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才厚遭老同学撰文抨击:蠢到老婆女儿也管不住

徐才厚遭老同学撰文抨击:蠢到老婆女儿也管不住

图:长兴岛徐家庄徐才厚祖居内景。

徐才厚遭老同学撰文抨击:蠢到老婆女儿也管不住

2012年3月,当时同为十七届中央政治局委员的薄熙来和徐才厚在主席台紧邻落座

近几天来,关于徐才厚的报道屡现报端。10月27日,国家军事检查院宣布对原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涉嫌受贿犯罪案件侦查终结,将移送审查起诉。

关于坊间早有徐才厚身患不治之症的传言如今也得到证实:2013年2月,徐才厚确诊患膀胱癌。今年6月,军事检察机关对徐才厚立案侦查后,还协调医院对其进行了积极治疗和医护保障。

这名从大连瓦房店下属偏僻小岛长兴岛走出的解放军高级将领,是如何一步步走向深渊?曾险些脱下军装转业回家的年轻干部又缘何时来运转继而平步青云?身居高位却如此贪婪,这名曾经的军内名校学员,给军队甚至国家造成的危害和损失,难以估量。

初夏,辽东半岛特有的温带季风气候,实在难以捉摸。6月27日,一夜的雷电交加、暴雨如注。翌日,天放大晴,大连长兴岛徐家庄草木零落,花残红销。

这是一个废弃已久的北方小屯,在长兴经济开发区行政版图上,早已没有它的标注,白天少有人来,夜里更是一片死寂。横贯长兴岛南北的城八线路边矮山丘上的这个小屯,也有其特殊和神秘之处,但凡岛上居民或者有心到访海岛人文胜迹的游客,无不知晓途经的这里是徐才厚祖居。

6月30日,中共在创建93周年前一日宣布:开除徐才厚党籍,对其涉嫌受贿犯罪问题及问题线索移送最高人民检察院授权军事检察机关依法处理。吃着苞谷饭、从长兴岛这处石打垒的四合院祖居走出的这位中共前军委副主席的政治生命自此画上句号。

据新华社6月30日报道,3月15日,中共中央依照党的纪律条例,决定对徐才厚涉嫌违纪问题进行组织调查。经审查,徐才厚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晋升职务提供帮助,直接和通过家人收受贿赂;利用职务影响为他人谋利,其家人收受他人财物,严重违反党的纪律并涉嫌受贿犯罪,情节严重,影响恶劣。

出身苦寒之门,而后金榜题名,最终跻身中共军界权力顶峰。徐才厚成长经历可堪农人子弟仕途奋斗的传奇,但在命运进阶的关键期,又充满着历史诡秘的起承转合。

多年以后,无论徐才厚幼时的玩伴,昔日的师长,抑或是同窗好友,无不惊讶于这个看起来温润讷言、谦恭有加,又谨慎低调、好学上进的人,竟会悄然蜕变成国之大蠹、军中危卵。

“任官维贤才,朝庭得红星”,身为瓦房店徐氏宗族中“才”字辈的徐才厚,显然没有记住徐家的这个祖训,尽管徐才厚实现了祖上的夙愿,一朝高官得做,声势显赫,但最后身陷囹圄,身败名裂。来自军方的多个消息源称,徐才厚的落马料将改写中共军队贪腐的最新纪录。

偏僻小岛上的祖居

穿过长长的院落,熟练地打开院门的铁锁,张洪林径直走进里面的主房,抬头检查着前一天晚上的暴雨是否造成屋漏的情况。张洪林既是徐才厚在长兴岛的小学同学,现在又是徐家祖居的看护者,受托照看徐家祖居日常房屋通风,庭院除草。

这处建筑还保留着长兴岛五六十年代岛上原住民建筑的风貌。四间石头垒成的平房构成一个折尺型的农居小院,主卧还放置着老式家具等器物,厢房里放着一具石磨,院子东北角是一个用石头围拢起来的农家露天厕所。上世纪40年代初,长兴岛地藏庵村五组(徐家庄)村民徐维良的长孙徐才厚在石屋出生后,便与母亲和爷爷奶奶在此生活。

大连长兴岛最早只有两个乡,人口寥寥,岛上住民靠渔猎耕种为生。地藏庵村过去是长兴岛上一个比较知名的村落。地藏庵是当地一个寺庙名字,庙里供奉着地藏菩萨,此庙长年香火不断,上香供佛的人较多。其周边的村庄取名为地藏庵。地藏庵村有1至5个组,在山上的徐家庄属地藏庵村五组。

文革时期,破四旧,立四新,岛上红卫兵嫌弃地藏庵村村名封建守旧,改为兴无大队,意思是“兴无产阶级”。文革以后,虽改回地藏庵,但早年村民的水费、电费单上还是兴无村。

辽宁瓦房店长兴岛徐氏族谱记载,徐氏至少已经繁衍至5代。徐氏男性分别按“任官维贤才”字辈排序,徐才厚的太爷爷是“官”字辈,祖父是“维”字辈,徐才厚的父亲是“贤”字辈,而到徐才厚这代是“才”字辈。在长兴岛徐氏有好几个分支,在山上的徐家庄是徐氏的一个分支。

在山上的徐氏家族基本属于一个宗族,人不多,最鼎盛时不过二三十户。徐家庄早年缺水,打井困难,要靠村民肩扛手提到山下提水,村人以种苞米和土豆为生,生活非常困难。徐才厚太爷爷徐官智希望子孙能出人头地、当官封爵,徐官智生六子,并无女儿。徐氏“维”字辈的六个儿子,一样都是耕地农民。

徐才厚的祖父徐维良是六子中的老小,徐先后娶了张王二氏,分别生下二儿一女。这便是徐才厚的父亲徐高贤和叔父徐日贤,徐才厚还有一个姑姑叫徐桂芝。徐才厚与其叔父和姑姑,年岁相差不大,在多子多女的那个年代,叔侄、舅甥年龄相仿者,倒也平常。

到徐才厚父亲徐高贤这一代,徐才厚的祖父格外重视对子女的教育,徐高贤、徐日贤都能识文断字,因此在徐家庄算是个不一样的农家。徐才厚的叔父、76岁的徐日贤老人告诉《凤凰周刊》记者,哥哥徐高贤没怎么在长兴岛呆过,他一直在大连西岗区的一个杂货店做伙计。

但徐家远房亲戚徐超锁纠正了这一说法。在他记忆中,文革时期,作为大连“五七战士”的徐高贤回到徐家庄“战天斗地”了两个半年。这应该是幼年的徐才厚最为幸福的时光,一家人终于能在一起团聚,而之前大多数时光里,孤身一个、没有兄弟姐妹的徐才厚同爷爷奶奶、妈妈和叔父一起生活。

徐高贤结束岛上“五七劳动”的生活后,返回大连,把在长兴岛地藏庵小学读二年级的12岁儿子徐才厚带走,不久徐妻也跟着丈夫到大连生活,作别夫妻分居两地的生活。徐才厚的祖父、祖母则继续住在徐家庄老宅,直至在祖居先后老去。

贫寒子弟岛外求学

12岁的徐才厚跟随父亲,搭乘小舢板,离开生养他的长兴岛徐家庄,离开地藏庵小学,转学到大连西岗区九三小学,插班三年级,从此开始了在城市的求学生活。

对少年徐才厚好学上进的印记,迄今仍深深刻在徐才厚本家二嫂的脑海里。86岁的老太太和他的儿子徐超锁是这个被废弃村庄的最后留守者,略微有点老年痴呆的老人甚至搞不清自己的年龄,但仍清晰记得徐才厚小时候的一些情形。

“才厚从小就好念书,他爷爷奶奶都在祖屋住。他妈说你去玩吧,才厚说俺不玩,一定要背完课、写完作业收拾好书包才出去。”徐才厚的二嫂说,“才厚每天读书要从徐家庄走到地藏庵,来去十几里,一大早起床走路过去,中午老师管做饭。每月到家来收伙(食)钱。”

城市里的生活对农村少年徐才厚来说是崭新的,再也不用跋山涉水起早上学,也不用吃苞谷饭了。徐才厚的父亲徐高贤在大连西岗区的一家杂货店做伙计,因为有些文化,兼做账房。

徐家那时就住在大连西岗区平顺街31号,这里距离原址在西岗区黄河路上的九三小学不过500米路,每天走着过去不到10分钟。学校有统一的学生食堂,这里的老师也不再是既会做饭又会教书的多面手。学校教学设施和读书环境与长兴岛上的农村小学有很大的不同。

徐家当年居住的平顺街,是大连为数不多的老街,在日据时代就有,平顺街取意平安顺利。这一带原来都是低矮的瓦房棚户区,1993年大连万达集团对这里进行整体动迁,新建九三小区等几处居民楼。当地居民的说法是,这里是万达房产第一个项目,也因此获得了第一桶金,从此辗转各地,声名在外。

时光流转一甲子。平顺街31号,徐高贤父子当年居住的小瓦房,已然不可寻,原来的生活痕迹已经在历史中湮灭了,唯一有保留的可能是北京街社区的清真寺。6月底7月初,《凤凰周刊》记者在现场寻访九三社区的一些老住户,很多人都不知道徐才厚小时的居住地。就连社区工作人员也对这处地址感到困惑,建议去大连地名办询问,改名后的所在。

2013年中秋节前后,由军方人员组成的《徐才厚传记》组一行,寻访徐才厚的母校九三小学。大连市和西岗区政府联系了多位徐才厚的小学同学和任课老师。在座谈会上,经徐的同学和老师共同求证,平顺街31号,徐才厚在大连西岗求学时的住所,现在正是西岗区北京街派出所所在地。

据徐才厚小学同学文玉等人回忆,徐才厚的父亲在西岗区附近做工,农村出来的徐才厚沉默寡言,却特别好学,还担任过班里的学习委员。《徐才厚传记》组的人员还找到卧病中的当年教徐自然课的老师,老师对徐也赞誉有加。

1957年,14岁的徐才厚考入大连市第二十一中学,一样的勤勉好学。徐才厚初中班主任李荣春老师了解到的情况是,徐才厚的父亲当时在西岗区做工,同学和老师隐约得知,徐家好像只他一个孩子。二十一中学现任校长王慧也听徐才厚昔日同学说起,徐初中时代为人老实,读书很用功,此后顺利考入大连市第八中学。

哈军工时期:鲜有突出之处,始终无法入党

八中是大连的一所老牌知名学校,大连人都知道,分有初中部、高中部。当年,大连八中只有两个考上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下称“哈军工”)的,徐才厚就是其中一个,可见徐才厚在高中的学习成绩和表现不俗,当时位于东北一隅的这座知名军事院校红遍一时。

因为是保密的国防院校,哈军工不填志愿,而像清华、北大、北航等是公开填志愿表的。哈军工招生人员就从那些填表的学生中秘密甄选,基本上抽档考生需要达到清华的录取分数线以上,哈军工才会考虑录取。收档后,还要秘密地对考生进行政审和检查身体,所有项目都过了后,才告知被录取。

“挑上你了就得去,你不去还不合适,因为国家看上你了,是一件很光荣的任务。”徐才厚在哈军工的同学滕叙兖所读的高中是大连二十中,大连当时去检查身体的有40多人,但最后考上的只有14个。

同成立之初“红二代”子弟聚集哈军工不一样。1962年,徐才厚高中毕业的前一年,周恩来明确指示,哈军工的学生必须全国统一高考,在滕叙兖和徐才厚进哈军工那年,平民子弟占了新生的十之八九,这些人都是通过实力踏进这所红色院校大门的。

在去哈军工报到的火车上,滕叙兖和徐才厚第一次见面了,同行的还有12个大连的新生。滕叙兖告诉《凤凰周刊》记者,“徐看上去很腼腆,话不多,上哈军工的时候连共青团都没入,我那时是个团员了。”既是老乡,出身都相似,在火车上认识后,滕后来又和徐才厚分到电子工程系,但在不同的学员队,滕叙兖是637队,徐才厚是638队。而大连同去的其他同学有的分在空军系、有的在海军系,不同系的好几个月也见不上一面。

大学五年中,滕叙兖和徐常见面,在同一个教学楼,下课后体育锻炼也在一起,跑步、打球常常碰面。两人混的很熟,交情很不错。“现在看,徐才厚当时就是默默无闻的人,不是太张扬,他性格上也比较柔和,很内敛,很少看他跟谁瞪眼睛;他从来都老远跟人家打招呼,老远就笑呵呵走过来。”

徐才厚给人印象就是特别的低调老实。哈军工的很多徐才厚的同学回忆称,徐才厚在大学期间似乎没有突出的才华,唯一的特长就是有些音乐禀赋。五线谱看一遍,马上能清唱出来,徐才厚因此是学员8队的乐队指挥,例行开会、学员队拉歌比赛时,徐才厚永远站在拉歌指挥的位置上。

徐的拉歌指挥手势很特别,动作一板一眼,夸张式的僵硬,却颇有节奏感。徐在上面指挥,有的学员在下面发笑。私下里,滕问这位老乡怎么学到这种指挥方式的,徐回答说是自己琢磨的。除此之外,徐才厚在哈军工没有什么特别突出的,成绩属中上,也没有门门是五分。滕叙兖好像记得他当过一届副班长,还任过班里文娱委员,负责唱歌、排练小节目之类。

“四清”运动(又叫社会主义教育运动,1964年,毛泽东说中国农村的基层干部起码三分之二变质了。“四清”就是清政治、清财务、清仓库、清组织)开始后,徐才厚他们这届(63届)的学员就分别下到哈尔滨的农村搞运动,学校趁机选择在运动中表现好、群众基础不错的学员,发展“火线入党”。

“四清”结束后,滕叙兖在期间入党,有一次在学校碰到,徐才厚还向他取经,“你怎么入的党呢?我入不上挺难过的”。滕问他怎么回事?徐回答说,人家看不上我。徐挺难过的,讲了半天。

大学读了三年后,文革就来了,当时哈军工分了两大派,一个叫“造反团”,一个叫“八八团”,“造反团”里面都是干部子弟,势力大,手眼通天,滕和徐都跟着“造反团”走,以后内部又分裂成两派,一个叫山上派,一个叫山下派。徐才厚他们后来又在山上派跟着混。

造反最炽热期,升级为武斗,坦克都出动了。“徐才厚从不参与,有一次两派打起来了,他远远地看了一眼就走了。武斗时,很多学员都躲回家里去了,徐才厚可能也回去了。我听他们班同学讲,他们到徐家去看过他。他就在家里看书。”徐才厚的另一位同学告诉《凤凰周刊》记者。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haoduowang]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