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就改善关系达成共识 日承认钓鱼岛有不同主张

新华社北京11月7日电国务委员杨洁篪7日在钓鱼台国宾馆同来访的日本国家安全保障局长谷内正太郎举行会谈。

杨洁篪指出,发展长期健康稳定的中日关系,符合两国和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中方一贯主张在中日四个政治文件基础上,本着“以史为鉴、面向未来”的精神发展中日关系。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中日关系持续面临严重困难局面,近几个月来,双方通过外交渠道就克服中日关系政治障碍进行了多轮磋商,中方重申了严正立场,要求日方正视和妥善处理历史、钓鱼岛等重大敏感问题,同中方共同努力推动两国关系改善发展。

谷内表示,日方高度重视日中战略互惠关系,愿意着眼大局,同中方通过对话磋商,增进共识和互信,妥善处理分歧和敏感问题,推进日中关系改善进程。

双方就处理和改善中日关系达成以下四点原则共识:

一、双方确认将遵守中日四个政治文件的各项原则和精神,继续发展中日战略互惠关系。

二、双方本着“正视历史、面向未来”的精神,就克服影响两国关系政治障碍达成一些共识。

三、双方认识到围绕钓鱼岛等东海海域近年来出现的紧张局势存在不同主张,同意通过对话磋商防止局势恶化,建立危机管控机制,避免发生不测事态。

四、双方同意利用各种多双边渠道逐步重启政治、外交和安全对话,努力构建政治互信。

杨洁篪强调,双方应切实按照上述共识精神维护中日关系政治基础,把握两国关系正确发展方向,及时妥善处理敏感问题,以实际行动构建中日政治互信,推动两国关系逐步走上良性发展轨道。

谷内表示,上述四点原则共识非常重要,日方愿意同中方相向而行。

权威专家解读四点原则共识

对于这四点原则共识的工作有哪些意义?每一条规定又意味着什么?记者汤一亮采访了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副所长高洪,他对此做了一个总体的概括:

高洪:首先说明,双方一致的意见形成了四个重要的条款;再一个是原则共识,它是指导两国关系朝着改善发展的方向前行的一个准则,共识自然就是双方可以接受的,或者是达成了共同认识的。

共识的第一点是双方确认,将遵守中日四个政治文件的各项原则和精神,继续发展中日战略互惠关系。高洪对第一点共识进行了分析。

高洪:在这个四点原则共识里,第一个就是重申了中日之间最重要的4个法律文书,这里边就肯定了老一辈领导人为重新建立国家关系,为保障国家关系平稳发展的种种努力。说明了每一次发生问题的根源所在,再讲的明确一点,就是说每一次两国关系发生问题都源于日本在历史认识问题,在领土主权争端上的一些错误做法。

第二点共识是双方本着正式历史面向未来的精神,就克服影响两国关系政治障碍达成一些共识,第二点涉及了历史问题。

高洪:历史认识问题,它包括很多方面,众所周知,当前最为突出的问题或者说最具有标志性的问题是日本的政治家、日本政要不顾国内外的反对参拜靖国神社。这个是给二战受害国造成极大伤害的错误行为。

在这个原则共识里,第二条集中讲了历史认识问题,对澄清历史事实,要求日本政治家正视历史,尊重战争受害国国民感情方面,都是有重要作用和意义的。当然这里也包含着,既然达成了原则共识,也就意味着一个时期以来,日本政要不断向中方传递的,不再去参拜靖国神社的意向是非常明确的。我们希望日本政治家能够恪守承诺,我们当然要听其言、观其行,但是原则共识达成以后,最重要的是继续遵守原则共识。

共识的第三点是,双方认识到围绕钓鱼岛等东海海域近年来出现的紧张局势存在不同的主张,同意通过对话磋商防止局势恶化、建立危机管控机制,避免发生不测事态,高洪分析说第三点涉及到了领土主权问题。

高洪:另一个方面就是领土主权问题,东海的紧张局势是由于日方的一些错误行为,造成了不良刺激引发的一系列问题,责任都在日方。我们今天的原则共识里第一次用文字的明确的方式把它写成了一个双方都承诺的文件,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今天通过这个四个原则共识公布出来,全世界都知道的,需要双方共同遵守的,这个就非常有价值和有意义。

共识第四点是双方同意利用各种多双边渠道逐步重启政治外交和安全对话,努力构建政治互信。

高洪:最后一点就是,有了这个原则共识,它只是一个准则,真正的目的还在于促进两国关系,敦促发展,所以原则共识意义上的作用是给两国关系的改善和今后重启对话、重新建立各种交流机制创造了非常好的、良性的条件。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xicao]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