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成最大工业机器人市场 年增长速度25%

中国成最大工业机器人市场 年增长速度25%

视频截图

[在2014年,中国已成为全球最大的工业机器人消费国,预计到2015年,中国机器人市场需求量将达3.5万台,将近占全球总量的20%。今天我们就走进机器人的世界。]

1921年在布拉格国家大剧院里,上演着一部科幻剧,剧里有一种名叫罗素姆的机器人,这是机器人第一次出现在人类的文学作品中,它能够胜任两个半普通工人的工作量,人们把工作都交给罗素姆,自己则无忧无虑地享受生活。而在2014年,中国已成为全球最大的工业机器人消费国,预计到2015年,中国机器人市场需求量将达3.5万台,将近占全球总量的20%。

中国机器人团队勇于开拓 不断试水国际市场

这是在安微埃夫特智能装备有限公司的厂房里,这家来自以色列的公司的高层正在饶有兴趣地参观埃夫特的最新产品,他们将和埃夫特公司在自动运动控制技术上展开合作,这是机器人生产中的关键技术之一。

高创传动科技开发有限公司市场营销副总裁Markus Erlich:埃夫特拥有巨大的潜力,成为全球领先的机器人生产厂家,我们在这儿所看到的技术,已经是处于世界一流的。而通过我们的合作,他们将会在世界上更具竞争力。

而在沈阳新松机器人自动化股份有限公司的生产车间里,工人们正在紧张地工作,他们所装配的这些移动机器人,将会发往世界各地。

新松智能移动事业部总经理张雷:这是给某跨国企业,它是一个大型的国际化的拖拉机制造,像前面那批黄色的,那是我们给通用汽车提供的,像这边有的是给日产的,那边还有给福特 的等等,我们可以说是这个领域的主要供货商。

实际上,新松已经成为通用、宝马、福特、米其林等一批世界级企业的全球采购供应商。

新松机器人自动化股份有限公司总裁曲道奎:新松一旦推向市场跟国外来比,在技术上什么,丝毫不差,很多还有我们自己的一些特点。

机器人被誉为“制造业皇冠顶端的明珠”,其研发、制造、应用是衡量一个国家科技创新和高端制造业水平的重要标志,被视为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切入点和重要增长点。而中国的机器人制造企业,在这一轮变革中,在国际舞台上闪亮登场,它们奋起直追,打破了本土市场洋品牌的垄断局面;它们勇于开拓,不断试水国际市场,助力中国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的转型升级。

这是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由我国研发出来的机器人。作为国家863计划的重要成果,它的研发者就是有着中国机器人之父之称的中国工程院院士蒋新松。尽管这一产品标志着我国在这一领域的研究已比肩同期世界先进水平,但在当时,它并没有在工业生产中散发出应有的光彩。

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由我国研发出来的机器人

中国机器人产业联盟执行理事长宋晓刚:就是我们国家无论是从市场的需求,从工业的基础来讲,那么80年代到90年代这一阶段,都没有具备这个快速推广应用机器人自动化系统这么一个条件。

当时,中国刚刚处于改革开放初期,大批成本低廉的劳动力涌进工厂,受惠于空前的人口红利,几乎没有企业会考虑花钱为工业机器人买单。但是当时走出国门的研究者中,已经有人注意到欧洲发达国家工业机器人的普遍使用和机器人产业的快速发展。

曲道奎:到它那儿一看,几乎就是一个机器化,所以看完是非常震撼的。这时候才知道机器人我们过去老是在实验室里面搞,但是没想到机器人还会有这么大一个作用,并且在国外已经是大批量在工业中,在大批量应用的,所以那时候震撼还是非常大的。

曲道奎是蒋新松的学生,也是我国机器人专业首批研究生。最终,在导师的召唤下,对机器人产业满怀信心的曲道奎回到中国,组建了一个30人左右的团队,致力于机器人的产业化。

对机器人产业满怀信心的曲道奎回到中国致力于机器人的产业化

曲道奎:无论是在资金上,在品牌上,在企业管理的经验上,在市场上,包括怎么去做产品,这可能对我们来讲都是空白。

正当团队在为市场而迷茫时,一个客户找上了门。

张雷:当时沈阳金杯汽车厂规划的一条生产线,但是这个生产线其它环节都规划完毕以后,招标的时候发现在底盘合装这个环节上,由于原定的国外的供货商对我们国内实行禁运,就是不卖给我们。

合同也签了,款也付了大部分,但是却因为美方的技术封锁,整条生产线安装到半路就继续不下去了,企业被移动机器人的技卡住了脖子。

张雷:用户可以说是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找到我们的,他们只是想来试一试,当时这个合同的话,其实项目额也不是非常大,相当于给国外公司预定的当时的尾款的一个数额。

虽然钱少,任务重,但是张雷和他的同事们当时毫不犹豫地接了这个单。

张雷:我们通过这个突破口,就有可能把我们原来积累的高技术,真正在工业里面得到普遍的应用。

但是团队里大多数成员,连机器人生产线都没有见过。加上国外的技术封锁,相关资料的获取费尽波折。

张雷:我们当时是去科技情报所来反复地搜索,四五十本可能上百本资料,才能获得这么样一张照片。然后我们要根据这个来推测所使用的技术,或者它的应用环境会是什么样的。

但照片只是一个静止的画面,但机器人却要移动起来,一静一动之间,大有玄机。

张雷:一方面要能够按他设定的虚拟轨道运行,另一方面还要跟安装的车身进行同步。如何协调这两者之间的同步,包括很好的适应性是一个很大的难题。

对这群做研究出身的知识份子来说,要完成项目,技术并不是唯一难题。他们当时甚至没想到打听配件厂家的信息。

张雷:刚开始那个车轮的话,其实现在知道很多车轮我们是从专业的厂家采购。当时我们没有这个渠道,不知道这个货源,可以说完全是自己加工,自己做起来的,完全是从头来做。很多环节都是这样,就是没有原来的工业基础,也没有原始的信息,都得靠自己从头摸索。

啃骨头,走弯路,这一单生意花了整个团队两年半的时间,最终他们攻克下了移动机器人的核心技术,让客户的汽车生产线终于顺利开动起来。

张雷:很紧张,也很兴奋,就是我们头一次看到自己研制的移动机器人,在我们国家的生产线上真正应用于工业工程,很高兴。

中科院沈阳自动化所机器人研究开发部攻克了汽车生产线移动机器人技术的消息不胫而走,很快,韩国三星公司找上门来,花了几十万美元购买他们的这项技术专利。

曲道奎:我们认识已经不单单具备了我们的技术高度这么一种能力,同时我们也有能力,完全有能力,利用自己的技术,怎么来推出产品,怎么来企业进行应用,这个对我们很大的一个信心的提升作用。

1999年,国务院发布了《关于加强技术创新,发展高科技,实现产业化的决定》,这一文件的出台,最终促成了中国第一家专门从事机器人和先进装备高技术企业的建立。但翻阅这一年的历史数据,联合国欧洲经济委员与国际机器人联发布的统计报告显示,从1994-1999年,美国通用工业机器人的年销售量几乎翻了一番,达到15,000台,仅1999年一年就增长了38%。欧盟1999年通用工业机器人的销售量增长16%,达到25,000台,但在中国,1999年的装机量仅为550台,而且几乎为几大国际巨头所垄断,新松要在市场上打开局面,几乎就是虎口夺食。

1999年联合国欧洲经济委员与国际机器人联发布的统计报告数据

曲道奎:中国那时候一年才几百台,所以这时候给我们整个想象的这个市场空间还是落差比较大的,这是一个方面,那么另一方面,就是技术这么小的市场,那时候也已经全部国外在垄断,所以我们说直接踏向市场的第一步,直接面对的就是一个国际化的竞争。

在曲道奎看来,新松做为后来者,要在这场国际化的竞争中取得立足之地,最有力的武器就是一支脱胎于中科院,根植于本土的的研发团队,他们一懂机器人的各种型号和种类,二懂中国制造企业的需求和工作原理。

曲道奎:就是企业有什么难题的,去找新松吧,企业有什么瓶颈,因为我们做了很多并不需要企业付钱的事。就我可以帮着你来进行前期的一些规划,帮着一些问题的解决,但是这时候我可以分文不取。

通过跟企业建立这种伙伴关系,新松团队的技术和服务逐渐在业内赢得了口碑,也一点点赢得了市场。

曲道奎:在这种高技术产品力量,技术还是一个关键的一个技术要素,首先是看你的技术,能否满足我的要求,你的功能,性能可靠性,是否给我的整个需求匹配,在这个前提下,看你的价格,看你的成本,否则的话你就是白送给他们使用他都不敢用,为什么,会影响他的整个生产。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xicao]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