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IS的“治国术”:屠杀异己 晒尸体照吸引新人

伊拉克恐怖组织“治国术”:屠杀异己 拉登忌惮

资料图:4月2日,“伊斯兰国首都”叙利亚拉卡,武装人员焚烧没收的香烟。

占领了叙利亚和伊拉克大片地区的ISIS,1月多前宣布建立“伊斯兰国”,近日,这一武装组织在“占领区”的暴行终于压弯了美国的“最后一根稻草”,美军空袭让人们的目光再次聚焦在伊拉克这片战乱泥沼。

占领区的童装厂和婚礼

出乎意料的是,占领区的一些当地人对这一极端武装分子似乎有几分好感。

叙利亚阿勒颇一家童装厂老板卡德里,因工厂毁于内战战火,带着剩下的钱财举家搬到了阿勒颇以东不远的城市拉卡,而这里,正是ISIS建立的“伊斯兰国”的“首都”。在大举进攻伊拉克并占领土地前,ISIS就趁叙利亚内乱之际,在人口约100万的拉卡省站稳了脚跟。在位于农业枢纽地区的拉卡,ISIS真正意义上拥有了大量时间,可以把“建国梦”变成现实。

老板卡德里意外地发现,和叙利亚其他地方相比,这里似乎秩序井然,他还在这里再次开设了工厂,继续起自己的童装生意。

重点是,与战事胶着的阿勒颇相比,这里没有粮食短缺和犯罪的问题。在拉卡城内,交警保持着交叉路口的畅通,犯罪现象很少,收税人员也会按规定开收据。

“我在拉卡看到的情况显示,ISIS拥有清晰的治国计划,真的是希望建立一个伊斯兰式国家,”拉卡城的一名退休教师说。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ISIS统治下的伊拉克地区。今年6月以来,ISIS在伊拉克一路东进,攻城拔寨,控制多个城市后宣布建立“伊斯兰国”。

在ISIS占领区阿尔萨奎特,一个名叫朱比利的居民称,伊拉克政府军走后,ISIS就来了,而他们的生活恢复了“平静和安宁”,甚至他弟弟由于局势不稳定而数次推迟的婚礼现在也可以安心举行。

对于占领区摩苏尔居民特别是逊尼派穆斯林而言,ISIS带来的最大好处也是“安全保障”。“你知道在ISIS来之前的摩苏尔是什么样吗?我们几乎每天都生活在爆炸之中,但是现在我们有了安全保障。”一名摩苏尔市民说。

他并非唯一持此观点的人,许多当地人离开又返回。他们都认为:“城里的一切都很平静。ISIS不爱多管闲事。卫生和市政部门照常办公。”

除饮用水和电力方面时常供应不足,ISIS做到了在市场里有食物,面包店和加油站也都在正常运转。

伊拉克政党联合改革联盟成员贾西姆提在谈到占领区局势时表示,“非政府军控制区域的和平与安定都是暂时的”。“在从该武装夺得了伊拉克部分地区后,就致力于弥补这些地区的安全问题”。

ISIS从早期对抗战争中学到了经验教训。它选择和逊尼派合作,当他们进入被占领城镇时,他们表现得非常“和平”。

“反ISIS的没有好下场”

在占领区,对于一部分人,好像除了大街上和商场里的女人图片被移走了以外,生活并没什么改变。然而对于不顺从统治的人,ISIS却换了一副面孔。

为了让城市运转起来,ISIS通过威逼利诱,让技术人员留在自己的岗位上,并派出忠于ISIS的管理者来监督他们。

“他们不能把医院的全部岗位都换成新人,所以他们就换上了那些会执行他们的规则和条例的管理者”,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援助人员说,在占领区,凡是公开反对ISIS的人都没有好下场。

实施偷盗等犯罪行为的人,会被砍手示众。而妇女只因为裤子露出长袍一点就被赶下公交车。在ISIS占领摩苏尔西郊的巴都什监狱后,400多名什叶派犯人被集体处决。

“首都”拉卡的教堂已全部关闭,ISIS摘下了十字架,改成了一个伊斯兰教场所,用来播放战斗和自杀行动的视频,以招募新战士。不少基督徒因此选择逃离世世代代居住的家乡。剩下的基督徒每个月要交几美元的少数派团体税。

“伊斯兰国”的占领,对伊拉克少数族裔的雅兹迪人更是一场灾难。雅兹迪人在种族上属库尔德族,但信奉一种6000多年前由伍麦耶王朝一位国王所创立的宗教,主要住在伊拉克北部和辛贾尔山。

8月初,ISIS夺取了伊拉克辛贾尔镇。伊拉克人权部部长安明证实,有数百名35岁以下的雅兹迪女性,被挟持在伊拉克第2大城摩苏尔的多所学校内。安明说:“这些恐怖分子可能逼迫这些女性满足他们的兽欲。”

而一名美国官员则援引机密情报证实,绑架并囚禁的雅兹迪女性被贩卖或逼迫嫁给极端主义战士。

33岁的雅兹迪人塔里克回忆称,8月3日,他和其他人陆续接到了来自邻近村庄的电话,告诉他们ISIS在他们的家门口。

他们如果留下来,要么皈依伊斯兰教,成为ISIS组织的一员;要么冒着死亡或被监禁的危险。很多老雅兹迪人拒绝离开世代生存的家乡。

雅兹迪人的“救世主”

塔里克一家选择逃跑。

最终,在ISIS的围堵下,塔里克和邻居们爬上了辛贾尔山脉。但除了逃出来时身上的衣服和手中的面包之外,他们几乎一无所有。

联合国小组表示,约4万名这样的雅兹迪教派伊拉克民众分散在伊拉克西北部爬上了辛贾尔山区里,其中大部分是妇女和儿童。这个崎岖陡峭的山区,成了他们最后的诺亚方舟。

武装分子截断了所有上山的路,不给他们任何补给的机会。

从山上逃到难民营的雅兹迪人塔多罗斯称,“有人渴死了,山上无处可埋尸体,他们只能用岩石将尸体盖起。还有人告诉我,孩子们很饥渴,父母甚至割开自己的手腕,让孩子们喝血维生。”

对手无寸铁民众的围堵和屠杀成为美国的最后一根稻草,8月9日美军以武装分子“不加区别地攻击”雅兹迪人为由发动空袭,北约国家也开始对被困在山上的雅兹迪人空投物资补给。

同时美军的直升机在山区开展救援行动,由于山上多石头,直升机很难降落,一天仅能救助100余人下山。

最终哈米德一家人被转移到一处难民营中,这里大约有1000名无家可归的雅兹迪人。

8月12日,在位于诺乌兹的一处雅兹迪人难民营,一队叙利亚库尔德武装受到了雅兹迪人英雄般的欢迎。这些叙利亚库尔德战士与ISIS武装分子进行抗争,掩护上千名被困在一座山上的雅兹迪人安全逃离。

库尔德武装是成为伊拉克抗击ISIS的一个主要力量。

将枪支和尸体晒在恐怖分子“社交圈”

在他们(极端分子)社交账号上的很多照片中,他们拿着枪,试图让自己显得很酷。这也是很多毫无战争经验却想投身战争的年轻人的写照。

据估计,ISIS的极端分子现有人数在五六千人至一万人之间。一边扩张国土,“伊斯兰国”还不断通过社交媒体,网罗各国“人才”加入。

英国媒体称,目前至少已有500名英国穆斯林极端分子赶赴中东,参与到ISIS的“圣战”中。而中东问题专家巴雷特则表示,目前加入ISIS的西方人已至少3000人。其中有年长者,但大部分都是年轻人。

ISIS有一套针对新一代的网络宣传手段,从推特、脸书,到中东地区风靡的社交网站。

谈论支持的球队,贴小猫的照片。发的图片和文字乍一看与普通小青年的社交网站并无区别。而他们在社交网络上的活跃,则吸引了更多的新人。很多从西方来的极端分子,在社交网络上总是把自己的生活描述得“充满温情,充满意义”。分析人士认为,这是“他们要对抗陌生环境带来的恐惧”。

极端分子们在社交网络上和青少年的“互动”可谓无微不至,从如何获得枪支和防弹衣的途径,再到晚上如何避免蚊虫叮咬,只要对方有提问,他们都会一一予以解答。

另一方面,他们通过网络挑衅美国,近日一个极端分子账号发布了“远眺”白宫的照片,此后被封号。也有的账号甚至“炫耀”武装分子杀害的人。

对于年轻的极端分子们偏爱加入ISIS而非“基地”组织,哈佛大学助理教授巴拉克·门德尔松认为:“‘基地’组织最大的成果是9·11恐怖事件,但那都是13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很多现在的极端分子都是小孩,他们对那些已经老去的组织没什么归属感。”

大概是意识到手下这些年轻的极端分子主要是冲着教派暴力冲突而来,没有什么职业技能,“伊斯兰国”的“国王”巴格达迪在最近发布的一段讲话录音中召唤医生和工程师,协助建设他的“新国家”。

拉登忌惮的ISIS

为了实现从叛军武装到场“国家”的转变,ISIS甚至制定了一系列的领导层的构成和分工。

7月,ISIS叛军一路势如破竹占领伊拉克多地,他们神秘的领袖巴格达迪一袭黑衣出现,宣布“建国”,并自封“国王”。

根据伊拉克政府军从ISIS头目巴格达迪在伊拉克的军事参谋长比拉维家中搜出的资料显示,ISIS所建立的“伊斯兰国”是以巴格达迪为核心,形成一个高度集权、层层向下、分工明确细致的管理体系。其中还包括“国王”巴格达迪任命的一个由多名副手组成的“内阁”。

根据这份资料,巴格达迪有两名曾在伊拉克政府军中位居要职、作战经验丰富的高级副手。其中一人名叫安巴里,负责该组织在叙利亚占领区的活动。另一人名叫图尔克马尼,负责该组织在伊拉克占领区的活动,该人曾是伊拉克军方核心情报部门的一名中校,在特种部队任职。

在安巴里和图尔克马尼以下,还设有“省长”。此外,巴格达迪还任命一名化名为阿布·萨拉赫的组织成员为ISIS“财政部长”。

而ISIS的“内阁”中还有头目专门负责管理军工商店、策划路边炸弹袭击、抚恤“牺牲者”家属。该组织所有成员和头目都有具体的分工和管辖区域,每月领取薪水,薪资按岗位从300美元到2000美元不等。

伊拉克政党国家法律联盟成员埃萨维认为,“该极端武装在伊拉克下设了多个不同的小组来执行任务”。

埃萨维表示,“其中有的小组专门负责管理和控制占领区,有的组织则潜伏在政府军占领区,他们在这些地区策划并实施爆炸袭击,以此制造安全漏洞,煽动当地居民反对政府”。

在前“基地”组织头目本·拉登巴基斯坦藏身处发现的一封21页信件中,拉登警告称一个新生“残忍”极端组织势力日益增强,授意“基地”与之切断所有联系,信件写于2011年,而这个残忍组织指的就是ISIS。

ISIS曾是“基地”组织的一个分支,如今却已殊途。

对此,社科院西亚非洲研究所研究员殷罡认为,ISIS和“基地”组织最大的不同在于实体化。“基地”组织的敌人是单向的敌人,即基督教世界。“基地”组织不赞同在伊斯兰教内部发动战争。“基地”组织对ISIS杀什叶派教徒和异教徒,与所有异教徒作对的做法是不赞同的。这是两者立场上的区别。

形式上,“基地”组织是一种网络形态的,代表着一种意识形态向基督教世界宣战。而ISIS的领袖巴格达迪则是希望建立一个哈里发国家。哈里发是安拉在人间的使者和代理,代替安拉行使管理权,他是在把自己神化。要建立一个哈里发国家,对内需要进行有效认真的管理,因此对内的统治还会尽量争取更多的逊尼派民众的支持。

在ISIS占领区,对于一部分人,好像除了大街上和商场里的女人图片被移走了以外,生活并没什么改变。然而对于不顺从统治的人,ISIS却换了一副面孔。

采写/新京报记者 韩旭阳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akading]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