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滨攫财录:倒卖油田 设备采购中间人

在周家祖墓的数块石碑上,周元根的名字之下,初时以黑笔写有王淑华的名字;在一块立于2011年的碑上,则换上了贾晓晔三字。

周永康与发妻王淑华1972年生下长子周滨,三年后得次子周涵。多个可靠信源告诉财新记者,2000年前后,王淑华与周永康离婚。此后不久,王淑华遭遇了一场被外界赋予神秘意义的车祸去世。2001年,周永康又娶中央电视台记者贾晓晔为妻。

周滨继母贾晓晔现年45岁左右,曾在央视二套财经频道工作过。贾晓晔老家在山西,父母都是地方戏曲工作者。大学毕业后,贾晓晔进入央视做记者,从而有机会采访周永康。周永康担任四川省委书记后,贾晓晔很低调地嫁给了周。

2002年10月,周永康返回北京,在十七大上当选中央政治局委员,出任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副书记、公安部部长,贾也回到央视工作。

贾晓晔有个妹妹贾晓霞,曾就读复旦大学外语学院。受周永康的荫护,贾晓霞也进入石油系统,先后在中石油厄瓜多尔和加拿大分公司工作。公开报道显示,她曾在2003年担任中石油在厄瓜多尔的分公司CNPC Amazonas的新闻发言人,就在那一年,中石油在厄瓜多尔获得了Oriente盆地11区块(Block 11)的产品分成合同。境外媒体称,贾晓霞还参与了委内瑞拉和苏丹中石油项目。

在石油公司聚集的加拿大卡尔加里,贾晓霞颇为活跃。她以Margaret Jia(玛格丽特·贾)的英文名字和中油国际加拿大公司(CNPC International (Canada))总经理的身份,与中海油加拿大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兼总裁张凤久、中石化国际石油勘探加拿大公司总经理张连华并列加拿大中国商会(Canada China Chamber of Commerce)董事会。

公开资料可以查到,贾晓霞2013年2月21日在世界妇女论坛(IWF)加拿大卡尔加里分会举办的活动中做了即兴发言,同年6月19日还在卡尔加里举办的第一届加中石油天然气研讨会上致开幕词。

不过有中油国际内部人士指出,贾晓霞担任的这个总经理只是个虚职,仿佛是为她专门设立的,中石油在加拿大真正的负责人是李智明,中国石油国际投资公司加拿大分公司(PetroChina International Investment (Canada))总裁。目前贾晓霞仍滞留在加拿大。今年春节期间的2月3日,她还向卡尔加里的皇家山大学(Mount Royal University)捐赠了两个乒乓球桌,并与学校校长戴维·多切蒂(David Docherty)打了一场乒乓球赛。

根据厚桥镇的村民介绍,贾晓晔去过周家祖屋。贾晓晔第一次到周家祖坟扫墓,家乡人还不认识她。扫完墓,贾晓晔不走,她听不懂无锡话,陪同过来的上海公安人士称这是周夫人,周家人才明白过来。

目前周家的祖宅在西前头村中部,是周家发迹后重建的。周滨的祖父于1960年代初因癌病逝于西前头村东的数间平房里。周滨的二叔周元兴、三叔周元青都是初中毕业在家务农。

周元兴则一直留在西前头村看护祖庐。在兄弟相继发迹之后,周元兴家也迅速脱胎换骨。

“周元兴家发得太快了。他大哥在中石油时,他们家已有钱了;周家大哥到四川以后,二房就更有钱了。”附近乡人还记得,周元兴从前抽的是两块五的烟,打5毛钱的麻将,两圈牌打下来,就输得拿不出钱来,“现在不得了,他抽的是软中华,吃的老酒是五粮液,要吃多少有多少”。

周元兴父子俩经常去厚桥镇上的老K水暖店,在那里吃茶,抽香烟。他认识的,都敬上一根软中华,排场很大。他常去吃喝的地方,是镇上最好的花园酒店,别人送来的甲鱼、黑鱼,他吃不完,也寄存于此。

有人曾经去他家,看到五粮液很多,茅台很多,香烟很多。还有三块翡翠,都是五公斤一块,其中一块雕佛,一块雕鹰。

厚桥的人一开始还搞不清楚,周元兴的钱从哪里来?慢慢地,关于周元兴父子做五粮液代理的事在镇上流传。

故事的一个版本称,当时周元兴的儿子周晓华去四川,想做五粮液的外包装,五粮液酒厂的盒子有专业防伪标识,有自己的彩印厂,就发了一车五粮液,让他去销售。周晓华联系无锡市糖烟酒公司,后者担心五粮液是假的,还请了江南大学的品酒师去鉴定,而且要正规发票。周晓华又去宜宾拿发票,糖烟酒公司这下相信了,吃下半车五粮液,还有半车转至上海销售。之后,周家父子就做了五粮液代理。此举给周元兴带来滚滚财源,“不出门就可以赚钞票”。

周家发家的另一路径,是替人摆平事情,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比如有人要安排工作,企业有事情搞不定了,他去说合。”村民称。

再往后,随着周永康权势日长,周家的“公关”生意,还包括了替人在打官司时说情和捞人。该项收费的价格不菲。知情者透露,无锡某镇党委书记出事,面临判刑,亲戚到周家去求,周家开价15万,还不打包票。

周元兴家的能量并不仅限于此。另有知情人称,求周家办事者,不乏千里迢迢而来,不乏标的上亿元的案子,而只有初中文化的周元兴,应对起来是举重若轻。无锡一位人士曾在饭局上目睹周元兴的风采:很健谈,很能喝酒,和官场很熟,好像出于炫耀似的,顺手就能拨打某省领导的电话。

周家的业务还包括向江苏某警校输送学生。学生的成绩达不到录取线,周家父子去讲讲情,就送进去了。

此外,知情人称,周元兴家另一业务,是做油田的钢管生意。无锡的钢管企业很多,周家并无工厂,一样能拿到单子。

周家的财源滚滚,让厚桥人印象深刻。村民称,周元兴曾经吹牛:我只要出去走一次,回来40万稳拿。也有人反映,周家“职业”口碑不算好,有的事情没办好,拿了人家钞票也不退。

发达之后的周元兴,见了人还是很客气,一人一根软中华。但曾经一起喝酒的村民称,“我们高攀不上了”。

其子周晓华经常开一辆车牌尾号为001的车子,出现在厚桥镇上,大伯父步步高升,周晓华在当地也被戏称为“部长”。

“部长”文化不高,但是胆大。厚桥人传说,他去四川找大伯时,传达室说没有这个人,他回到宾馆里砸了电视机,警察出动了,后来他被车子接走。

与四川寻亲传闻相比,“部长”打警察更为乡人所知。村民称,周晓华有一次开车,遇警察拦车检查,发生争执,周晓华顺手打了警察两个耳光,“叫你们局长来”。结果警察向周晓华赔礼道歉,赔偿周被拉坏的衣服。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中共中央决定对周永康立案审查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yaliha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