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常委白云落马续:其共事4年纪委书记被带走

山西常委白云落马续:其共事4年纪委书记被带走

被调查的山西省委原常委、统战部部长白云曾主政阳泉6年。

从山西省会太原出发向东百余公里,“全国最大无烟煤产地”的牌子在阳泉矿区的晴空下异常显眼。

比足球场还大的露天矿散落在阳泉各处,好似山坳间望向天空的眼眸。

这些地方曾经熙熙攘攘,挖掘机的“手臂”上上下下,运煤车来来回回。“黑”的出,“红”的进。

当地人称之为“挖山”。四五年前煤炭行情最好的时候,有的山头甚至能在一夜之间被挖平。

除了煤,阳泉还出产铝矾土、硫铁矿等多种矿产资源。成本极低的露天开采,为一小部分人实现了一夜暴富,却给当地却带来了难以消弭的生态破坏。

这儿也是白云在仕途中最为重要的一站。

2006年2月,时年46岁的白云从吕梁市委副书记转任阳泉市委副书记,并代理市长职务,随后转正。其后6年,她先后以政府“一把手”和党委“一把手”的身份主政阳泉。

2012年1月,白云调任运城市委书记,一年后便跻身山西省委常委。

1960年出生的白云,是山西五台人,1976年参加工作,她的第一份工作是卫生队的一名卫生员。1986年从雁北师范专科学校毕业后,她又在1997年通过了中国人民大学工商管理专业在职研究生学习。

从一名卫生员到山西省委常委、统战部长,白云花了36年又2个月。而从一名新晋副省级干部到阶下囚,她只用了1年又7个月。

2014年8月29日,中央纪委网站发布消息,白云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在接受组织调查。

回望其在阳泉的6年,故事的伏笔早已埋下。

私挖滥采之殇

2006年,初到阳泉的白云提出要将阳泉创建为国家级园林城市,并为此专门成立了指挥部。

“她要改变阳泉的面貌,要让阳泉拿到一张国家级的名片。”时任指挥部副主任庞红英曾在受访时说。

经过6年时间,“旧城区见缝插绿,新城区人工增绿,桃河蓄水,南山挂绿”,2012年2月,白云刚刚调离时,阳泉终于拿到了“国家园林城市”的牌子。

一边是挖坑栽树,另一边却在挖坑采煤。

白云留给阳泉的不仅是这张国家级的名片,还有一堆私挖滥采留下的创伤。

在阳泉下辖的盂县生活了10年的赵平(化名)告诉澎湃新闻,盂县的私挖滥采从2008年、2009年开始,直到今年才开始收敛。

盂县牛村镇曲曲城村是较早开始露天开采的地方,山西一家国有建筑公司曾以“地质灾害治理”的名义,在该村大规模开采浅层煤炭。

耕地被占不说,农作物也因粉尘污染导致产量大幅降低。牛村镇东水沟村的开采甚至连路都被挖断,下雨天只能划船出入。

土生土长在阳泉郊区荫营镇的李秋(化名)则向澎湃新闻诉说了该地私挖滥采铝矾石的现状。

在荫营镇鸡洼村附近,大规模的开采从2008年开始。路边随意堆放着烧熟的矾石,山头已被挖平,断面上只剩下裸露在外的黄土。

“即便这些矸石被回填,掺杂着石子的土地也不再适合耕种。”李秋感慨。

“工人都搬走了,但机械设备、挖机还在,(他们仍在)等待时机。”赵平说。

类似的情况在阳泉的平定、盂县、郊区多有发生,农村土地以各种名义被占用,用来挖煤、挖矾石。由于没有正当的开采执照,承包商还会专门安排工人放哨,提防前来暗访的记者。

所谓的各种名义,包括开发新农村、治理地质灾害、煤田灭火、开发高效农业园等。

2010年,央视《焦点访谈》曾对阳泉平定县张庄村的“高效农业园”予以揭露。

央视记者发现,所谓的高效农业园其实是个方圆二三百亩的大坑,实际上已经卖给福建老板开煤矿。当地监管部门不仅不予查处,而且还美其名曰“资源利用”。私采滥挖者、村委会、政府部门结成了一个利益链条,而国家的利益、村民的权益统统被抛到了脑后。

然而,《焦点访谈》的曝光,并未在阳泉引起问责风暴。相关的企业、监管部门没有受到惩处。

社会交往之道

在阳泉官场,白云给人留下了注重形象、精干利落、说话做事男人性格等印象。

也有接近其的人士称,白云表面比较柔和,实际为人骄横,尤为重视宣传。

该人士向澎湃新闻介绍了2011年阳泉市“两会”期间,人大代表投票选举市政府领导班子的一桩事情。彼时,白云任阳泉市委书记兼任人大常委会主任。

原本只需要一个投票箱,但当时台上却放置了两个箱子,分置于一左一右,即要求人大代表将赞成票和反对票分开投递。

绝大多数人投了赞成票。有一名人大代表,明确表示自己反对一名副市长候选人,因此把票投在反对的箱子里。结果最后唱票时,仍然是满票通过。

同年,省里曾“空降”一名官员接阳泉市委一个重要职务,白云不同意。最后,另一名阳泉市委常委被安排至这个职位上,而“空降”官员则被安排到其他部门任职。

该人士还介绍,白云与阳泉当地许多企业家关系很好,类似“社会交往不是读几年书就能有的”是其经常会说的一句话。

据《第一财经日报》报道,白云与华通路桥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国瑞交往颇深。7月11日,华通路桥发布公告称,王国瑞“目前正在协助有关部门调查”。

华通路桥从2004年开始曾被多次举报以各种名义私挖滥采,盗取国家资源,并且长期在平定县、盂县等地进行非法开采。

此外,曾有当地人目睹,白云常乘坐一名盂县企业家的迈巴赫往返阳泉与太原之间。

一些企业家在获得好处的同时,也主动给予厚报。

2009年,阳泉下大雪。华通路桥和阳泉当地另一家企业分别承担了阳泉南大街和北大街等路段的积雪清扫工作。

澎湃新闻了解到,当时,华通路桥负责人王国瑞组织千余名员工,调动铲雪机械数十套,连夜清除街道积雪,并亲自到现场指挥。

在著名的平定森宇案发后,亦是华通路桥旗下的金地房地产开发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接过了森宇坐标城的烂摊子。

平定森宇案

有阳泉官场人士向澎湃新闻指出,森宇案或许是阳泉官场地震的导火索。

位于平定县的森宇坐标城项目,与阳泉市区紧密相连,由山西森宇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森宇公司”)负责开发。

该项目占地500余亩,2009年9月开盘预售,计划在2011年12月、2012年6月、2012年10月等日期陆续交付业主使用。

2010年元月,森宇坐标城奠基时,时任阳泉市委书记白云还参加了奠基仪式。

然而从2011年11月起,森宇项目停工,此后长期处于“烂尾”状态。该项目涉及到4000多户购房者和集资户。

2012年春节过后,部分购房者和集资户开始到平定县及阳泉市有关政府部门上访。尤其是当年4月28日上午,部分人走上太旧高速公路,阻断交通数小时。

2012年4月28日晚上,平定县政府主要领导召集森宇坐标城部分业主召开专题会议。

时任平定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杨艳红在会上介绍,森宇坐标城项目共收入预售房款6.1亿元,银行贷款1.3亿元,只有2.9亿元支付了工程款。

杨艳红称,森宇坐标城项目尚有3.2亿元(不包含银行贷款1.3亿元)资金不能查明去向,目前该公司资金账户余额为零。如果要把森宇坐标城的房子交到购房人的手中,整个资金缺口有4.75亿元。

成立于2005年的森宇公司,曾获得阳泉市“守合同重信用企业”称号、山西“2011年省服务业百强企业”称号。森宇坐标城的广告曾在很长一段时间,每天在阳泉当地电视上滚动播出。

购房者不能理解,这样的明星企业为何会突然出事?

杨艳红在接受《法治周末》采访时表示,除了非法集资许诺高回报致资金链断裂,以及极不合理的高拆迁补房比例外,森宇公司还存在手续不全的问题,如未批先建、未批先售等。

她承认,政府也有责任,有监管不到位的责任。

多位购房者称,森宇坐标城为了吸引居民购买,采用了打折、销售代金券等多种优惠手段。

这些代金券,在不同购买批次,有买1万代2万、买6千代1万等不同品种。

平定县知情人士向澎湃新闻透露,森宇公司的负责人曾向平定县的多位领导赠送代金券,一些领导再转手卖给百姓,涉嫌变相输送利益。

令森宇的购房者更不能接受的是,平定县坐标城项目托管部其后出台的解决方案。

平定县政府随后成立了坐标城项目托管部,并委托金地房地产开发公司继续楼房建设工程。

2012年12月,项目托管部发布交房公告称,森宇坐标城已基本达到交房条件,但购房价格需做调整。

根据公告内容,森宇曾经承诺的优惠条件不予承认,大多数购房者需补交每平方米200至1000元的差价后,才能领到钥匙。

由于购房时已倾尽所有,且银行不予贷款,部分购房者交不出补差房款,至今未能住进该楼房。

一些购房者选择继续上访。

2013年,山西省纪委工作组曾在阳泉市泉美印象国际酒店驻扎80多天。一位上访者向澎湃新闻转述省纪委工作人员回应称,工作组已经收到大量有关森宇案的举报材料,让上访者不要再投递材料和打举报电话。

阳泉纪委书记被带走

就在澎湃新闻发稿前,多位阳泉消息人士向澎湃新闻透露,阳泉市纪委书记王民已在9月12日被带走调查。

现年59岁的王民,从2008年开始担任阳泉市委常委、纪委书记至今,其间曾与白云共事过4年。

阳泉官场“地震”并非从白云开始,也没有因白云而停止。

2013年以来,已有多名白云主政阳泉期间的下属先后落马。

2013年5月,时任郊区区委书记王永珍、山西高速公路管理局党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的冯朝辉,被通报落马。

王永珍曾任阳泉市煤管局局长、水利局局长等职。

冯朝辉此前曾任阳泉市纪委副书记,之后又挂职到阳煤集团任纪委副书记(享受副总级待遇),2013年5月初才调至高速公路管理局工作。

《法制日报》报道称,冯朝辉被“双规”后,阳泉当地多名干部被纪委监察部门约谈。

随后,又有阳泉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三庭原副庭长李华(享受正县级非领导职务待遇)、中小企业局原局长邢强敏、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原主任王晋平(副县级)、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车管所原所长高建业(副县级侦查员)、公安局郊区公安分局经侦大队原大队长杨培田、文物局原局长董科明等多名官员,被当地纪委“双规”或被检察机关依法逮捕。

2014年6月起,平定县多位官员先后落马,其中包括平定县委书记王银旺、副县长王海平以及已经调任郊区区委副书记的杨艳红。

上述阳泉官场人士指,王银旺是由森宇公司负责人李香莲供出,而王又供出了华通路桥负责人王国瑞。

今年6月以来,被通报落马的还有城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总工会主席范秀林,盂县党校常务副校长张文星。

张曾任盂县孙家庄镇党委书记。该镇矿藏资源丰富,是盂县的四大经济强镇之一。(打虎记)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chorayzhao]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