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改委:发展非化石能源 到2030年实现APEC蓝

发改委:发展非化石能源 到2030年实现APEC蓝

2014年11月25日上午10时,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新闻发布会,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解振华介绍情况。

发改委:发展非化石能源 到2030年实现APEC蓝

2014年11月12日,北京大风降温,蓝天映衬下的故宫(微博)角楼。 东方IC 图

2014年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第20次缔约方大会,将于12月1日秘鲁利马举行(以下简称“利马会议”)。11月25日,国务院新闻办举行发布会,就中国应对气候变化的政策与行动,以及中国参加利马会议的立场,进行了简要介绍。

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解振华在发布会上表示,中国在“十二五”末期实现单位GDP碳排放强度降低17%的目标“没问题”,同时中国还是努力争取到2020年碳强度较2005年下降45%。

对于2020年后的行动目标,中国主要还是要确保实现《中美气候变化联合声明》中规定的,“计划2030年左右二氧化碳排放达到峰值且将努力早日达峰,并计划到2030年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提高到20%左右”。

“2030年左右”达到碳排放峰值是客观的

发展改革委气候司司长苏伟在发布会上简单介绍了中国参加利马会议的基本立场。苏伟说,中国一方面希望各国积极落实在此之前达成的关于2020年前各方加强行动的共识,发达国家要大幅度提高2020年前的减排力度,兑现在资金、技术转让、能力建设方面向发展中国家提供支持的承诺。

另一方面也希望利马会议能够按照《气候变化框架公约》(京都议定书)的相关原则,特别是公平原则、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和各自能力原则。希望2020年后应对气候变化的国际协议,仍应该建立在公约的基础之上,发达国家还应当按照公约的原则、公约的规定继续大幅度率先减排,同时向发展中国家提供资金、技术和能力建设方面的支持,要起到带头的作用。

苏伟说,“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中国也将根据自己的国情、发展阶段和应尽义务,承担相应的国际责任,在2020年后采取更有力度的行动,为全球气候变化作出中国应有的贡献”。

中国在2020年后的行动框架,实际已在本月早前发布的《中美气候变化联合声明》有所体现。其总体目标,就是“计划2030年左右二氧化碳排放达到峰值”。解振华在发布会上表示,这一目标总体上是客观的,中国也有信心实现这一目标。

解振华说,中国2030年左右达到峰值,这是一个综合性指标,要通过节能、提高能源的利用效率、发展可再生能源、非化石能源、增加森林碳汇以及提高适应能力等综合政策来实现的,其中在节能方面,主要是要转变粗放型的发展方式。在结构调整方面,除了产业结构的调整、经济结构的调整之外,很重要的是能源结构的调整,在能源结构的调整当中,要大力发展可再生能源,发展核电。

煤炭消费峰值何时出现取决于技术

真正左右中国何时实现碳排放峰值的,是煤炭在能源消耗中的比重。解振华在回答路透社记者提问时表示,能源结构调整中,化石能源的消费比重会逐渐降低,尤其是煤炭。

“提高了非化石能源的比例,实际上大大降低了化石能源的比重,化石能源当中天然气又是比较清洁的,实际上主要是针对煤炭采取更有力的措施,来降低煤炭的比重”,但解振华同时也表示,到底煤炭的消费量什么时候达到峰值,取决于技术。

他希望发达国家能在清洁能源和可再生能源技术方面,给予中国更多支持。“在可再生能源当中,有些核心技术没有突破,所以我们希望加强这方面的国际合作,进行技术合作、技术转让,能够让大家共同地拥有低碳技术,这样我们的煤炭比重会减少得快一些,可再生能源的发展会好一些。”

解振华同时表示,煤炭消费的降低,将对缓解中国大气污染也起到一定的作用。“现在我们应对气候变化所采取的这些措施,比如节能、提高能效、发展可再生能源、增加森林碳汇,它和解决大气污染是有协同效应的”。减少了二氧化碳的排放,实际上对减少造成大气污染的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烟尘、PM10、PM2.5都是有好处的。

他说,随着煤炭消费比例的降低,能源结构逐渐调整,到2030年,中国的大气污染问题会大大改善,“APEC蓝”不是不能实现的。

针对发展经济和减排以及治污的矛盾如何解决的问题,解振华表示中国正在探索新的经济增长模式,“最后争取既发展了经济、改善了民生、保护了环境,还要应对气候变化,这是我们的目标。”

今年底出台碳排放权交易管理办法

除了前述政策、技术等手段外,中国也将更多的尝试用市场的方式解决减排的问题。据解振华透露,截止到2014年10月,全国7个碳交易试点省市共完成交易1375万吨二氧化碳,累计成交金额突破了5亿元人民币。

苏伟说,碳交易试点,“对下一步在更大范围内推动碳排放权交易奠定了非常好的基础,大家对于控制温室气体排放、资源、价格方面的意识在不断增强”。碳交易“一方面可以减缓气候变化,另一方面带动节能低碳,让老百姓实实在在地感受到利益。”

据苏伟透露,目前中央已将碳排放权交易明确列入今年的中央经济体制改革重点任务,“要搞碳交易离不开总量,我们要出台关于碳排放总量控制及其分解机制的方案”,并争取“在今年年底尽早出台碳排放权交易管理办法,让碳排放权交易有个坚实的法律基础”,同时进一步加快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建设,争取在2016年开始运行。

苏伟说,碳排放交易市场的建设是个很长的过程,有个逐渐的积累探索、不断改进的过程,“我们希望到‘十三五’末的时候,能够有相对比较成熟的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绿政公署)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jeffzhao]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