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周永康的凶在圈子里出名 没人敢给他提意见

不知道是否还有人记得, 2012年9月21日,辽宁省盘锦市兴隆台区因征地发生的枪杀案。当地派出所民警把手枪指向了征地的农民。6枪致一死二伤。

9月22日深夜3点,我作为第一赶到现场的记者,突破警察的层层包围,找到6位目击者。其中一位老者,眼神里充满了恐惧,他紧紧握着我的手说,“没用的”。

离开时,他不忘提醒我上网看看盘锦的第一任市长是谁。

时空再往前回转,这是2009年11月13日的成都金牛区天回乡金华村。

面对城管执法局对“违章建筑”进行强拆,农妇唐福珍选择在自家楼顶上自焚。

11月29日,唐福珍去世。

不被媒体报道的是,在唐福珍自焚不久,因为巨大的舆论压力,时任成都市委书记李春城亲自参与了与唐家的谈判。

家属拗不过强势的政府妥协了。因为他们听说了李春城的后台。

两件事中,那个若隐若现的大人物,就是7月29日晚6时开始,搅动全国舆论圈的周永康。

老领导光环下,“李拆城”扬名

2012年12月,周永康主政四川时重要的下属李春城,成为十八大后第一位落马的高官。

听到落马消息时,我和几位同事正在重庆做“打黑”,马不停蹄便从重庆来到成都。但一位副省级官员落马,能找到与其密切接触的人,谈何容易?

2008年我在阿坝州认识了一位志愿者,是大学老师。他比较活络,我曾想求助于他。但连续几天杳无音讯,最后得到的消息竟是他是李春城的秘书,也被专案组一同带走。

采写官场稿件,寻找政敌一般是常用的套路。李春城案,我千辛万苦,终于打听到一个曾经的成都市委领导,与李春城是死对头。他每周三会在成都某宾馆的老干部活动中心打麻将。

顺势找去,果真见到他了。说明来意后,对方一句“相信党中央会处理好,我相信党中央”的话把我打发了。

而就是这位打麻将官员的妻子,曾在李春城担任市委书记后,逢人便哭诉,说李春城没有良心。

我找到另一位副省级干部,战战兢兢地发去短信,对方很诚恳地回了短信:我所知道的和你一样。

李春城案让我明白,官场圈子里对这样敏感的事情,多半是躲开不谈。

不过公开资料可看到的是,2002-2003年,周永康离开主政的四川,成为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政法委副书记、公安部部长。

2003年3月,周永康成为国务委员。

就在这一年的6月,升任成都市委书记的李春城开启了“李拆城”时代。

成都北改是李的政绩之一,而唐福珍正是北改的“牺牲品”。

“凶在圈子里出名,没人敢给他提意见”

周永康是从国土资源部调任四川省委书记的。那还是在1999年。

四川省一位正厅级干部贾思(化名)参加了省委书记交接仪式。贾思至今印象深刻的是两件事情。

一件事是,时任政协主席的聂荣贵在交接仪式上给新来的省委书记提了一个建议:周书记,我们这里是四套班子,不是两套班子。

聂荣贵的提醒并无道理。周永康以前的强势作风,还是在四川省任职期间表现出来。周永康的凶在圈子里是出名的,以至于没人敢给他提意见,后期他不得不主动找人给自己提意见。

另一件事是,周永康从国土资源部带来的郭永祥和冀文林也参与交接仪式。

省委大院里的多数人以为两人只是陪着来,很快就回去了。没想到两人留了下来。

贾思说,按照当时中央的规定,干部调动是不能带秘书的。

时光荏苒,14年后的2013年6月,相伴周永康左右的大秘、周在四川的代言人郭永祥,在四川文联主席任上落马,四川官场当时极为震惊。

冀文林的落马,则是在2014年2月18日。

第二天,新京报刊发的《海南副省长冀文林被查》,首次在和周有关的落马官员报道中,点明了“周永康”

这在纸媒上,尚属首次。

新京报特约撰稿人李超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中共中央决定对周永康立案审查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blackche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