来关注。

解说:

两名男性、两名女性,11月26日16时50分左右,山西省纪委监察厅官方网站,一口气又通报了四名官员被“双开”的消息。他们分别是:晋城市泽州县原县委书记秦建孝、高平市原市委副书记市长杨晓波、阳泉市原市委常委、纪委书记王民、晋中市委原副书记张秀萍。与此同时,中纪委监察部官方网站,也发布了这一消息。

庞丽峰山西省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所副所长副研究员:

因为王书记来了在吕梁调研的时候,他就提出来,我们要对腐败现象零容忍,坚持有案必查,有贪必肃。所以说现在这么大的力度对山西进行惩治。很正常。

解说:

今天,在四名被双开的官员中,最引人注意的,应该是杨晓波和秦建孝,因为两人此前,都担任过山西高平市市长一职。2011年6月,40岁的杨晓波,从晋城市城区区委常委、宣传部长的职位,升任高平市市委副书记、兼任高平市市长。有媒体评论说,按照惯例,当时杨晓波这样的晋升并不多见,也不合常理。因为她长期在组织部、共青团等机关工作,并没有任何基层工作的经历。早在今年4月30日,中纪委网站就刊登出《山西省高平市市委副书记杨晓波接受组织调查》的消息,经过了近7个月的调查。昨天,结果公布。杨晓波,被确定在担任高平市市委副书记、市长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索取、收受他人财物,且数额巨大,情节严重;收受礼品;与他人通奸。其上述行为已构成严重违纪,其中受贿问题涉嫌犯罪。

让我们再看看秦建孝的简历,他是在2009年担任高平市市长一职的,尽管任职时间只有短短一年半,但在昨天的通报中,他被确认在担任高平市市长期间,同样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且数额巨大,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严重违纪,并涉嫌犯罪。除了昨天公布的这两位官员之外,在高平市市长一职上出现问题的,还有一名官员。

2006年4月,44岁的谢克敏调任高平,担任高平市委副书记兼市长,随后又担任市委书记兼市长。他在任的7年间,被媒体称为恰逢高平煤炭的黄金时代。就在今年7月5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谢克敏在担任山西省高平市市长、市委书记和省监察厅副厅长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巨额贿赂,并伙同他人贪污公款;违反廉洁自律规定,收受礼金;与他人通奸。谢克敏、秦建孝、杨晓波,从2006年到2014年,高平市的三任市长,都因为贪腐被“双开”,真的是“前腐后继”。

白岩松:

如果不是这样一种叫“前腐后继”,或者叫塌方式的腐败,可能很多人并不知道高平市是在山西的哪儿啊?甚至很多人可能是第一次听到。我们来山西地图上去看一看,高平市是在山西的南部,也就是晋城市下面的一个县级市,但是这个县级市可了不得,它是晋城市经济增长速度最快,而且是比较发达的一个县级市。它的总人口是48.6万人,工业条件优越是关键,是“煤铁之乡”。全国首批100个重点产煤县之一,现在有煤矿企业是34座。那我们来看看这三位市长,从2006年开始,先是谢克敏当了三年多,从2006年到2009年,接下来中间是秦建孝来当代市长,这中间并不是说空档。然后从4月正市长他当了一年。之后是杨晓波代市长,然后又当了三年左右的市长。也就是说,高平在八年的时间里,这三任市长在这次反腐的大浪潮之中全部倒掉。那么我们就要关注了,为什么是高平呢?为什么是高平如此高频的出现了这种官员的前仆后继这种腐败呢?来,咱们去高平探究。

解说:

高平,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根据了解,高平市是晋城市下辖的县级市,被誉为“煤铁之乡”。而三位市长的先后被双开,也被很多媒体猜测,应该与当地的煤炭经济,有不小的联系。

庞丽峰:

出现了这种系统性塌方式的腐败问题,基本上和我们山西的资源是相关联的。我们山西历来是因为煤而兴,也因煤而衰败。比如说高平这个地方盛产煤铁,被誉为煤铁之乡。资源丰富也是腐败的一个根源。

解说:

在山西,和高平有类似情况的,还有吕梁。

2014年6月19日新闻:

记者从中央纪委获悉,山西省委常委副省长杜善学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解说:

今年6月以来,山西多名副省级官员被相继通报接受组织调查。而值得注意的是,聂春玉和杜善学,都曾先后担任过吕梁市市委书记一职。除了这两位官员,吕梁市市长丁雪峰、副市长张中生、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郑明珠,也被调查。为什么会是吕梁?今年9月,山西省委书记王儒林上任,被媒体称作“救火队长”。而刚上任,他就把调研的首站,选在了吕梁市。王儒林说,吕梁是腐败问题重灾区、是当前经济发展社会稳定矛盾突出的地区。

王儒林山西省委书记:

我看于成龙是“天下廉吏第一”。是吏者之师,他有很多可借鉴方面,非常感人的事迹。就应该充分利用起来。

解说:

9月23日,《山西日报》刊发了王儒林在吕梁市调研考察座谈会上的讲话全文,其中提到,要对吕梁的腐败现象零容忍,吕梁的党员干部要痛定思痛,振奋精神,严于律己,优化政治生态。吕梁,为什么会被腐败问题困扰?来自新华社的报道说,在吕梁,因煤价暴涨而失衡的不止经济,官员和商人的心理都出现扭曲。围绕黑金结成了一个“商人谋权,官员求利”的官商怪圈。相似的情况,也出现在太原,在王儒林第二站调研太原的讲话中,就提到了“斩断利益链条”的问题。

山西卫视“山西新闻联播”播报:

王儒林在讲话中说,太原先后有三任市委书记,连续三任市公安局局长出问题,还有多名干部和企业主被调查,根本原因是没有从严治党,没有从严治吏。

解说:

继吕梁和太原后,11月12日到19日,王儒林又对大同、朔州、忻州三市进行了“8天3市”的调研。针对山西官场出现的“塌方式”贪腐案,以及“官煤勾结、利益捆绑”的老问题,这位新任省委书记在他的调研报告中就指出:坚决查处官煤勾结、私挖滥采、破坏生态、贻害百姓等问题。

庞丽峰:

多年来交流的官员特别少,这个也是导致窝案的一个原因。就是说这个地方交流,互相交流的干部比较少。多数都是本地提拔起来的。这样的话他就有一个裙带关系,要尽量避免这种裙带关系。

白岩松:

王儒林在吕梁、大同等三个城市调研的时候就讲,山西是因煤而兴,也因煤而困。尤其对政治生态产生了巨大的干扰,导致很多的官员可以说官商结合,而且腐败的问题是一发、多发、高发等等。那么为什么煤会导致这种情况,和其它的市场化产品不都一样吗?其实不一样。因为在涉及到煤炭的时候它必然会利益跟权力捆绑。因为什么呢?采矿权需要有权力的这一关。甚至早期的时候比如说运输权等等,因此它利益跟权力就有了一种捆绑。谁管不住自己,自然就掉入了这样一种深坑里头。针对这样一种生态环境,接下来我们要连线一位嘉宾,是社科院中国廉政研究中心的副秘书长高波。高秘书长您好。

高波社科院中国廉政研究中心副秘书长:

主持人好。

白岩松:

其实您看,我们肯定有共同的感受。“前仆后继”这个词儿在战争年代是让人热血沸腾的一个词。但是现在居然成了让人痛心疾首的一个词。您怎么看待围绕着山西高平前仆后继的这种生态政治环境?

高波:

因为这个政治它是一个外化的,很难选择的。我们常常讲,人有选择是幸福的,但是做选择却是痛苦的。那么当你所在的这个政治生态已经恶化、腐化的过程当中,比如说像晋官在旧常态下,面对官煤勾结,一种所谓的黑金的政治,那么他所能做出的选择就可想而知了。那么我查了一下,生态源于古希腊的语言。它的本意是家,还有栖息地。换言之就是说这个生态恶化之后那么就是腐败的病毒已经到了你的家里,那么我们的官员他面临的这种风险程度也就可想而知了。

白岩松:

如果不是这样一种环境的话,也许他还可以独善其身。但是进了这样环境的话,稍微心思一动,原本是黑金,结果金导致黑的不是煤,变成了心。是不是这种接二连三的腐败也就很难避免了?

高波:

是这样的。因为这个官和商,当他们共同找到了一个硬通货,那就比如说山西的这个资源性的重要的产品或者叫商品,就是这个煤炭资源的时候,那么他们会攫取,凝结在煤炭上面的公共资源、公共资金、公共资产,然后形成一个分脏、分肥的特权利益的共同体。那么这样牢不可破的,这样的共同体,它带来的负面的影响、负面的后果应该说也是非常可怕的。

白岩松:

那是否在这里也存在着由于利益变成了一种共同体,因此也有一种官官相护,即便离开了之后,可能也是跟自己有利益关系等等,也会扶到原来那种位置上,或者说重要的位置上?

高波:

是这样的。我们也看到所谓“前腐后继”的情况。我们讲一个官员,特别是一把手,党政主要负责同志,他好比是一串数字前面的一个“1”。那么当他出现了这个作风的问题,他被贪官或者是行贿的这种商人所俘获的时候,他就变成了“-1”。如果他再向上升迁,那么他可能变成了“-2”,那么后面这些“0”,就是跟着他的那些人。跟一个人多一个“0”,你可以想象一下那么当他这个塌方的系统性的团队越来越大的时候,当他不断的升迁的时候,进入到这个圈子里的人员越来越多的时候,事实上就是说这个负数就会越来越大。那么可能是一种几何级的一种增长。

白岩松:

人们常说一句话,叫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那么高平在进官当中可的确存在着进煤者黑,这个黑当然黑的是心了。您怎么看待这其中必然存在的“山头”的某种迹象,这个词儿好像好多年我们都不用了,但是在这次反腐的浪潮中,“山头”这个词重新当成了一个我们要警觉的东西被提出来。

高波:

事实上所谓这个塌方式腐败出现了塌方的地方,我们反过来看,它的上面原来是充满着大量的政治违章建筑的。那么也就是官官相护。

白岩松:

您这个词用的好。

高波:

通过买官卖官,官商勾结形成了一个山头。事实上说白了,当我们的公共资源,公共资金,比如说像山西,它的经济的旧常态已经难以支撑附着压盖在它上面的那些政治违章建筑的时候,塌方也就是必然的了。

白岩松:

您用的是一个上面有违章建筑,但是这种违章的建筑为什么还能存在很长时间,因为底下还有很多小贪污的官吏来做地基,因此一段时间之内,会形成好像很牢不可破的样子,但是反腐一旦击中其中一个点,这种塌方就是必然的。接下来我们就要去关注如何防范呢?

山西新闻联播:

山西正处在重要的历史关头:短期内出现的系统性、塌方式腐败问题,令人震惊、痛心和警醒。

近期,山西连续出现的严重腐败案件,究其根本是政治生态存在不少问题。

解说:

山西政治生态存在的问题,也成为舆论焦点。今年9月《山西日报》一个月内,就发出了十篇评论员文章,山西新闻联播更是同步播发文章内容。在这些文章中,不但多次提及山西频发的腐败案件,更有对山西腐败现象深入的剖析。

山西新闻联播:

山西政治生态突出问题之一,就是干部腐败多发连发与选人用人不正之风如孪生兄弟,如影随形。

解说:

十篇系列评论后,《山西日报》又有针对性地发出了题为《营造弊绝风清的良好政治生态》的文章,直陈利弊,对如何营造良好的政治生态提出建议。如今的山西,到底该如何优化政治生态,官员、舆论、学者都在思考。

庞丽峰:

六权治本,六大发展,包括匡正用人选人方面,三个一批这些举措,可以说是对于我们山西惩治腐败,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行动指南。而且现在已经在这些方面开始发生变化。还有一个就是在加强煤炭领域的一些改革,还有要建立煤炭领域的反腐体系。

解说:

塌方式腐败、官场上一环扣一环的利益链条,不仅仅是存在于山西。10月25号,第十八届中纪委第四次全体会议上就透露出,一定要遏制住腐败蔓延势头,在如此高压态势下,仍有一些党员干部不收手、甚至变本加厉,有些地方甚至出现“塌方式腐败”,令人触目惊心!而在本月4号,中央巡视组今年第二轮13个巡视组全部向社会公开了反馈情况,也同样提到了类似问题。

2014年11月5日新闻:

本轮中央巡视组在向河北反馈情况时,首次提出抵制“山头主义”,河北一些党组织和党员干部党内政治生活不严格,个别人搞团团伙伙,并和企业老板结成利益纽带。在向四川反馈情况时,首次提出“靠山吃山”的说法,直指一些部门和领域的腐败问题。

解说:

部门权力利益化、垄断化、这样的政治生态该如何改变,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的有效机制又该如何形成,这是当下很多地方都应该思考的问题。

白岩松:

有的时候从外表看形成了一个利益链条的这种政治生态圈,好像是针插不进,水泼不进,非常的牢不可破。但其实你会发现他们所谓的情义或者说是朋友,完全是建立在利益的基础上。只要击中其中的一个环节,就会迅速的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坍塌。其实山西官场的这种塌方式的这种腐败,最后以塌方式的反腐呈现出来集体坍塌。也是这样事情的一种象征,并没有真正的朋友。那么透过他们能够看出几个问题,存在的问题。

第一,有盘根错节的关系。第二,有巨大的利益链条。第三,浮于表面的监管。其实还有一个关键,那就是用人究竟选择什么样的人。针对这个问题,我们要继续连线社科院中国廉政研究中心的副秘书长高波。高秘书长,您怎么看待表上看他们可能在旧常态里面会有很多利益的朋友圈,但是如何打破这种朋友圈?

高波:

事实上我们现在经常说要把领导干部和他手中的权力装在制度的笼子里面。那么我们在塌方式的这些重灾区我们看到有大大小小很多的笼子。那么是什么笼子呢?是一些用贿金打造的金灿灿、金闪闪的罪恶的笼子。我们很多的领导干部,被养在这个笼子里边,就像笼子的鸟一样被喂得很肥,很舒服,已经完全没有了抵抗,成了一个宠物,成了不法商人捞取不义之财的一个白手套。现在我们现在必须在我们高压的这种打虎拍蝇之下,要打碎他们大大小小的金笼子,要把他们请出来。那么把他们装进我们党纪国法,我们制度的这个笼子里边。那么对于这些所谓的商人来讲,我们自古有话是这样说的,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你在和官员在沟通交流的过程当中,到底是蝇营狗苟,还是说相敬如宾,恐怕这个问题也值得我们很好的研究和去破题。

白岩松:

没错。当你动了歪心思的时候,其实对别人对你自己将来也都越来越是一个高风险的交流。秘书长这儿还有一个问题,现在也许很多人觉得经过了一年多以来的反腐,大大小小的官员从大老虎到苍蝇已经弄了不少了,是不是到转折期了,是不是该进行制度建设了,您觉得对于很多腐败官员的这种围捕是到转折点了吗?还是会继续强化?

高波:

我想从中央当前的形势,应该已经给出了清晰而明确的回答。现在我们腐败的形势应该说是依然非常的严峻和焦灼,那么我们现在治病树、拔烂树,包括我们这个高压的作风建设,它依然在路上。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特别是我们现在不断在国内加大了打虎拍蝇的力度,而且我们在APEC北京反腐败宣言的基础之上,包括在G20峰会上,我们习近平总书记都发出了中国建构一个国际反腐新秩序、新常态的这样一个强音。事实上彰显出我们将反腐败进行到底的这样一个决心,这样一个定力。

白岩松:

非常感谢秘书长带给我们的解析。其实也许会有很多人期待反腐败速战速决,但这是不可能的。也许在当下我们依然会写一个不长不短的“论持久战”。因为只有从根基上去真正的把这个基础给铲掉,可能慢慢云淡风轻这样的一种现实才会回到我们的身边。大老虎要打,别忘了当前有很多小苍蝇也要打,因为这样的话,才能够把我们整个政治生态环境建得更好,很多的腐败案,像今天这个就都应该是镜子,让我们好好照一照。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PN032]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