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滨攫财录:倒卖油田 设备采购中间人

厚桥乡亲所知不多的是,周家三房在无锡当地就有更挣钱的生意:开奥迪4S店、与中石油合伙做液化气生意。

2010年2月,周玲英出资1900万元,在临近的无锡江阴市设立江阴奔跃汽车有限公司(下称江阴奔跃),占股95%,法人代表和总经理为周军。2010年10月,江阴奔跃的工商资料上,经营范围从汽车、汽车配件变更为“一汽大众 奥迪品牌汽车”。在2010年10月9日国家工商总局下发的《关于公布品牌汽车销售企业名单的通知》中,一汽-大众授权品牌汽车销售企业名单上,全国仅有5家,江阴奔跃为其一。周玲英从此成为有“中国第一官车”之称的奥迪品牌4S店老板娘。

奥迪好卖、苏南富庶人所共知,这家江阴市唯一的奥迪4S经销商发展异常迅速。2011年1月,该公司经营范围中增加了汽车维修、机动车保险代理等汽车售后服务内容;同年12月,在江阴市高技术园区附近的东外环路上,江阴奔跃奥迪4S店分出第二家店;2012年7月,经营范围又增加了汽车租赁。

根据在工商机关备案的年检报告,2011年和2012年江阴奔跃的销售收入分别为5.82亿元和6.59亿元,但2011年利润只有101.91万元,2012年更亏损1594.02万元,两年合计纳税总额不过31.06万元。

事实上,周玲英早在2005年就已经在江苏常州经销过奥迪轿车。2004年1月,周玲英与常州外事旅游汽车集团公司及自然人顾赞荣合资500万元成立常州市凯歌汽车销售公司(下称常州凯歌),周玲英占股30%,担任董事长、总经理和法人代表。半个月后,江苏省工商局公布了第三批小轿车试营业企业名单,常州凯歌即榜上有名。

2004年4月,常州凯歌增值扩股至1000万元并股权转让,常州外事旅游汽车集团公司退出,周玲英占股增至60%。2005年2月,常州凯歌进入一汽-大众奥迪汽车销售服务企业名单。之后又经过数轮公司变更,2011年9月,周玲英从常州凯歌退出。

从获得奥迪经销权后的2006年到2011年周玲英退出,常州凯歌的年销售收入从2.99亿元持续增长至11.51亿元,六年合计37.55亿元。和江阴奔跃一样,常州凯歌巨额营收,却只显示微利和少量纳税,工商年检报告登记的六年合计利润总额仅为2942.63万元,纳税总额也只有1643.79万元。

“汽车经销行业里都知道,奥迪4S店是含金量最高的。2010年之前基本上是当年盈利,即使这两年竞争很激烈,开店两年以上的肯定都盈利。”北京一位汽车经销商说,“不是有钱就能开的,你的关系得足够有撼动力,甚至据说大众中国和奥迪中国的高层都插不上手。”

工商资料还显示,周玲英控股的江阴奔跃,与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旗下的昆仑能源(00135.HK)有液化天然气的合作。2012年,由昆仑能源控股97.26%的新疆新捷股份公司在江苏成立江苏中油昆仑能源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江苏中油);2012年11月,江阴奔跃与江苏中油合资成立无锡中油昆仑能源有限公司,江阴奔跃占49%的股份。昆仑能源是中石油旗下负责开拓天然气综合利用终端市场的红筹股公司,2013年8月27日,其董事局主席、中石油集团副总经理李华林落马。

不过,当地一位能源界人士认为,无锡中油公司基本没有开展业务,“可能是还没来得及吧”。

2013年3月18日,周玲英将自己在江阴奔跃的60%股权转让给周军等8名自然人,自己仅保留了35%的股权,不过仍然是第一大股东。

周家门庭炙手可热之余,祖墓也热闹了起来,成为一些官员施展攀龙术的秀场。

周家祖墓位于西前头以北数百米外,陆家湾河边。和葬在这里的其他乡亲一样,周家祖墓原为土坟,默默湮没于一片桑树林中。

早年,苦出身的周家并没有风水概念。厚桥人传说,1990年代周永康在北京时,曾请一老和尚看相,老和尚称其面相是好的,但做干部之后,到目前都是副职,是祖坟有问题。周永康为此数次打电话,叮嘱弟弟修坟。

当地乡人称,1995年左右,厚桥镇派人为周家扩坟,砍掉周围一些桑树,种上了四棵无锡市树樟树。同年6月,周家为先祖、先祖父母,立了三块碑。此外,周家还填了祖墓旁一个水塘,后为水塘主人家里装了自来水,作为补偿。

周家祖墓的热闹,是在周永康的官越做越大之后。每至清明,扫墓者络绎不绝。来者多是干部,不仅有无锡本地、江苏其他地市,甚至还有来自上海、武警的车辆。扫墓时,周家人多半陪着,扫墓者临走时,一般叫他们“跟周首长讲一声”。

当地多名乡人告诉财新记者,十多年前,曾看到周滨生母王淑华在周家祖坟哭了一场,周家人请她回家吃饭,被她拒绝,她说离婚了,不是你们家人了。之后不久,王淑华不幸死于车祸。

2009年,因为扫墓者太多了,政府在西前头村以北的公路边修了一个小型停车场。在周家祖坟所在的树林里,以青砖铺地,修了一条小路。周家祖坟也得以整修,外砌半米高石墙,围成近圆形,占地约120余平方米,园内以青砖铺地,四座大坟之后,种有十余棵松柏,顿显肃穆。

2009年秋天的一个雨夜,周家祖墓突然发现被人挖了洞。时值新疆“7·5”事件之后,乡人称,挖坟事件疑为新疆分裂势力搞破坏,不仅惊动了无锡警方,而且江苏省公安厅、上海公安局,乃至公安部如临大敌,动用警力侦破。

知情者称,为消灾免祸,周家人和一名部队上的领导出面,特地请了无锡当地一位老和尚做了法事。

对于侦查结果,附近居民多不知详。一说该案并未侦破,一说是经济纠纷引发。此后,警方在周家祖墓四周和通往周家祖墓的两个路口,都安了探头。周家的4个土坟也用石头砌起,在厚桥附近村民祖坟多被搬到公墓的情况下,仍继续享受着膜拜。

仅仅翻修祖墓还不够。2009年6月,厚桥村民听说,要翻修并东延厚桥街上的厚嵩路,直通周永康故居附近。

厚嵩路东端,原来是条小路,两边住着居民,路尽头是湖。修路需要填湖占田,更需要拆迁房子。而该路向北不到60米,就是平行的双向四车道的中心路;向南不到100米,就是平行的厚荡路。为什么在相距不到200米的地方,又要修一条高规格的新马路呢?村民们难免议论纷纷。

2009年6月18日,新厚桥村大巷上等地村民接到《告知书》,称根据无锡市城市总体规划概况及锡东新城建设总体部署,对厚嵩路进行翻修并延长。道路延伸段涉及部分居民需要拆迁,计划2009年6月19日和20日进行评估。落款为厚桥街道拆迁办和新厚桥村委。

村民称,这条延伸路段既未立项,也未有公告公示,村民没有见到相关工程的批准文件,没有看到任何土地征用手续,且开始只字不提拆迁户的安置问题,但6月20日,评估就在高压下开始了:党员干部带头,开厂开店的查税查账。评估价更让人难以接受,明明是市镇的城乡结合部,旁边100米处商品房隆达苑房价已达3800元/平米,拆迁户的评估房价是350元/平米。

村民遂联名上告,央视记者赶来调查,街道办害怕了,拆迁陷入僵持中。“但这时周玲英从无锡下来了。”多名村民指称,周玲英到厚桥街道办发了火,“托你们这样一点小事,你们都办不到,是不是我叫小杨来?”小杨者,当地父母官也。

知情人称,被强拆者还有一位当年周永康的同学,在其全家外出之际,一间房子被扒掉。年近七旬的老夫妇,一连两个月住在幸存的房子里看着。夜里多次遭人踹门、放鞭炮、醉酒闹事等,最终也没保住房子。

最终,厚嵩路在拆掉29户人家后,开工东拓,其中900米通过耕田。在厚嵩路拆迁之际,一条六车道的厚东路,早已在西前头村南的稻田里开工了,向厚嵩路东延段伸展。

2010年6月,厚嵩路东延段、厚东路合龙通车。两条路上,种上了数百棵玉兰树。直通西前头的高规格厚东路,被村民称为“永康大道”。

2010年下半年,又一条东西走向、八车道的锡山大道,东延至西前头村口。地处偏僻,并非交通要道的西前头一带,交通空前便利。

在“永康大道”修建之际,西前头的“永康故居”也在建造中。

周家原住村东平房,后西移至河边。修建时,周家推倒旧房,一年内新建两个院子。东面一院子,南面临水,白墙黑瓦,黑色雕花铁门,门楼檐角翘起,院内则是一白墙黑色细瓦覆顶的二层白楼,带有江南民风,后院绿树婆娑。西院略小,内有二层红顶楼房。“故居”落成后,周元兴住西院,东院白楼则长期空着。

有未经证实的消息称,重建“永康故居”,周家出一部分钱,无锡有关部门也有出资。彼时,西前头村有人去村委,正好碰上村委开会,听到了相关消息。

“永康大道”、“永康故居”之后,西前头村的环境整治也得近水楼台之便。

该村历来受重视。自2005年起,西前头所在的新联行政村就获评江苏省卫生村、江苏省生态村等称号。西前头在2007年进行过环境整治,2012年初在江苏省村庄环境整治和“康居乡村”工程建设中,该村再借东风。

西前头的环境整治项目,由无锡市规划设计研究院设计,区建设局、厚桥街道和村委组成了协调指挥组。据吴萍等发表在2012年11月号《江苏城市规划》的《“康居乡村”目标导向下村庄特色塑造探讨》一文介绍,对西前头的整治,包括挖掘村庄滨水特色,塑造滨水生态空间;挖掘村庄宗族文化特色,打造“颐公园”特色空间;挖掘村庄农耕文化特色,打造“耕读园”特色空间等内容。

西前头周边水绕林环,滨水地区以生态驳岸为主,沿岸多乔木杂灌。在近一年时间内,工程队对村里的生态驳岸进行木桩固岸,补种柳树、榉树等,对河道沟塘清淤,保留河上的菱角、莲藕等;设置鱼菱形路灯、晨读廊、石桥等。这项不算小的工程还包括,新建道路300平方米,修复道路1080平方米,新铺步行景观道400平方米,敷设污水管道1.1公里等。

整治后的西前头面目一新。进村迎面是一巨石,上写红色“西前头”,黑瓦白底景墙上,书写着西前头村史及“仁、礼、勤、学、信、忠”村文化。村中河流如带,河上有九曲桥,桥下白鹅浮水,虽隆冬雪飘,树木苍翠,处处粉墙黛瓦,有如公园。西前头由此成为2012年无锡市环境整治的先进典型。

西前头让人称道的亮点还有,新开建一条水系连接宛山荡。该村原有九里河支流,自陆家湾周家祖坟处流至村西,但到村南已为死水;工程队从“永康故居”旁向北挖开一条河,蜿蜒向东,与孙家坝河流相连,接通了宛山荡,由此河流成为活水。

有村民称,这条河是为周家的风水而挖,“我们这里,讲风水好,要有活水,有进有出”。

多年来,周永康在公众视野里,似乎很少还乡。附近村民称,有时,他在上海开会,或去张家港,会回来一两个小时,悄悄地来,悄悄地走。他最后一次出现在故乡厚桥,是在2013年4月。4月17日,他回来待了45分钟,“一路上警察多得不得了,还有三支瞭望队”。

4月29日,周永康以“著名校友”身份访问母校苏州中学。该校的网站上称,那一天,春和景明,周永康校友饶有兴趣地参观了母校图书馆、碑廊、尊经阁和智德之门等,边走边介绍早年读书求学的经历。之后,周又短暂返回过无锡。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中共中央决定对周永康立案审查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yaliha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