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云南省委书记高严成为海外追逃关键目标

原云南省委书记高严成为海外追逃关键目标

2008年10年30日,杭州市公安局在其官网上发布了高严通缉令。

原云南省委书记高严成为海外追逃关键目标

高严 资料图

云南信息报讯(记者 杨致阳)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14日表示,“中国正进一步加大打击腐败力度,其中在海外的追逃追赃是这项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近期,中国政府设立了相应机制,进一步加强这方面工作力度。我们愿与澳方加强追逃追赃合作,希望得到澳方的配合。贪污腐败分子在海外不应有容身之处。”

澎湃新闻网10月20日消息称,澳大利亚已经同意帮助中国引渡外逃澳大利亚的贪污官员,这些官员在澳的非法资产也将被查封。中澳将在几周之内展开没收贪污官员财产的首次行动。这是双方史无前例的一次合作。澳大利亚、美国和加拿大是中国经济犯外逃最多的三个国家。

原云南省委书记高严将是此次行动的一个关键目标。从高严出逃到锁定目标,已有12年。

高严云南往事:因烟而富 情人系女主播

这次追逃的第一枪,可能针对出逃澳大利亚的原云南省委书记高严打响,不得不旧事重提高严的云南往事。

《兰州晚报》2014年1月6日发表了一篇揭露高严贪腐内幕的文章。

云南是烟草业最发达的省份。1996年,香港某公司总经理韩某凭着高严“请褚时建对韩某的卷烟生意予以关照”一句话,就获利960万港元。韩某拿了2万美元送给了高严。高严略作推辞,见是境外商人送的钱比较保险,就收下了。褚落马后,高严继续向红塔集团的新任领导打招呼,让秘书出面,购得7500箱香烟销往香港,高严从中拿到了180万港元。

高严就任云南省委书记不久,认识了电视台的一位女主持人杨珊。高严在云南包养了杨珊几年。

为了与杨珊长相厮守,高严在上海开始设立“行宫”。从1999年至2001年,高严多次去上海“治病”,他要求下属公司为其在高级宾馆包租房间,每天高达1万元,共花费84万余元。2001年起,高严还在上海占用下属公司花费300多万元装修的一栋占地558平方米、价值650万元的高级别墅,并由该公司承担管理费用。同时,他自己拿出赃银293万元人民币在上海购买一套豪华住房,为两人同居营造安乐窝。

有了房子,还得有车。高严先后在北京、上海提供4辆高级轿车供杨珊使用。另外,高严还给了杨珊大量的人民币和外币,仅杨珊在香港的外币账户就有高严送的10万美元。

高严纵容儿子捞钱 下属想见一面都难

《兰州晚报》文章披露,1997年8月,高严被任命为电力部党组书记、副部长兼国家电力公司党组书记。

身为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的高严,就以养病为由,长期居住在上海的“行宫”里,用电话遥控着国家电力公司的工作。

高严的贴身秘书叫黄雨(化名),高严常常是“高屋建瓴”地向黄雨提几条重要的提示,然后就由黄雨向国家电力公司的党组班子下达工作任务。于是就出现了这么怪的现象,电力公司的副总经理、党组成员们,要想亲自向高严汇报一下工作,见上一面,都非常困难。

尽管中央屡次禁止领导干部子女经商,但高严视之为耳边风。高严的儿子高新元开始频频向电力系统的工程项目插手,高严在明里暗里支持。在电力系统内部,凡是主张把工程项目给他儿子的,大力提拔;不愿给或者在背后说三道四的,则给予撤换或免职。

4年时间,高新元在国家电力系统为他人承揽的项目造价近3亿元人民币,仅此一项,高新元就收受请托方所送共计1080万元、5万美元。高严的弟弟、妹妹、女婿、舅舅、表弟和一些朋友,共在国家电力系统承揽了18个工程项目,总计涉及金额5亿多元。

高严于2002年9月神不知鬼不觉地出逃了。事后,仅被查出转移、藏匿的港币、美元等就折合人民币500多万元,2003年11月26日,高严因严重违法违纪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

中央反腐剑指国际追逃追赃 形成旋风

近年来,腐败官员携款外逃现象成为社会关注的热点问题。据新华社报道,上世纪90年代以来,外逃的党政干部、事业单位和国企高管为16000至18000名,携款超过8000亿人民币。中央近期对反腐败国际追逃追赃工作高度重视,形成一股追逃旋风。

新华社消息称,7月22日,公安部部署全国公安机关集中开展“猎狐2014”专项行动,缉捕在逃境外经济犯罪嫌疑人。10月10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外交部等四部门联合发布《关于敦促在逃境外经济犯罪人员投案自首的通告》。

同时,“中央反腐败协调小组国际追逃追赃工作办公室”成立,中央纪委副书记、监察部部长黄树贤任负责人,国际追逃追赃工作办公室成员由中央纪委、最高法、最高检、外交部、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中国人民银行等八单位负责人士组成。将通过建立动态的外逃人员数据库、加强国际反腐败执法合作等方式压缩外逃官员的生存空间。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jyy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