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卫工找到教授交不起社保费 儿子上学成心病

找到教授环卫工交不起社保费 儿子上学成心病

刘小军和姚文菊夫妇在清扫街道。

本报记者 魏 薇摄

核心阅读

在救了患病走失的北师大教授后,环卫工刘小军、姚文菊夫妇进入了公共视野。

面对奖励的5万元钱,夫妇俩起初推辞了。

其实这个家庭并非没有难处。两口子每月收入4000元左右,退休后养老金可能没有着落,孩子回老家上高中的事情也没解决……

自打救了北京师范大学教授李希慧,环卫工刘小军和姚文菊夫妇就成了媒体的焦点,一天要接到好多通要求采访的电话。救人之后却不想接受5万元奖励,这样的举动引起了我们的兴趣:这对夫妇究竟是什么样的人?

“要不,你们还是别来了吧!”姚文菊起初拒绝了记者的采访。

7月18日,记者还是来到了北京市东城区东花市街道,和老刘夫妇一起扫地、聊天。老刘话不多,只是扫地,走到一处花坛边,拿手一指,“我就是在这儿发现了李教授。”

800米街道和252层楼

7月14日早上5点半,微弱的阳光抵挡不住刚下过雨的潮湿。在北京北花市大街路口,姚文菊撕下了贴在铁柱子上的寻人启事。

上面有照片,已粘上水珠。姚文菊用袖口蹭了蹭,凑近了想看仔细。同时,一个人影在不远处晃过。“是那个睡在路边的人。”姚文菊想。

这个人,她和丈夫刘小军在两天前见到过,当时躺在花坛边的青石台上,蜷曲着。姚文菊没多想,把他当成了街道的居民。

这次,姚文菊留意了。她赶回家,将寻人启事递给刘小军,“你快过去看看照片上这个人像不像之前咱们见到的那个人?”

刘小军捏着已经被打湿的寻人启事赶过去,凑上前问道:“这照片上的人是你吗?”

“是。”对方嘟囔了一声。

“你叫什么名字?”刘小军又问。

“那上面有。”对方举起手指了指,指甲里沾满了泥土。

“快,打电话通知他家里人。”刘小军对姚文菊说。

不多久,对方亲属来了,将人送往医院救治。刘小军也一起去了。

9点多,刘小军从医院回来,只跟妻子简单说了句,“救了个教授”。然后拎起扫帚开始工作。

这位教授名叫李希慧,是北师大法学院的教师,国内著名的刑法学专家。刘小军和姚文菊不懂什么叫刑法学,不过他们说自己也是专家:扫地的“专家”。

姚文菊说,如果不是救人,那天早晨6点钟,夫妻两人就该拿上笤帚,背上簸箕干活了。要扫的地就在家门口,两条400米长的街道,还有252层楼。

“这地,扫了超过10年了,每个犄角旮旯都熟得很。”姚文菊一边说,一边把扫帚伸进角落里,把楼底下的积了一晚上的空调水扫出来。不远处的刘小军用扫帚从地砖的缝隙里扫出几个烟头,麻利儿地放下簸箕,扫进去,再背上,一放一抬,很有节奏感,“这样干得快,还不累。”

252层楼分布在东花市北里的6号和8号楼里。18个门洞,每个门14层。刘小军坐电梯上到顶层,然后往下,一层一层扫下来。一个楼,3个小时。

从早上6点到下午5点,除去中午休息时间,夫妇俩每天要干上8个小时。已进头伏,天气闷热,姚文菊嘴上说着“不累”,脸上却流下了豆大的汗珠。

退休可能没有养老金

姚文菊说,帮了李教授一把,是件平常事,每个普通人都会这么做,没啥大不了的。

“就像我们天天扫垃圾倒垃圾,都是小事,不值得啥。”刘小军也说。

然而,施救李希慧教授,还是为他们带来了一笔5万元的收入,来自北京师范大学的奖励。原本两口子想把这钱留给教授看病,可学校坚持要让二人收下。“我都说不要了,还是让我们收。”

而这5万元,相当于刘小军和姚文菊一年的收入。

1999年,刘小军离开老家四川广安岳池县来到北京,在东花市街道当上了环卫工人。3年后,妻子姚文菊带着儿子来京,也做了环卫工。

现在,夫妻两人都是净都绿洲环卫公司的工人,每月工资2000元上下,有养老和医疗等“五险”。

刘小军和姚文菊从2009年开始缴纳社会保险费。然而,按照国家法规,养老保险只有达到15年最低缴纳期限,才具有领取养老金的资格。而刘小军今年已经51岁,姚文菊已经50岁。

根据北京市的政策,女工人年龄达到50岁,连续工龄满10年的,应该退休。姚文菊已到退休年龄,公司也已于去年2月停止为她缴纳社会保险费。这意味着即使在退休之后选择回到老家四川广安,姚文菊也必须在一次性补交保费之后,才能领取养老金。

“县社保局的人说,得补交十几万保费,实在太多了,交不起。”刘小军说,“现在年龄大了,快干不动了。”

姚文菊说,就算退了休,也先不回老家,留在北京找点活干,再攒点钱。

儿子回乡上学成心病

如果说养老金没有着落还是未来的困扰,那儿子刘鑫的上学问题却是近在眼前的烦恼。

今年16岁的刘鑫自幼随父母在北京生活,小学、初中都是以非京籍生源的身份借读。初中的借读费花去了家里1.5万元。“平时的开销有一半以上花在儿子读书上,光报补习班就要不少钱。”姚文菊说。

上完初中之后,按照北京市的现行政策,即使刘鑫参加中考,在北京完成高中学业,高考时也只能参加高等职业学校招生考试。未来选择的局限性促使刘鑫选择回家乡四川广安读高中。

姚文菊说,5月份时打听儿子回乡上学的事情。亲戚跟她说,只要提供刘鑫在北京的中考准考证和户口本等证件,就可以完成高中报名。这个消息让姚文菊放了心,刘鑫随后在北京参加了中考。因为已经做了回老家读高中的准备,刘鑫就没有报考具体的北京高中。

不想,6月份亲戚却说今年广安的高中招生政策发生了变化,户籍在当地的外地学生要回广安读高中,除了需提供中考准考证外,还必须有中考所在地高中的录取通知书。

一直觉得儿子回乡上学没有困难的刘小军和姚文菊傻了眼。

姚文菊发动了几乎所有在老家的亲戚,到县一中和镇上的中学去打听消息,得到的说法都是不能入学。儿子眼看就要无学可上,着实让刘小军夫妇犯了难,成了最大的心病。“这两天孩子一直在外面跑着联系职业高中,实在不行只能送他去学手艺。”姚文菊说。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irenewu]

热门搜索: