巢娭毑月饼上演“家族风云” 妹妹侵权弟弟另起炉灶

巢娭毑月饼上演“家族风云” 妹妹侵权弟弟另起炉灶

巢娭毑月饼需要凭票购买。

  8月21日下午,长沙市民蔡小姐向本报报料,她从代购手中竟然买到了“巢嗲嗲”月饼,还以为是“巢娭毑”的,这是怎么回事?

  三湘都市报记者马上赶到位于长沙市桔园小区的巢娭毑月饼店 ,不料“巢娭毑”月饼创始人巢金云却抖出一个更火爆的“料”:“昨天,我妹妹位于井湾子的‘巢娭毑’月饼店被查封了。”

  两年前,“巢娭毑”月饼开始走俏,“一饼难求”也导致市场上“仿冒者”接踵而来,就连巢氏家族内部,也是围绕着“巢娭毑”这个品牌唱出一出你来我往的大戏。

  代购“巢娭毑”,却送来“巢嗲嗲”

  巢娭毑的月饼越来越火,微信代购大军也加入了这场“月饼之战”。临近中秋消费高峰,供不应求、无法送货的情况也随之出现。

  就在8月21日,蔡小姐从微信代购手中买到了梦寐以求的月饼,却发现包装上写着“巢嗲嗲”,大呼上当。不过,微信代购称,“双巢”同出一源,配方配料完全相同。真是亲姐弟做的“双牌”月饼吗?

  “巢娭毑”火了,亲妹妹也侵权

  8月21日13时,记者来到了位于桔园小区的巢娭毑月饼店。

  “我巢娭毑月饼店既不是祖传,也不是家业,正宗的巢娭毑月饼仅有这一家,包装纸上有本人的图像和联系方式。” 巢娭毑月饼创始人巢金云笑容可掬,她告诉记者,自己1971年参加工作,从长沙糕点学校出来,如今已有45年的经验,两年前才注册了巢娭毑月饼注册商标。

  记者注意到,在巢娭毑月饼店的显眼处,张贴着一张“安民告示”。

  巢金云指着“安民告示”逐字逐句地告诉记者,外面有几家月饼店,冒充我的弟弟、妹妹、侄女等,全都是假的,和“巢娭毑”月饼没有任何关系。

  为了证明自己所言非虚,她还向记者透露了另一消息,就在8月20日,自己亲妹妹在长沙井湾子开的巢娭毑月饼店因涉嫌侵权,被有关部门查封了。

  “娭毑”、“嗲嗲”原是亲姐弟

  带着巢娭毑的如此回应,记者于8月21日下午经过近40分钟的寻找,才在南门口文庙坪找到了既没有装修、也没有牌匾的“巢嗲嗲”月饼店。

  此处的街坊邻里对巢爹爹本人巢双龙颇有好感,纷纷解释称,因为顾客多,生意越做越大,娭毑和爹爹因利益纠纷才导致了分家,爹爹另起炉灶。

  面对记者的询问,“巢嗲嗲”月饼商标持有人、巢娭毑的亲弟弟巢双龙的回应是,早年确实在姐姐店里做了两年的帮工,后来因为女儿在文庙坪的门面空着,所以才在工作不忙时做月饼贴补家用。

  “因为口碑不错,很多单位都来预定,这一做就是六七年。姐姐知道后,一度不让我做月饼。出于养家糊口与老顾客的需求,我便申请商标,自立门户。”

  “巢娭毑”和“巢嗲嗲”是否真是亲姐弟?巢娭毑巢金云直言不讳,自己的弟弟巢双龙的确在南门口开了一家月饼店。她也坚持称弟弟没有在店里学过,双方也未合伙经营过,两家月饼店毫无关系。

  对于“双巢”月饼背后究竟有何纠葛,巢双龙的一句话耐人寻味——“还认这个弟弟,我还真得感谢她啊。”

  ■记者 朱蓉 蔡平 实习生 戴丹梅

  律师说法

  妹妹侵权,弟弟不算

  对于商标的侵权认定,湖南知识产权领域专业律师张鹏告诉记者,一般的商标侵权分为生产侵权和销售侵权两种情况。生产侵权即在产品的包装和宣传上,未经注册商标持有人同意,擅自使用他人的商标,则可构成侵权。

  而销售侵权则是指产品销售当事人虽不知道所售产品是侵权产品,但不能提供合法的销售来源,也可认定为侵权。

  上述巢娭毑妹妹销售的月饼在名称和使用的包装盒上与巢娭毑同名,则构成商标侵权。但巢爹爹的商标在文字和图像构成以及含义理解方面,都存在较大区别,故不构成商标侵权,巢娭毑也对记者表示,自己弟弟的品牌确实没有对她造成侵权。

  下一页:今年巢娭毑月饼票全发完了

  今年巢娭毑月饼票全发完了

  今秋传统口味月饼市场仍走俏

巢娭毑月饼上演“家族风云” 妹妹侵权弟弟另起炉灶

巢娭毑月饼上演“家族风云” 妹妹侵权弟弟另起炉灶

长沙市场上豆沙、莲蓉、蛋黄等传统口味今年依旧畅销。本版图片均由记者 朱蓉 摄

  记者调查发现,长沙市场上并未出现网络热传的“奇葩月饼”,蛋黄、莲蓉、豆沙等传统月饼口味依旧位列市场热销前列,散装月饼相较盒装月饼而言,销售情况更好。

  无论“巢娭毑”还是“巢嗲嗲”,手工制作与模具敲打,蛋黄莲蓉与五仁,都是传统月饼的特征所在。8月21日,三湘都市报记者走访长沙市场发现,豆沙、莲蓉、蛋黄等传统口味今年依旧畅销,散装月饼相较盒装月饼而言,销售情况更好。

  【现象】

  “娭毑”、“嗲嗲”月饼都很火

  “凌晨3点起来排队,排了几个小时,好不容易领到月饼票”,在长沙桔园小区巢娭毑月饼店,排队买月饼的王娭毑告诉记者。

  排在王娭毑后面的刘女士就没这么幸运了,因为没有月饼票,刘女士只能花50元从黄牛党手里买下一张。

  就在8月9日、10日两天内,巢娭毑今年的月饼票已全部售完,“生产能力有限,没票有钱也不行,想吃月饼的市民只能等明年了。”对于不少市民求购不得的情况,巢娭毑也表示无奈。

  就在月饼店大门两边几米的范围内,近十个摊位在售卖巢娭毑月饼,价格翻番,要价65元至70元不等。尽管如此,不少驱车前往的市民也愿意买单,其中一名“黄牛”说,一天能卖20斤。

  巢娭毑家的月饼供不应求,而爹爹家也不断有买月饼的顾客被挡在了门外。“不好意思,没货了”,在记者采访期间,巢爹爹婉拒了多名顾客。

  “家里人喜欢吃巢爹爹家的月饼,所以特意赶来的,没想到这么紧俏。”特意从汽车南站前来购买月饼的刘先生告诉记者。

  对于目前供不应求的现状,巢娭毑说,现在已经有20多名工作人员日夜倒班,但仍然供不应求,因为生产能力有限,所以自己也有点无奈。不过,巢娭毑告诉记者,她明年将会扩大经营规模。

  【调查】

  传统口味今年依旧畅销

  这两家月饼如此火爆,那么,市场上的其他传统月饼呢?

  作为中华传统老字号的九如斋,也算是长沙传统月饼市场上的佼佼者。8月21日,记者在其位于中山路上的店铺中看到,传统月饼蛋黄莲蓉、蛋黄豆沙售价在每个10元至12元之间。

  该店服务员称,传统口味月饼更受到中老年消费者的喜爱,每天能零售散装月饼几百个,“生意还算不错。”不过,记者也注意到,除了传统月饼,这家老字号也开始经营各种水果口味月饼和酥皮月饼,售价在每个6元-7.5元。“新口味更能迎合年轻人的口味,销量还行。”该服务员称。

  此外,月饼也于本月月初开始在市内各大超市上架。位于解放西路的沃尔玛超市内,散点世家、华美、津之源、爵美、日威等品牌的散装月饼售价每斤从9.8元到39.8元不等。

  服务员介绍,往年热卖的豆沙、莲蓉、蛋黄等传统口味今年依旧畅销,散装月饼相较盒装月饼而言,销售情况更好。

  记者调查发现,长沙市场上并未出现网络热传的“奇葩月饼”,蛋黄、莲蓉、豆沙等传统月饼口味依旧位列市场热销前列。

  ■记者 朱蓉 蔡平 实习生 戴丹梅

  记者手记

  立规矩,走得更长远

  先算一笔账。

  300个号,每个号限购6斤,按均价30元算,1个半月的销售额将接近500万元。巢娭毑月饼的销售额是长沙市内一些超市卖场、连锁便利店卖月饼都无法企及的数字。

  究其缘由,产品虽然单一,既精又专:有多年的老手艺,却只有2种产品可供市场购买,相对市场1个十几元的价格来说,35元1斤能买8个确实还挺实惠,这也成为最大的市场竞争力。

  “巢娭毑”与“巢嗲嗲”源自拥有十几年经营历史的“巢记月饼”,生意越做越大后,便上演了传统家族商业故事中常见的一幕——分家,另起炉灶。

  《大宅门》中,斯琴高娃饰演的“白文氏”牢牢抓住制药秘方,家里人各司其职,倒也能够让家族生意“行云流水”,既有生意,也有亲情。

  月饼作为食物,与药方相似的情况是,配方成为关键。在打得火热的“代购”大军中,因为“巢娭毑”更火,“巢嗲嗲”月饼配方与前者相同成为代购们最有利的吆喝。

  也许在分歧出现之前,如果巢氏能够更好地把控原料配方,为自己的生意立下“规矩”,让家中一起帮忙的姐妹兄弟能有个“分寸”与“规矩”,或许,长沙月饼市场上便不会再有这么多的“嗲嗲”与“娭毑”。

  规矩,有时让人略感无情,但同时,也可能成为利益纠葛之下,维系亲情、推动生意最好的工具。

  探秘

  巢娭毑教你做月饼

  16岁便开始做糕点学徒的巢娭毑讲述了制作月饼的工序,从活料、出挤子、包饼子,再到成模、下蛋、刷面粉,再入烤箱烘烤、冷却、包装后才能进行销售。

  记者了解到,随着烘焙热的兴起,今年不少西餐小店、烘焙店,甚至五星酒店都推出了“DIY手工月饼”的经营项目。对此,巢娭毑也提醒说,“新鲜制作的月饼不含防腐剂,最多存放10天左右,越快食用越好。”

(华声在线)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haoduowang]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