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深陷传销执迷不悟 跳楼相逼拉儿子“入伙”

母亲深陷传销窝点,以跳楼相逼硬拉儿子“入伙”,深知传销危害的儿子果断向打传人员求助。昨天上午,在庐阳区大杨镇碧水源小区,庐阳区打传办执法人员端掉了这个传销窝点。

儿子举报母亲搞传销

昨天早上7点15分,庐阳区第八次集中打传行动准时开始,由区政府办、市场监督管理局、公安分局等多部门组成的执法人员奔赴大杨镇碧水源小区、杏花村街道金都华庭小区等5个藏有传销窝点的小区。在碧水源小区广场,一名河北口音的男青年看到警察到来立即求助,希望执法人员能够劝说自己的母亲和弟弟迷途知返,脱离传销组织。

接到求助后,正在进行打传的执法人员立即将这对母子带到大杨镇派出所。经询问得知,母子二人都来自河北省邯郸市峰峰矿区,母亲姓刘,今年57岁,小学文化,十天前被自己的小儿子骗到合肥搞传销,很快便被“洗脑”。举报她的是其二儿子小苗,三天前刚被她以“发大财”的名义从老家骗到合肥。

母亲怒骂儿“猪脑子”

在大杨镇派出所内,刘大妈对小苗又训又骂,称儿子是个不争气的败家子,“发大财的机会就在眼前,自己看不见还阻止家里人发财,真是猪脑子……”面对执法人员的耐心劝说,刘大妈一直不屑一顾。看到母亲被洗脑后的模样,小苗很苦恼,他要求公安机关将母亲拘留,防止她在传销窝点越陷越深。

小苗称,三天前,他被母亲骗到合肥后,母亲、三弟以及周围的传销人员就开始对他进行“洗脑”,让他回家卖掉房子加盟“1040工程”。深知传销危害的小苗很快就明白,母亲和三弟陷入了传销组织,就开始用自己了解的知识对母亲进行“反洗脑”,但母亲和三弟根本听不进去。前天,小苗告诉母亲及三弟,自己不可能加盟“1040工程”,想立即回邯郸老家。没想到刘大妈竟然威胁小苗说,如果他回邯郸自己就从楼上跳下来不活了,并强迫小苗立即答应回老家卖房子。三弟也抱怨小苗不孝顺,应该帮母亲交纳“六万九千八百元的入伙费”,兄弟俩甚至为此还打了一架。

窝点被端难断传销念想

因担心母亲会真的跳楼轻生,小苗只得暂时打消回老家的念头。他一边拒绝参加各种“洗脑”活动,一边试图劝说母亲和三弟迷途知返。昨天上午,看到有民警来到小区,在小区广场上“逃课”的小苗,毫不犹豫地举报了自己的母亲和三弟。

按照小苗的举报和执法人员事前摸排的情况,碧水源、金都华庭、大富绿洲等小区内的21个传销窝点先后被取缔,23名传销人员被移送公安机关及庐阳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接受处理。为了防止这些传销窝点死灰复燃,庐阳区打传办对确认为传销窝点的出租房全部实施了停水、停电、停气的“三停”措施,并依法对房屋业主处以处罚。

庐阳区打传办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刘大妈及其小儿子虽然深陷传销窝点,但他们本身也是受害者,执法人员将传销窝点取缔后,只能劝返这些受害者,很难为受害者追回已缴纳的“入伙费”,这就导致一些受害者被遣散后,为了“捞本”又回到传销组织。

对话

举报她,其实是救了她

记者:你为啥会举报自己的母亲?

小苗:母亲没啥文化,而且已经被洗脑,靠我自己的力量很难劝她回头。我不参加传销,母亲就要跳楼,我担心她的安危,也想尽早离开传销窝点。我只想通过这种方式引起打传人员的重视。

记者:不怕她被公安机关处罚吗?

小苗:她现在执迷不悟,我真希望公安机关能把她关起来,让她清醒清醒头脑,改正错误迷途知返。我母亲目前还没有交钱,应该不会被处罚。如果她交了钱入了伙,就可能会继续骗人。等到她越陷越深的时候,公安机关抓住她就不会再轻易放她了。我认为我现在举报她,其实是救了她。

记者:你觉得母亲会恨你吗?

小苗:我家生活在矿上,收入不高,母亲含辛茹苦把我们兄弟养大不容易,我希望她能在家里安度晚年,而不是在传销窝点骗人为生。母亲现在还没有醒悟过来,她现在肯定恨我,我三弟现在也恨死我了。我相信母亲一旦醒悟过来,她会明白我对她的孝心。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bizhengwang]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