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中者阻挠法院禁制令执行 示威者仍通宵留守

占中者阻挠法院禁制令执行 示威者仍通宵留守

示威者坐在铁马上阻碍清除路障。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香港高等法院日前颁布禁制令,禁止示威者阻塞旺角、金钟等地道路,为商户和附近居民带来一线曙光。然而,不少示威者仍无动于衷,坚持留守,一些人甚至鼓动“占领”机场。

堵塞机场属于严重罪行

据香港《星岛日报》22日报道,20日晚在旺角数百名示威者的围观下,一名张姓男子站在高处并用麦克风发言,鼓动示威者占领机场,被市民拍下片段并放上网。该男子自称是一个非主流基督教会的堂主任,活跃社运界多年,曾多次身穿神职人员服装参与各项游行及绝食活动,表达政改等诉求。他称,机场人流多,能让更多游客尤其是外国朋友和“战地记者”知道。他“建议”示威者随时准备几句对白,说出自己的苦处,让记者采访,更笑称机场有冷气,可以冲澡。该男子还称,虽然机场的地点非常遥远,但可以进行“轮更制”,且警方平日封锁示威区,但不能封锁机场,否则会使事件闹大,更扬言“其实有很多玩法,玩法要创意,去到机场玩过才知”。《星岛日报》认为,极端分子此举企图有组织地瘫痪航空枢纽,进一步给港府造成压力。

香港警察公共关系科总警司许镇德22日在记者会上称,有人在网上鼓吹或煽动市民围堵香港国际机场,企图制造混乱,此行为违法且不负责任,警方予以强烈谴责。他说,任何人在机场范围内破坏公共安全或做出不当行为,可能会触犯《公安条例》或《机场管理局附例》。有资深警官警告称,堵塞机场属于严重罪行,若公然号召市民占领机场制造混乱,将涉嫌触犯《公安条例》第19条“暴动罪”,最重可被判监禁10年。

示威者拒不执行禁制令

不少香港舆论认为,“占中”局势发展到现在已经有失控的迹象。在高等法院颁布临时禁制令的旺角和金钟等地区,示威者仍然通宵留守。《东方日报》称,临时禁制令禁止示威者堵塞金钟一带中信大厦停车场出入口及附近道路,大厦管理公司21日派出职员,放下大堆禁制令供人取阅,但大部分人拒绝领取。多名保安员出手清拆铁马时,一度与示威者发生口角。泛民立法会议员何俊仁到场交涉,称有示威者计划本周五就延长禁制令进行聆讯时到法庭提出反对理据,呼吁中信方面暂缓行动。据悉,中信代表曾向示威者提出警告,称他们可能要负法律责任,但示威者根本不理会,更有数名青年坐在铁马上。参与集会的钟姓学生称,他已触犯了非法集会罪,但基于“公民抗命”,不介意再触犯藐视法庭罪。22日上午,中信大厦继续清理龙汇道的障碍物,但仍有集会人士以“索带属于私人财物”为由阻止。

被视为“濒临暴乱边缘”的旺角一带,21日深夜聚集人数不降反增,有人将雨伞“拆骨”,放置在路障上变成“倒刺”。学联秘书长周永康22日称,是否再与政府对话仍未可知,目前仍会继续坚守占领据点。

持续“占领”给香港民生造成严重影响。《大公报》22日形容中信大厦“仿如一座死城”,多家饭店继续“十室九空”,最多不过两三人。中港旅游协会代表陈先生透露,经营内地入境团为主的会员9月至10月的业务量减少三四成,订房、租车、餐饮和导游费等支出损失庞大。

舆论呼吁维护香港核心价值

特首梁振英称,希望占领香港不同街头的人士除了考虑社会利益、以大局为重外,也要考虑自己在民事、刑事和蔑视法庭出现的种种责任。代表出租车业界申请禁制令的律师邝家贤称,没人可以拒收禁制令,违反禁制令被判藐视法庭的罚款和监禁年期可以无上限,而要控告占领者也不需要索取个人资料或姓名。大律师马恩国说,禁制令内容清晰列明毋须亲手送到示威者手上,示威者亦有责任遵守,否则涉及藐视法庭,刑罚最高可能是终身监禁。民建联21日发表声明称,如果“占领”者坚决拒绝遵从法院判决,不单损害法庭权威,更会严重动摇香港社会辛苦建立的法治基础。新民党副主席田北辰还称,法院在做出裁决时,“公民抗命”并非考虑因素;戴耀廷身为大学法律系副教授,不应鼓动他人借“公民抗命”为减刑理由,这是公然藐视法庭。

香港《大公报》22日称,法治从来都是香港社会最重要的核心价值之一,对付非法、无法、违法,唯一的办法就是严格执法。《东方日报》称,临时禁制令禁止示威人士占据旺角的交通枢纽,“这把占中抗争转移至法律的范畴,撇除了政治的争执”。它体现了法庭和法治体制的权威,不可能用“公民抗命”来抗拒,因为后者是否定法治,即从政治抗争转变为反对香港总体的法治制度与精神,性质完全转变。文章认为,对临时禁制令遵守与否,可构成“占中”转折点:不遵守,则香港全社会可以讨伐,也代表示威人士已超越“公民抗命”,变成破坏香港法治的暴徒,政府便只有一个选择——武力清场,“这是香港捍卫法治的代价”。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bizhengwang]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