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越狱案举报人之一:15万奖金到手5万很郁闷

[摘要]将亲家高玉伦送警察的汤金海对15万元的奖励,守口如瓶。举报延寿看守所逃犯王大民的则老李被告知,15万元奖金分了,其中7.5万元被分给了抓王大民的有关人员,而另外2.5万元给了同村村民刘辉。

哈尔滨延寿县越狱案每人15万悬赏奖金已下发

举报高玉伦的侄女婿一家正在地里收黄豆,高玉伦的弟弟也在地里帮忙。

法制晚报讯(丽案调查记者 邹艳 摄/记者 吴海浪)10月15日中午,明媚的阳光照射着哈尔滨延寿县看守所。和一个月之前的热闹相比,此刻的看守所格外安静。

中午12点左右,有三三两两的民警从西边的值班室里走出来,来到西边的铁栅栏前溜达。而在一个多月以前,高玉伦、李海伟、王大民就是从这里翻越出去的。

2014年9月2日早晨6时许,3名在押犯人高玉伦、王大民、李海伟在延寿县公安局看守所将1名当班狱警杀死后携枪逃走。越狱后,黑龙江警方悬赏15万通缉延寿看守所三名逃跑在押嫌疑人。

延寿县青川乡乡政府丁姓副书记告诉记者,公安局为抓捕3名逃犯而公布的每人15万悬赏都已经发下去了。

近日,《法制晚报》记者独家回访了当初举报而获得奖励的村民,讲述他们的生活因为这起事件发生的变化。

大义灭亲之后:汤家不愿提奖金

和东北的其他村镇一样,青川乡河福村西王家屯的庄稼成熟了,村民们进入了忙碌的收割季。汤家和以往没有太大的不同,新房子的大门上还有“喜结良缘”的红色对联,在夕阳下熠熠发光。

在他家门口的地里,汤金海(音)一家正在忙着收割黄豆。他儿子汤大名将农用拖拉机停放在地里,他和老伴用钢叉把割倒的黄豆叉到车上,一次又一次。

在汤家,看不到一丝“获得奖励15万元”的痕迹。

将亲家高玉伦捆绑起来,交给警方之后,大义灭亲的汤金海并没有受到同村村民的指指点点,但是,他却更加谨小慎微,特别是对那15万元的奖励,守口如瓶。而村民们甚至以为这笔钱只是当时的一个幌子,根本不会兑现。

在村民们看来,逃犯被抓到了是一件快事,他们没有更多地去关注那悄悄下发的悬赏奖金。“从没听说过他们领到过钱啊,我们以为当时只是说说而已,不会兑现呢。”多位村民告诉记者。

然而,经过一番沟通,汤金海终于告诉记者,他们家拿到了这15万元,一分不少。汤金海说,听说政府要另外奖励他十万元,但这笔钱还没给,“我本来就不是冲着钱去的,我不会去问这些。”

“如果再有坏人,我照样抓”

关于这一个月的生活,汤金海用“忙”这个词来形容,他们家有三百多亩地,这个月恰好是收割季。“他们早上两三点钟就起床了,晚上六七点才收工。”汤金海的邻居告诉记者。

然而,对于他的亲家——带领李海伟、王大民杀警越狱的高玉伦,汤金海并不愿提及。“我不在乎他们家人怎么说,到现在我也没跟他们家人联系,他们家也没人来找过我。”

“别人爱怎么说就怎么说。我不怕被误解,我做的是正义的事,如果再有坏人,我照样抓。”汤金海极力回避那15万元的奖金,多次表示,自己不是冲着钱去的。

而这一天的地里,高玉伦的弟弟也在帮他们干活。而之前有传言说汤家儿媳妇(高玉伦的侄女)闹离婚的事并没有得到证实。透过窗户可以看到,高玉伦的侄女正在家里带孩子。他的邻居告诉记者:“最近他们挺乐呵的,根本没有闹离婚的事。”

和此前抵触记者不同,这次的汤金海和颜悦色,花白的头发下是一张微笑的面庞。

也有邻村村民告诉记者,汤家抓捕高玉伦是之前精心安排的局,后来还有警察去他们家调查真相。

然而,这些闲言碎语,并没有得到汤金海的证实。他将这15万元的奖励悄悄存了起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

“打折”的奖金:举报人很郁闷

年近六旬的老李坐在炕上,一口一口地吐着烟圈。烟圈沿着他紧皱的眉头、花白的头发向上飘着、散去。然而,老李觉得,他家的忧愁却在聚集。

如果不是这15万元的悬赏令, 延寿县青川乡新胜村的老李此刻应该跟以往一样,带着儿子、儿媳妇在自家地里干活。

然而,事情的改变缘于9月2日延寿看守所脱逃事件。他还记得9月3日晚上,逃犯王大民来到李家门口讨要食物,老李举起自家的高音喇叭唤来了全村村民和武警,而他儿子也同时报案了,而武警根据老李的举报抓到了逃犯王大民。

自此,李家开始期待那15万元的悬赏奖金。

“老婆有心脏病、脑梗塞等病,一直想给她做手术都没钱;另外想给儿子买辆出租车,让他跑出租;家里的那辆农用拖拉机已经用了三四年了,爬坡很吃力,需要换个新的农用拖拉机。”老李和儿子一直守着家里的一百多亩地,儿子只念过初中,他想让儿子换个职业。

然而,希望落空了。

9月30日,老李被通知到延寿县公安局领钱。而这次是兴高采烈而来,败兴而归。

“我一直以为他们最低会给我10万元左右,最后却说只给5万。”老李说,他跟乡政府的理论了三四十分钟,被告知:“这五万元你不要,我们就上缴了。”无奈之下,老李只好收下了这笔钱。

在领到钱之前有人跟他开玩笑说政府可能只给他5万元的奖励,“那时我根本不信。”老李说,在钱发下来之前,他都想好了这笔钱该怎么花。

村民正在淡忘一个月前的越狱

老李被告知,举报延寿看守所逃犯王大民的15万元奖金分了,其中7.5万元被分给了抓王大民的有关人员,而另外2.5万元给了同村村民刘辉。

“他(刘辉)是早上4点多钟发现王大民的,而我举报是在晚上9点多钟。更何况他的举报并没有抓到人啊,是根据我的举报才抓到人的,还给他那么多钱。这太不公平了……”老李有些气愤,心中的那个天平开始失衡了。

事情超出预料,老李觉得宁愿没有那15万元的悬赏令,“如果不提给钱,我举报;但是他们承诺了却做不到,这让我很气愤。”老李开始细数自己的付出。

和老李一样生气的是自己的老伴,事情发生后,她的病情加重了,当家里所有人都忙着秋收的时候,她却插不上手。

当村民见到老李的时候,会问起他这15万元奖励的事,面对村民们羡慕的眼光,他都摇头说“没信儿”。他自己仍然接受不了只奖励给他5万元的事实,他将钱悄悄存进了银行,没敢花一分。

开始,老李本来打算打官司,但他琢磨了很久,也想过去找关系,但最终没有实施,他还在期盼、纠结……被这悬赏令打乱的生活,他不知道该怎么规整。

哈尔滨市公安局的一名工作人员表示,奖金已经下发,除警察之外对抓捕有贡献的人员,应该分到了奖励。至于15万元奖励的分发细则,他表示并不清楚。

而青川乡乡政府丁书记表示,在上次抓捕越狱逃犯王大民的过程中,武装部部长和青川乡一副乡长有功劳,但并不清楚他们是否分到了奖金。

随后,记者致电青川乡那名为抓捕做出贡献的副乡长,他表示不接受任何采访。

回县城的路上,载着金黄色玉米的车一辆接着一辆,地里的农民们又开始忙碌了,他们正在淡忘一个多月前的那次越狱。(老李、刘辉均为化名)文/丽案调查记者 邹艳

事实+

悬赏奖金难兑现?

纵观一些部门的相关悬赏规定,不难发现这些规定并不统一,数额从几百元到几万元,甚至几十万元,大都是公权力机关自己制定、自己执行。即使是同一机关,不同时期的举报奖金也不一致,严打时期奖金高,平时则低一些。

现实中,由于悬赏机关开出的悬赏条件比较笼统,对于线索的实际价值、与最终破案的因果关系等并没有详细规定,因此,现实中奖金如何分配发放完全是悬赏机关说了算,拒不兑现奖金、兑现奖金不到位的情况时有发生。

2003年,湖北省曾发生一起特大持枪抢劫运钞车案,湖北警方悬赏20万元向群众征集案犯线索,鼓励举报案犯踪迹。然而,案件告破之后,协助破案的8名群众只获得总额为6万元的奖金。奖金由20万缩水为6万,引起一片哗然。公安机关解释说,群众举报线索虽然对破案有价值,但警方还得通过大量的侦查手段,才能锁定案犯。

有专家表示,究竟给多少,恐怕最后还是执法部门自己说了算。探其原因,在于执法部门是奖励办法的制订者,但同时也是办法的执行者。

完善悬赏举报制度

余凌云教授表示,从当前的现状来看,悬赏举报有三方面的问题需要完善:首先,悬赏举报造成的权利滥用问题。现在一些悬赏举报,只要公民提供线索就给予奖励,结果造成权利滥用问题,如有的交警鼓励公民举报交通违法行为,造成很多公民通过偷拍、偷照,设置陷阱、钓钩来取得线索,从而获得政府的奖励。从悬赏的初衷来看,政府是鼓励举报获得执法线索,但公民举报必须合法、有序,而不能滥用权利,造成更负面的社会后果。其次,奖励的条件不能笼统。政府设置奖金的条件应该具体、明确,否则不利于兑现。一些地方出现悬赏奖金发放纠纷,就是因为奖励设置不明确,一旦出现奖金发放争议,将影响公权机关的形象,并且也会打击公民的举报热情。再次,悬赏奖金的来源问题。悬赏资金从哪里来,政府财政还是部门小金库?为避免悬赏奖金成为一纸空文,应在相关法律或规定中予以明确。(腾讯新闻综合人民网报道)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pennyhuang]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