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业主建“武功队”维权 请咏春八卦拳师助阵

河北业主建“武功队”维权 请咏春八卦拳师助阵

9月26日,燕郊东方御景小区,因为小区业主多次与物业保安发生冲突,遭保安殴打。业主马连华决定免费教授业主们功夫。A18-19版摄影 彭子洋 摄

燕郊东方御景小区业主,武术维权,成为奇观。小区地处北京、天津、河北交界,属“三不管地带”,物业雇请的保安,以暴力阻挠业主维权。物业收取停车费,不听取业主意见,挤占消防通道;业主维权,被围攻被恫吓,家门被灌胶水。业主组队练咏春,请来八卦掌师傅教推手,以壮声势。最终保安队长因打人被拘,业主也成立业委会,从武术维权开始转向法制维权。

武术队练习咏春拳时,马连华要求大家必须打出气势。他希望这支由10来名精壮汉子组成的队伍,能让小区里的保安们在内心深处得到震撼。“我要告诉这些保安,他们不可以随便打人。”

自武术队成立以来,这些在武师带领下学习咏春拳和八卦掌的人们,已经数次与他们心目中的“敌人”对抗,借以维护他们想要的生活。

这些从20多岁到50多岁的男人,不是电影《叶问》里的武馆弟子,也不是《古惑仔》片中的社团成员,他们是燕郊东方御景小区里的业主。

自7月22日,业主因为维权和物业发生冲突以来,他们因要求物业公司提高服务质量数次遭殴。随后又因成立业主委员会维权遭打,为此他们成立了武术队维权,并请来八卦掌掌门人传授武艺。

长久以来,这个小区具备了某些与香港黑帮片中混乱街区相似的环境。

只想着赚钱的物业公司,戴着墨镜的打手,一群敢怒不敢言的小区居民以及数位从小习武且致力于维护秩序的武师。

据燕郊一名匿名的警察透露,燕郊和北京、天津、河北交界,属于“三不管地带”,社会闲杂人员多,治安压力大。

业主快跑

马连华被追着打后,觉得很耻辱。他说,大家这次维权是因为物业把业主当成了摇钱树

业主马连华不会忘记自己被4个戴墨镜的社会小青年追赶的场景。

他穿着拖鞋狂奔,4个壮汉紧追其后,“追上打死他。”壮汉的吼叫夹杂小孩被吓哭的声音和小区居民的嘶喊:“快跑,快跑。”

马连华跑得飞快,拐两道弯,奔出400多米,把小青年甩在后面。停下后,他大口喘着粗气,心里堵得慌:“我堂堂一个男子汉,体育健将,练过武术,被4个社会青年追着打,生平第一大耻辱。”

不甘心的马连华又绕回到物业处,维权的业主已四处散开,挂横幅的竹竿被折断,横幅撕破,喇叭被踩碎在地上。

7月22日,河北省三河市燕郊东方御景业主第一次找物业维权活动惨败,这是维权活动组织者之一任咏梅没有料到的。他们原本只想找物业沟通,不要乱收费,不料遭到暴力驱逐。“第一次,我们又怕又气,缺少斗争经验。”

燕郊东方御景小区是2001年开发的老旧小区,共有1032户,外来人口居多,大家彼此不认识,任咏梅仅认识同单元的几户人家。“很松散的社区,邻里彼此不相往来。”

除去陌生的邻里关系,更让业主们苦恼的是混乱的物业管理。交了物业费,小区设施依旧陈旧,管理混乱。9月26日,在这个老旧的小区里随处可见,坏掉的单元门和四处堆积的垃圾和垃圾旁成群的苍蝇。

“物业让交多少,就交多少,跟他们耗不起那个精力。”叶小芸记得,2006年,曾经有位业主和物业发生纠纷,经常受到莫名骚扰,家里门锁被人灌胶水堵死,该业主不堪困扰,把房子卖了搬走。

“我们一直想能忍就忍,可到今年实在是忍不下去了。”一不愿透露姓名的业主说,为此大家决定维权。

马连华被追着打后,觉得很耻辱。他说,大家这次维权是因为物业把业主当成了摇钱树。

物业公司的生意经

“物业公司几乎没有什么服务,他们只想着赚钱,把小区里能卖的地儿都卖了”

7月19日,物业发出通知,“从7月18日开始收取车位费,每个单位850元/年,先交者先进。”10多年来,小区业主把车停在各自家门前的空地上,大家认为这里是公共空间不属于任何一方。如今物业的公开叫价拍卖属于业主的公共用地,甚至有隔壁小区的一户居民一口气买了3个停车位,这是业主们不能忍受的。

大家没有料到,这才是物业赚钱的第一步,过了没有多久,为了卖掉更多的停车位,物业公司将小区业主门前的空地也卖了出去。接下来,物业又把4米多宽的小区主路一侧划上一排停车位,后来,因为不符合消防通道标准,被消防勒令停止,物业才将主道上的停车位擦掉,白色的粉笔线至今隐约可见。

熟悉法律条文的业主任咏梅感觉不对劲。根据购房合同,没有停车位收费的相关说明。根据物权法规定,占有业主共有的道路或者其他场地用于停放汽车的车位,属于业主共有。如果物业要收取相关管理服务费用,需要和业主协商取得同意。

“怎么物业说要收费,就收费呢。他能提供什么服务,为何不征求业主同意?”7月21日晚,任咏梅等人召集业主代表开了个临时会议,决定第二天找物业谈判。

要服务,不要威胁

“我们是掏钱买服务,不是掏钱买威胁”

7月22日,近百名业主代表找物业经理谈判。业主做了一个维权的横幅,插在铁桶的沙堆上,有业主拿着喇叭,准备和物业经理谈判。

物业经理拒绝露面,正僵持着,突然从小区外开来一辆牌照为京QA9188铂金灰大众速腾 车,物业保安队长荣雪峰带着4个戴墨镜的陌生男子从车上下来。

他喝住大家,指挥4个墨镜男子折断横幅竿子,把横幅踏在地上,从业主手中抢过喇叭,扔在地上踩碎。

与此同时,一个墨镜男子拿起砖块扔向人群,业主们哄地四散开。

随后牌照为京QA9188的速腾轿车成为小区业主的噩梦。自第一次维权活动失败后,这辆车从早上7点到晚上12点经常在小区里晃悠,保安队长荣雪峰带着四五个光着膀子、文身的社会青年蹲守在小区,眼光凶狠地打量着路人,人们一聚集,他们就冲过来吆喝,“散开,散开,不要挡路。”我们在自己家,却像贼一样被盯着。

荣没有受访,但警方的问讯笔录和处罚决定证实殴打了业主。

62岁的高桂芝是小区的第一批业主,目睹了7月22日维权的任咏梅被推搡、马连华被社会青年追着打的场景。她说,维权活动失败后,居民又怕又气,士气低落,连家门也不想出。以前,晚饭后,业主们会带着小孩在公共区域散步、遛狗、乘凉、聊天。社会小痞子在小区蹲守后,很多人不再下楼乘凉、遛狗,小区变得冷清。“小痞子气焰很嚣张,怕他们打人,惹不起,就躲。”

高桂芝老人很气愤,“我们是掏钱买服务,不是掏钱买威胁。”高桂芝曾考虑卖了房子,搬出去住。和她有同样想法的业主不在少数,小区里贴出不少售房广告。

小区有了武术队

为了维权,马连华成立了武术队,他在小区摆下了沙袋、拳靶,震慑黑保安

马连华认为物业想钱想疯了。从小爱好武术,学习过专业拳术的他决定成立一支武术队,威慑黑保安和社会小青年。

8月2日,马连华的免费武术班开张了。晚上7点,马连华在小区12号楼前的空地上竖起“免费教武术”的牌子,牌子上还注明“练武三不做:1,不做违法之事;2,不欺负弱小;3,不做流氓地痞和黑社会打手。”“其实就是想威慑小区里的黑保安和流氓地痞。”

马连华自己掏腰包购买沙袋、拳击手套、拳靶等练武用具,沙袋挂在铁杆上,拳击手套、拳靶摆在空地上,架起了武术班的场地。一晚,十多名青壮年跟着马连华学拳,站桩、推手、打沙袋。很快,武术队吸引了10多名身强力壮的固定成员,不仅练拳,还围绕小区跑步、喊口号,鼓舞业主士气。

渐渐地在小区下楼乘凉、遛狗的居民多了。爱好文艺的高桂芝和女业主们商量,凑钱买了个大音响,组建女子广场舞蹈队。这是小区10多年来第一支广场舞蹈队,以前没人组织,想锻炼的居民只能到隔壁小区跳舞。

马连华明白,开武术班不像开绘画、音乐班,要准备好对手来踢场子挑战。

刀扎上谁,都疼

1.8米多高的荣威胁1.7米个头的马连华:“武功再高也怕刀,你别瞎掺和,到时刀枪不长眼,刀扎上谁都疼。”

武术班开办第一天,保安队长荣雪峰就带着几名手下蹲守在一旁观看。

中场休息,荣雪峰把马连华拉到一边称兄道弟,劝说马连华不要带头挑事,并提出免费赠予马连华停车服务费。马连华拒绝了,“该交的钱我一分不少,不该交的钱我一分不多交。”

1.8米多高的荣威胁1.7米个头的马连华:“武功再高也怕刀,你别瞎掺和,到时刀枪不长眼,刀扎上谁都疼。”

马连华数次拒绝荣雪峰提出的收买条件。8月26日,荣雪峰带着几个社会青年来挑战马连华。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bushidolu]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