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曲阜儒学热:投百亿办孔学班 日均3千人祭孔

山东曲阜儒学热:投百亿办孔学班 日均3千人祭孔

祭孔仪式

山东曲阜儒学热:投百亿办孔学班 日均3千人祭孔

儒学学习班

■两年已对64万当地人普及儒学,如今每天近3000人祭孔

■企业家忙着去圈地办学,动辄投资上亿,每天有新学校挂牌

距离习近平考察曲阜已近一年。

实际上,国家最高领导人已经一年内三次亲近儒家文化。9月24日,习近平总书记参加纪念孔子诞辰2565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国家最高领导人出席孔子诞辰国际学术研讨会并发表讲话,尚属首次;今年“五四”青年节,习近平到北京大学同哲学家汤一介促膝交谈,了解《儒藏》编撰情况;而最令曲阜振奋的,就是去年11月26日,习近平来考察,同儒学专家座谈。

就在这一年间,曲阜将信号转换成行动——无论在民间层面还是在政府层面,儒学被赋予更重要的意义;当地政府用力抓住了这个发展机遇,大兴百姓儒学;本地乃至外地资本瞅中商机,大批专家人才涌入,兴办国学。

又到一年祭孔日,儒学很热,曲阜很忙。

学者很忙:80岁教授讲课走了20省

“现在全国媒体对曲阜都挺关心的,前几天刚送走一批,这些天又来了一批。”据曲阜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岳耀方透露,去年至今,这样频率的采访接待已成常态。

这一缘起,是去年11月26日习近平总书记来到曲阜视察,让当地人感到了前所未有的信心。“总书记开会时说‘我到曲阜来是向全国传递一个信息:弘扬传统文化,传播儒学思想。’这句话新闻联播没播,我们却听得真切!”

同样提到这句话的,还有孔子研究院院长杨朝明。“总书记这一年来多次谈到儒学,特别是9月24日在参加纪念孔子诞辰2565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上,他向全世界宣告,中华民族的文化立足点就是从自己的传统文化中汲取营养。”

这一年间,杨朝明成了当地的名人。总书记来到孔子研究院开了一场座谈会。期间,总书记拿起他的《孔子家语通解》、《论语诠解》说:“这两本书我要仔细看看。”经媒体报道后,这两本书一时洛阳纸贵。“再版了好几次,一度卖脱销。抢购的大多是官员、商人,总书记看的书,来曲阜的人都提出要带一套回去。”一位政府工作人员说,再版的图书新封了书腰带,将总书记的推荐语印在上面。“听说出版社还在不断加印。如今来曲阜旅游的,研讨文化的人,谁都知道杨院长。”

“这一年来非常忙,要做正本清源的基础研究,还要参加各地专业研讨会,参与国学导师培训……”采访当天,杨朝明就将赶赴北京参加一场学术会议,而即将到来的11月26日,他将主持孔子研究院与光明日报、孔子基金会联合举行的全球征文颁奖会。另外,学术研究方面,全国的资源向曲阜汇聚,中纪委出版社将《八德诠解》丛书的任务交给了研究院,孝、悌、忠、信、礼、义、廉、耻各出一本书,今年底要完成。还有编写孔子文化奖获得者的学术文萃,保护并研究曲阜石刻……

同样为声名所累的,还有曲阜师范大学退休教授骆承烈。八十岁的他本该安享晚年,却比在岗还忙。据他说,经常去外地讲课,共去过20个省,跑完了山东16个地市。

百姓很忙:每个村庄都配儒学讲师

采访期间,正值“百姓朝圣”活动。当日9时,孔庙万仞宫墙外,礼乐声响起,鸣赞浑厚悠远声中,礼生将殿庑诸门逐次打开,民众缓步走向大成殿,向先师孔子敬献花篮,行鞠躬礼。

从10月26日起的一个月内,每天有近3000人被组织参加朝圣祭孔,在孔庙虔诚祭拜先师孔子。“活了一辈子,这是头一回,以前的祭孔活动,只有官老爷们才能参加。”在祭孔大典前,一位80岁的老汉难掩激动。据悉,这是1986年开展祭祀活动以来,首次邀请曲阜10万百姓参与朝圣祭孔。以前,祭孔大典采取政府公祭形式,只邀请孔子后裔、海外孔子学院代表及部分专家学者参与。小孔村书记孔健军是孔子第72代传人,他告诉记者,祭孔在百姓心中十分神秘,因为极少人见过祭祀全程。这次听到这个消息,百姓都十分积极。“村里统一派车,把大伙一早拉来,有序免费入场,大家都很激动。”

其实,“百姓朝圣”只是政府近期工作的很小一部分。为了弘扬儒学,政府这一年的工作可谓纷繁复杂。其中声势最为浩大的当属“百姓儒学”工程,一场由政府主导的儒学下乡工程:为下辖的405个村庄每村配备一名儒学讲师,并配套推行一村一座儒学书屋。这项工程被赋予“营造健康向上的村风民风、推动中华传统美德创新性发展”的美好内涵。

而“百姓儒学”的前身,则是“彬彬有礼道德城市建设”活动。该活动开展了两年,已经对64万市民完成了一次儒学及道德、礼仪知识教育普及。

政府还实施了“勤善公和”四大工程,成立了曲阜四德工程建设研究中心,设计开展了4大主题64项系列活动,成立了675所“彬彬有礼道德教育学校”,曲阜几乎每一家企业都挂了牌子,不定期组织老师给员工上课。

旅游业当然也要搭上儒学的班车,“背论语免费游三孔”就是一个。只要能背出30句论语,就能免费参观三孔景点。每天都有一些游客试背,大多是孩子,或者国学班的学生,过关率达七成。

这一年来,为了让百姓亲近孔子,为了让孔子故里成为道德高地,政府搞的活动数不胜数。“前两个月天热的时候,市区里的广场上,天天有老师在那儿讲课,下面围坐着千把人,大伙没事都跑去听。”随便拉住一个曲阜市民,就能跟你讲出一堆。

商人很忙:动辄投上百亿来办孔学班

国学热方兴未艾,嗅觉敏锐的资本早已涌入。

“来谈项目的,几乎每天都有,忙时一天接待两三批人。”说到外来资本,曲阜国家级文化产业园管委会党政办主任孔鹏表示,市里与孔子文化产业相关的投资企业超过1000家。而瞬间引燃的市场,也暴露出不少问题。“文化产业人才匮乏,只能边学边做,不接地气。”

目前,曲阜投资最大的项目,要数由无锡灵山集团操盘的尼山圣境,该项目总投资100亿元,占地面积154.8公顷。目前一座面朝尼山水库、72米高的孔子雕像已经完成基本轮廓,其余建设也在日夜赶工。建成后,这将是曲阜乃至世界上最高的孔子像和最大的旅游度假区。

而文化产业园引进培训方面的大项目,要数“吃亏是福孔子学苑”。该项目审批了2000亩地,首期投资16亿元。据统计,目前曲阜知名的国学培训机构有七八家,不知名的起码五六十家,几乎每天都有新开的学校挂牌。

11月1日,曲阜国学中心举行了开学典礼,首批招了6个学生。不久前,王庄镇闲置的王庄二中校址挂上了“孔子文化学院”的牌子。学院在去年底拿到批文,颜回的78代嫡孙颜廷淦出任院长。目前,他们正在与北京的一所大学和浙江的一家地产公司谈合作。济南一位老板与秦皇岛民族学校合作,在孔子礼仪文化学校租了几层楼,开办了曲阜分校,主打小学教育。今年夏天,陕西宝鸡岐山脚下的“铭谦学堂”整体搬到曲阜……慕名来办学的商人带动着各地的资源汇聚曲阜,促成了一家家新的国学院。

“来的人都想先圈块地,再盖个楼,最后办个学校,那怎么行!”孔鹏说,他已经被要地要得急了,但土地限制严格,尽量少占耕地,他只能找一些废弃的工厂或学校。

[新闻释疑]

是不是“形式主义”?村支书称“是种使命感”

儒学活动声势浩大,但“形式主义”的质疑也频频出现。

“村民们爱不爱听?我们这里还好,听说在泗水县,为了让村民来,一开始发毛巾肥皂,后来即便不发了村民也来。”时庄街道办事处村支书姚书记介绍说,最近村里开了孔子学堂,每个村都有儒学讲师,晚上农活忙完了,把村民们组织起来到村委会上课,一月一次,一次几百人。曲阜师范大学教授骆承烈也来给我们上课。”姚书记特别提到了骆承烈,脸上满是自豪。

“你问我村民们有什么变化?当然有!主讲孝道和礼仪,主张和为贵。现在邻里和睦了,村民关系改善了,争取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镇。”孔健军说得很有底气。

小雪街道武家村村民周长梅立马想到了今年春节的变化。“村民串门不攀比谁家赚的钱多,都在议论孝德榜上给老人赡养费哪家多。”她说的孝德榜,就贴在村中心的广场上,上面写着哪家儿子给老人多少元养老金,多少斤粮食和油料,新添衣服多少件等。而这样的榜单,在曲阜市有1000多个,榜单对全市8万余名60岁以上老人的赡养情况进行公示,不孝顺的儿女也变得孝顺起来。

这些变化,在岳耀方看来既非形式主义,也非政绩工程,而是一种使命感。“曲阜应该走在前面,我们的百姓不懂儒学,怎能成为表率?我们是全国的试验田,一个窗口。”

北东野村村干部拍着胸脯说,授课1-2年的村子,民风改善,治安案件发案率低,村里去年“连双袜子都没丢过”。

非得在孔子故里办学?祖师爷门前办学根正苗红

曲阜火了,来得似乎有点快,但也不乏铺垫。在当地人看来,祖师爷门前办学,根正苗红。

而在投资客眼中,曲阜的国学热靠的是祖师爷的号召力。“办学校,兴儒学,搞研究,哪里都不行,只有来曲阜,这是祖师爷呆的地方。”说这句话的,是11月1日在曲阜新成立的国学中心院长王自超。王自超是山西人,学的是中医,酷爱儒学和宗教。据说,他1994年开始读《论语》,2004年办学堂。如今,另一个身份是国际儒学联合会理事,在习近平出席的9月国际儒学联合会上,王自超也被请去开会。“《新闻联播》里有我八秒的镜头。”王自超拿着手机放给记者看。今年11月1日,他带着老婆和两个孩子从云南曲靖迁到曲阜,在这里落地生根。

有这个想法的还有更多从全国涌来的投资商人。“拜孔子像必须来曲阜,上培训班这里老师教得最好。孔子故里嘛,看这里的环境,哪儿都比不上。”另一位正在投资调研的老板李又林说。

见记者听得玄乎,杨朝明道出了原委。他强调,虽然曲阜只是个小小的县级市,但有曲阜师范大学、济宁学院、孔子研究院等机构的学术支持,搞孔儒研究和教学不缺人才,很有基础。《曲阜市做强教育培训产业,打造教育培训之都》文件中写道:曲阜打造了一批4780人的高层次、大规模的专兼职教师队伍,广泛开展弘扬儒家文化教育。“国家级的大师云集曲阜,这里已成为全国儒学培训的高地。”

此外,一条京沪高铁,盘活了曲阜的旅游和文化。从上海坐高铁到曲阜,只要三个小时,而从北京过来的时间更短,每天,火车满载着数以万计的外地游客、儒学研究专家、闻风而来的投资者从各地赶来。

这么多班,能赚钱吗?有校长讲课出场费超万元

那么多国学中心抢滩,能赚到钱么?这得从第一个吃到螃蟹的人金辉说起。

这一年来,孔子礼仪文化学校校长金辉声名鹊起,在学校的网站首页上,放着她和总书记握手的照片。“她现在忙得不可开交,接待一批批外地考察的官员、学者。如果请她去讲学,出场费超过1万元。”岳耀方告诉记者,在曲阜办国学,金辉就是模板,大家都在模仿她。

2002年金辉创办了孔子礼仪文化学校,一开始在济宁任城区,2012年搬到曲阜。一开始学生招不到,在政府的引导下,就想到让手下150个老师给百姓免费讲课,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学校不仅免费讲,还管饭,场场爆满。

“这是好事啊,先让曲阜的百姓学起来。政府也帮忙,派车接送老师去乡村讲课,就这样持续了8个多月,曲阜的几十万百姓被免费轮训了一遍。”岳耀方说,金辉的投入很快有了回报,第二年,学校的盈亏就持平了,今年是第三年,已经赚了1个亿。

岳耀方把这叫做“墙内开花墙外香”,因为在曲阜办学,百姓这边是赚不到钱的,只有先让百姓受益了,学校出名了,外面的老板才会慕名而来,企业家打着“飞的”赶来培训,学校就赚钱了。岳耀方说,办学总有旺季淡季,冬天闲时百姓就来填空。他还补充说,做文化产业,前期都是赔钱的,这是探索的一条办国学的新思路。

对于众多国学馆落户曲阜形成的竞争,金辉很坦然。“这是个好事,大家都集中起来,都办好了,才能打造出曲阜品牌,吸引外地学生。”

为义还是为财?与做生意不同,德行在先

“利,义之和也。所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在闫学华看来,聚集曲阜的投资者,大多都是儒商,毕竟,办学校开国学与做生意不同,德行为先,利益在后。

闫学华是曲阜国学中心的投资人,今年11月开张的国学中心,就是他投资和王自超合办的。闫学华说,“打着国学的旗号敛财的人太多了,当初我甚至准备放弃了。”

直到今年,来曲阜朝圣的王自超走入了他的视线,两人一拍即可,一个月就把学校办起来了。“要不要赚钱?当然要,但绝不是办学的首要目的。”闫学华说,之所以选择王自超,因为他不谈钱,只谈事,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如今,国学中心只有六个学生,两个来自山西、还有云南、河南、山东德州、曲阜本地各一个。他们上的是全日制的私塾,4万元一年包括学费和吃住,一周六天课,8个老师管着,内容既有语数外,也有论语吟诵。闫学华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前期租赁和上课设备投资100多万,如今一个月给8个老师开6万工资,一年得追加投资至少50万,招收40个学生才是盈亏平衡点。对于这个目标,闫学华不觉得有压力。“我们试点招30个差等生,用半年时间保证他成绩提高到80分以上,一旦成功了,我们还要将模板复制到全国开设分校,我们的目标是6年内上市。”

有如此雄心的不止闫学华一个。在曲阜吴村镇,上海吃亏是福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早年在这里圈了近两千亩土地,建了一座“吃亏是福孔子学苑”,首期投资16亿。记者看到,正门口的格物殿已经建好,四个月来,已有1000人来这里培训。

学苑负责营销的经理高勇告诉记者,他们是体验式教学,主打“孝”字。“我们朱总给企业家总裁上课,最红火的时候,5个小时收68万,一期课程下来赚3000多万。到这里上课是公益的,不收费,学员花2000元体验三天,让你一辈子受益。”另一位学员说得更神:任何人只要看了我们制作的视频,走出来都会在内心说六个字:“对不起,我错了”。

高勇把记者拉到了规划图前说:“这个选址风水很好,中轴线是和天安门、紫金山在一个线上,格物殿正对着孔庙大成殿。我们马上要在这里建起修身苑、齐家苑、治国楼,目标是在全球设立300所分院,一年接待宾客400万人。”

□晨报特派记者邵丽蓉曲阜报道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seanhou]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