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岁老院士坚守讲堂 埋头培养下一代接班人

87岁老院士坚守讲堂 埋头培养下一代接班人

资料图:院士陈宜张。科学上许多事情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往往需要通过长期枯燥研究才能获得深度上的突破打开新的研究领域。

讲台需要真正的科学家

前段时间,我国著名神经生理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第二军医大学教授陈宜张的先进事迹,在军内外和科技界引起强烈反响。从这位87岁的院士身上,我们看到了什么、学到了什么?

当前,信息化浪潮、快节奏生活、功利化趋势,极易让人患上浮躁病和“多动症”。陈宜张63年来埋头实干在教学科研一线,每年的大部分时间在实验室、教研室度过。在三尺讲台上,他从英姿勃发站成了满头银发,耄耋之年仍坚持给本科生授课。

耐得住寂寞、禁得住诱惑,需要科研创新的定力。陈宜张说,在科研方向上要“沉得下去、钻得进去”。他深深扎进“糖皮质激素非基因组作用”这一课题30多年,尝遍枯燥,历尽艰辛,与现今某些学者频频更换科研课题、改变研究方向形成鲜明对比。

经得起寒窗苦、坐得住冷板凳,背后是一名科学家的名利观。陈宜张主张“只求揭示真理,不要论其名利”。他研究一个课题近20年才提出相关结论,一举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奖,期间无数个阶段性结论都不急于申报成果,甚至连参评院士也是由其他几位院士主动联名推荐。

近年来,科研领域学术造假、抄袭剽窃、克隆先进技术、山寨创新产品等事件屡屡发生,科学家变成“社会活动家”、专家学者“明星化”、导师教授“官员化”、技术项目商业化等现象屡见不鲜。

不跟风、不盲从,不随波逐流,需要瞄准基础性、前沿性、战略性技术领域。陈宜张从不迷信学术权威,敢于在国际学界发出中国声音,研究的多项成果修正了国际学说、填补了国内空白。

他持续创新到老,82岁高龄独立撰写了神经突触领域的国内首部专著,85岁时在国内率先提出“精确细胞生物学”概念;他坚持学术原则,主张国外“舶来”课题不能列入国家973项目,要求学生将实验标本至少保存10年;他敢于较真碰硬,参加学术评审时强烈反对“打招呼”“递条子”,对一些与学术无关的社会活动,一律婉言谢绝。

毋庸讳言,当前的学术界也滋生了一些腐败之风。套取科研经费、变卖科研资源、转包科研课题的现象时有耳闻,有的专家学者作风涣散,有的追求物质享受、贪图吃喝享乐,有的极端功利自私,不择手段拿基金、争大奖,缺乏自重自律。陈宜张视国家和军队的利益高于一切,对科技工作者“恪守什么、摈弃什么”做出了正确的选择。他明确表态:如果不能全身心参与国家项目,就没资格花国家一分钱!

他以“工资足够开销”为由,建议取消每月发放给他的院士津贴;他认为自己“吃得饱、穿得暖、钱够花”,坚决不收受任何慰问金;他生活节俭质朴,始终穿着旧军装衬衣、后跟磨平的旧制式皮鞋,用部队发的旧挎包作为公文包,却省吃俭用捐出全部存款设立助学基金、资助慈善事业……

“非聪明答理不可任也,非廉洁淳良不可信也。”陈宜张身上所展现的一名真正科学家的追求、本色和风骨,为这个社会快速转型和价值多元多变的时代,注入了一阵新风、一股正气。实现中国梦、强军梦,三尺讲台需要真正的科学家,呼唤更多陈宜张式的教授。

(作者为第二军医大学政治部主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akading]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